既然确定要联姻,自然是要把成亲的具体事情商议妥当。

唐蜜将此事全权交给秦容去办。

依照唐蜜的意思,此事最好是简单走个过场就行了,不需要大操大办,毕竟先帝刚驾崩,而且如今国库亏虚,实在是没钱让她挥霍。

说来也惭愧,唐蜜虽然是个皇帝,却是大启朝开国以来最穷的皇帝,没有之一!

以前她跟明和帝吃饭的时候,少说也有八菜一汤。

现在轮到她当皇帝,每顿也就是三菜一汤。

宫中有些需要重新修葺的地方,也因为没钱,暂时不能动工。

就连唐蜜的新龙袍,也是找定国公借钱买来的料子。

反正就是一个字,穷!

秦容再次见到镇南王的时候,受到了相当热情的款待。

镇南王让人摆了满满一桌子的酒菜,他举起酒杯,朗声笑道:“犬子跟女帝的亲事能成,多亏秦参知从中周旋,这一辈本王先干为敬!”

说完,他就一口喝光杯中美酒。

“王爷真豪爽!”秦容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好!”镇南王大笑出声,“本王交你这个朋友,以后你要是来江州,可以直接来找本王,本王必定会好生款待你!”

“多谢王爷的美意,在下若是有空,一定登门拜访。”

酒过三巡,气氛变得越发热络。

秦容拿出礼单:“这是礼部草拟出来的和亲礼单,请王爷过目。”

镇南王接过礼单看了眼,发现上面大多是些古董字画,像是金银珠宝之类的财物非常少,他不由得皱眉:“这礼单上的东西,有点少了吧?”

秦容面色不改:“之前多个地方闹洪灾,再加上战事连连,国库里的银子几乎都耗光了,好在宫里还有不少古董字画,这些东西虽然不如金银珠宝耀眼,但待天下大定,将它们换成钱财,数目只会更多,不会更少。”

“就算是这样,也不该只有这么点东西,毕竟我儿是皇君……”

秦容打断他的话:“王爷搞错了,令郎是贵君之身入宫,并非皇君。”

闻言,镇南王登时就怒了,拍桌而起:“开什么玩笑?我儿身份尊贵,居然只是能当个贵君?你们这是在羞辱本王!”

皇君是后宫之主,生下来的孩子是正经嫡出,按照大启朝的惯例,皇位一般都是传嫡不传长。

镇南王本就是冲着储君之位而去的,区区一个贵君之位,他又岂会满足?!

秦容不疾不徐地解释道:“王爷请息怒,此事并没有您想得那么严重,陛下不让令郎当皇君,是因为先帝刚刚驾崩,陛下热孝在身,按照礼制,是不能册立皇君的。”

“本王不管这些!本王的儿子绝不能屈人之下,本王的孙子也必须是嫡出!”

秦容劝道:“孝期也就只有一年而已,令郎可以先入宫当个贵君,利用这一年时间跟陛下好好培养感情。若是运气好,兴许陛下还能为令郎生个大胖小子,等孝期一满,王爷再稍加运作,陛下不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令郎转正为皇君了吗?”

镇南王皱眉:“你说得好听,万一一年以后,女帝不肯让我儿当皇君怎么办?”

到时候他可是赔了儿子又折兵,亏大发了!

秦容微微一笑:“王爷大可放心,您手握重兵,权倾朝野,哪怕是看在您的面子上,陛下也不敢怠慢世子爷。”

镇南王还是觉得不甘心。

贵君跟皇君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地位却是天差地别。

这就好比是妾侍和正房,正房是名正言顺的后宫之主,妾侍却只是个以色侍人的玩物。

他怎能舍得让自己唯一的儿子给人去当玩物?!

秦容看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