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栏目列表 - 饿了么正式宣布收购百度外卖 后者以独立品牌运营

饿了么正式宣布收购百度外卖 后者以独立品牌运营 陕西人事任免
2017-12-12.12:39:10 法制晚报 收藏本文 我有话说501073332人参与)
      冰箱怎么除霜

谁“害死”了魏则西?大陆免疫疗法争议

《香港凤凰周刊》(ID:phoenixweekly)记者/ 曾鼎

原题为《争议癌症免疫疗法》

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借“免疫疗法”行骗。

一个名叫魏则西的大学生之死,成为中国大陆2016年“五一”小长假最热门的舆论事件。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记述,他患有滑膜肉瘤(一种源于关节、滑膜及腱鞘滑膜等软组织的恶性肿瘤——编者注),其父母通过网络搜索引擎“百度”找到医疗机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该院相关科室人员告诉魏的父母,该院的生物免疫疗法与美国相关机构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可保魏则西“二十年没问题”。但在花费20多万元医疗费用后,魏则西反而病情恶化,于2016年4月12日离世。

魏则西的遭遇引发广泛同情,舆论也逐渐聚焦在实施医疗信息竞价排名的百度公司,以及涉嫌将科室承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医院。百度的医疗竞价排名问题由来已久,即其搜索结果的呈现不是客观排名而是通过收取高额费用,给钱越多排名越靠前显示,被舆论称为“赚黑心钱”;而“莆田系”商人在各地承包医院科室涉嫌骗取病人钱财已经是大陆公开的秘密。

目前这一事件已经引起大陆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国家网信办、卫计委、工商总局等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百度进行调查,国家卫计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也联合对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截至《凤凰周刊》发稿,调查结果尚未公布。

这一事件同时也引发公众对癌症治疗方法的关注,尤其是一度被魏则西视为求生希望的癌症免疫疗法也成为舆论焦点之一。《凤凰周刊》曾于2015年刊发封面文章《大陆癌症诊疗指南》,关注过癌症免疫疗法问题。时隔不到一年,这项面目复杂的癌症医疗技术再度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2016年5月3日上午9时许,武警北京市第二医院,有多名患者及家属在看到关于魏则西的新闻后前来维权。

魏则西接受的是什么疗法?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描述,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的几个关键词涉及“DC”“CIK”等。有大陆媒体实地走访,该院的“生物诊疗中心”分诊台护士向病人如此描述一项免疫治疗的过程:“整个疗程14天左右,首先会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然后去相关机构进行处理,9天以后重新输回患者体内,整个过程无需住院。”

“这应该就是CIK细胞免疫治疗了,国内非常流行,有关它的争议也不只是这一两天才有的。”北京一家知名三甲医院的肿瘤科医生曹骏(化名)告诉《凤凰周刊》,涉嫌将科室外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是一家三甲医院。据其所知,中国有大量医疗机构,从三甲医院到地方的县级医院早就都已经设立了免疫治疗的相关业务。

CIK细胞免疫治疗其实只是众多的癌症免疫疗法之一。免疫疗法希望利用人体自身抵御疾病的免疫系统去对付肿瘤。由于肿瘤中的细胞大多来自于人体自身,有时还能分泌一些“麻痹”免疫系统的小分子,使得人体免疫系统不会轻易把它们视为异物去主动攻击,或者攻击效果欠佳。而免疫疗法就是希望改变这种情况。

细胞免疫疗法是其中一类免疫疗法的统称,CIK(cytokine-induced killer,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免疫治疗又是细胞免疫疗法当中的一种。细胞免疫疗法是指,医生通过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经过体外激活和扩增,并重新输回到患者体内。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临床应用宣传最多的细胞免疫疗法集中在CIK细胞疗法。它在大陆非常流行,但在西方发达国家较少问津。

从临床试验研究的角度,中国目前确有部分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研究显示有一定效果。大陆的一些知名肿瘤专科医院,包括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天津大学肿瘤医院,都进行过CIK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试验,并在国际学术杂志发表文章。研究结果表明,它们有限地提高了肿瘤患者一年或两年生存率,延长了某些癌症病人数月的生存时间。当然,但也有研究表明这种疗法并没有取得效果。

但无论如何,试验性的临床研究与正式的收费治疗是两码事情。一家知名医药外企的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目前大陆有些机构正在向国家卫计委提交几种新的免疫疗法临床试验申请,也有个别研究机构获准开展了相关研究,但没有机构获准将这些方法投入临床治疗。“声称将这些疗法投入临床收费性治疗,极可能有问题。”

曹骏表示,由于缺乏详细的信息,不知道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生物诊疗中心”委托给了哪家机构对免疫细胞进行处理,他无法评价魏则西所接受的治疗方案,但他倾向于持强烈质疑。他认为,大陆的免疫疗法行业一直未得规范,缺乏有效监管,他也不会建议病人去这样的机构,花费高额的医疗费用采用这样的生物免疫疗法。

上述受访者均认为,根据魏则西的描述,北京这家医院的科室显然没有准确告知病人及其家属,这种细胞免疫治疗方案的疗效及风险,夸大了治疗效果,给了病人过高期望。

北京肿瘤医院内,接受注射治疗的病人

不同肿瘤,不同的免疫疗法

免疫治疗,又被称为生物疗法,是癌症领域的一项前沿技术。随着医学界对免疫的深入了解,以及各种生物技术的进步,这种疗法近年来在国际上备受重视。它甚至被称为有望继传统的手术、放疗、化疗之后,第四大癌症治疗手段。

魏则西接受的CIK细胞疗法是种类众多的免疫疗法之一。根据2015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发布的年度报告,目前免疫疗法的类型包括抗体、癌症疫苗、细胞免疫疗法等。虽然都是通过利用免疫系统攻击癌细胞,但这些免疫疗法具体的作用机制、使用方法和应用癌症种类又都不同。

据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软组织和腹膜后肿瘤中心主任郝纯毅向媒体介绍,魏则西所患的“滑膜肉瘤”在临床上不常见。郝纯毅称,包括滑膜肉瘤在内的腹膜后软组织肉瘤的治疗,一大特点是大多数对现有化疗、放疗等手段均不太敏感,主要是依靠手术治疗。它们目前没有很成熟有效的免疫治疗手段。

不过,其他一些恶性肿瘤领域已经有较为成熟的免疫疗法。这也是在魏则西的事件见诸舆论后,一些肿瘤领域专家担心,癌症免疫疗法会被误认为是一种“虚假疗法”,或者把所有的免疫疗法都误会为CIK细胞免疫疗法,这些观点都不准确。

不同的恶性肿瘤,适用于不同的免疫疗法。公开信息显示,美国FDA监管部门已经批准了多个肿瘤免疫治疗的方法,包括使用抗体、癌症疫苗,应用于黑色素瘤晚期转移、肺癌、前列腺癌等领域。

以黑色素瘤为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肾癌黑色素瘤内科主任郭军教授曾解释,黑色素瘤对化疗很不敏感,过去一直被认为无药可治,属于最难有效治疗的肿瘤之一,但免疫疗法可延长患者的生存期两年以上。新一代基于“检查点阻断”的免疫治疗药物已经可以让70%~80%的病人肿瘤体积缩小,40%多的病人部分缓解,甚至有10%左右的病人可以达到完全缓解,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又如急性淋巴性白血病领域,CAR-T免疫疗法(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是目前的研究热门。这种疗法与CIK细胞疗法相似,属于体外训练对抗肿瘤的免疫细胞“战士”。它从患者体内抽取T细胞,在体外培养过程中用基因改造的方法让T细胞表达特异的肿瘤抗原受体。这些经过改造的T细胞在体外大量增殖后,被注射回患者体内对抗肿瘤。目前,CAR-T疗法在美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已对一些癌症患者展示出强大效果。大量医药企业准备进行临床试验,推动这项疗法尽快获得审批。

而在肺癌领域,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支修益教授也曾告诉《凤凰周刊》,如果对于肺癌二线治疗(指一线化疗后3个月内肿瘤复发或一线治疗期间肿瘤进展)失败,且有经济能力的病人,他也会支持这些“合适的病人”使用免疫疗法。

细胞免疫疗法曾一度在中国肺癌治疗领域引起热议。2014年,中国大陆的肺癌医生们曾讨论是否应该将国内的细胞免疫治疗纳入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当年由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和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联合主办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上,40%的参会专家表示不会给肺癌患者推荐免疫治疗,26%很少推荐,只有4%常常推荐。

与会专家们讨论认为,目前中国的肺癌细胞免疫治疗临床研究多为单中心、小样本、单组、回顾性的非严格随机对照研究,少数的前瞻性研究也是小样本的临床试验,肺癌的细胞生物免疫治疗总体上缺乏级别较高的大规模随机对照临床研究证据,目前也缺乏潜在的危害评估,而且费用昂贵。

公开资料显示,一些医院已经开展的细胞免疫疗法收费一个疗程通常超过3万元,数个疗程下来超过10万元。目前,国内部分地区对细胞免疫疗法纳入医保报销,只是各个省市的报销标准区别很大。比如广东,根据医保类型和所在城市的不同,报销比例从45%到90%都有。像魏则西的家庭,无疑承担了高额费用。

“在和患者及其家属讨论治疗获益、潜在危害和高昂费用之前,不要给各期肺癌患者进行细胞生物免疫治疗。”2014年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会上,肺癌专家们最终就大陆目前的免疫疗法达成共识,并以《明智选择: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为题发表在《循证医学》杂志。

慎重选择大陆的免疫疗法

多位肿瘤科医生告诉《凤凰周刊》,目前中国免疫疗法监管缺失的问题甚多。一些机构开展的免疫治疗临床业务,实际上是在“打擦边球”。

2014年8月,网名为“希波克拉底门徒”的肿瘤科医生曾向国家卫生计生委提交了公开申请书,要求公开两项内容:卫计委允许开展癌症免疫疗法的医疗机构名录、卫计委组织对癌症免疫疗法进行临床试验的数据及研究结论、伦理审查的相关文件。

卫计委当时回函称:“尚无经我委批准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的医疗机构,我委也未组织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相关的临床试验。”

“这说明目前国内所有免疫疗法都是非法的,包括该疗法的临床试验也统统是非法的。”肿瘤科医生“希波克拉底门徒”据此认为。他告诉《凤凰周刊》,但现实是不少病人和家属受到免疫疗法的广告宣传误导,放弃了靠谱的传统癌症治疗手段,反而耽搁了患者的病情治疗。

在目前中国大陆一批顶尖肿瘤医院的医生看来,国内目前的细胞免疫治疗显然无法替代传统的治疗手段。即便是免疫治疗领域的专家,如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生物治疗中心副主任张晓实,也曾向媒体表示,该院每年有5000例次的细胞免疫治疗案例,但主要是用于术后的巩固治疗,是在完成过国际上公认的手术治疗,放、化疗之后再用。根据患者的肿瘤类型和病情推荐,主要起辅助治疗作用。

“在科学研究上积极推进,因为它们有可能成为提高疗效的方法;在临床应用上,我们要持谨慎态度,并不建议大家参与规范的临床研究以外的治疗。”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对中国目前免疫疗法的态度更加明确。

《凤凰周刊》记者近年来接触的多位肿瘤领域外科、内科医生都持相近看法:应该审慎选择细胞免疫疗法。大陆这项疗法目前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包括有效性和安全性。仅从临床研究有限的数据来看,细胞免疫疗法的疗效对不同病人、不同病种、不同分期的肿瘤疗效不尽相同,并不乐观。

更为值得警惕的是,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挂“免疫疗法”行骗。

“我国CIK细胞的应用确实有一些医院和公司片面夸大疗效,甚至给病人输不合格的细胞骗病人的钱财,这对整个业界的影响都是极坏的。”2015年,大陆医疗行业的一位细胞免疫疗法从业人士撰写了《CIK细胞免疫治疗的有效性评价》,其文章承认,中国目前的细胞免疫疗法整体水平严重良莠不齐。一些免疫疗法的广告言之凿凿,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CIK细胞免疫治疗被过度包装。而大陆的细胞免疫疗法行业却一直未得规范。

曹骏也认为,目前大陆医药卫生部门仍对免疫治疗缺乏明确的管理标准和审批流程,国内一些医院将理应免费的试验性质的免疫疗法临床研究,包装成正式的收费治疗。而各家医院对免疫疗法的适应症、治疗范围、治疗程序规定都较为杂乱。

据大陆媒体报道,5月4日上午9点,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召开会议,明确了细胞免疫治疗仍然属于临床研究阶段,紧急叫停了临床收费治疗。会议还要求,目前医院开展科室合作的外包项目均需停止。不过,截至《凤凰周刊》发稿,卫计委官方尚未就上述消息发布正式信息。

谁“害死”了魏则西?大陆免疫疗法争议

《香港凤凰周刊》(ID:phoenixweekly)记者/ 曾鼎

原题为《争议癌症免疫疗法》

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借“免疫疗法”行骗。

一个名叫魏则西的大学生之死,成为中国大陆2016年“五一”小长假最热门的舆论事件。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记述,他患有滑膜肉瘤(一种源于关节、滑膜及腱鞘滑膜等软组织的恶性肿瘤——编者注),其父母通过网络搜索引擎“百度”找到医疗机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该院相关科室人员告诉魏的父母,该院的生物免疫疗法与美国相关机构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可保魏则西“二十年没问题”。但在花费20多万元医疗费用后,魏则西反而病情恶化,于2016年4月12日离世。

魏则西的遭遇引发广泛同情,舆论也逐渐聚焦在实施医疗信息竞价排名的百度公司,以及涉嫌将科室承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医院。百度的医疗竞价排名问题由来已久,即其搜索结果的呈现不是客观排名而是通过收取高额费用,给钱越多排名越靠前显示,被舆论称为“赚黑心钱”;而“莆田系”商人在各地承包医院科室涉嫌骗取病人钱财已经是大陆公开的秘密。

目前这一事件已经引起大陆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国家网信办、卫计委、工商总局等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百度进行调查,国家卫计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也联合对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截至《凤凰周刊》发稿,调查结果尚未公布。

这一事件同时也引发公众对癌症治疗方法的关注,尤其是一度被魏则西视为求生希望的癌症免疫疗法也成为舆论焦点之一。《凤凰周刊》曾于2015年刊发封面文章《大陆癌症诊疗指南》,关注过癌症免疫疗法问题。时隔不到一年,这项面目复杂的癌症医疗技术再度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2016年5月3日上午9时许,武警北京市第二医院,有多名患者及家属在看到关于魏则西的新闻后前来维权。

魏则西接受的是什么疗法?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描述,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的几个关键词涉及“DC”“CIK”等。有大陆媒体实地走访,该院的“生物诊疗中心”分诊台护士向病人如此描述一项免疫治疗的过程:“整个疗程14天左右,首先会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然后去相关机构进行处理,9天以后重新输回患者体内,整个过程无需住院。”

“这应该就是CIK细胞免疫治疗了,国内非常流行,有关它的争议也不只是这一两天才有的。”北京一家知名三甲医院的肿瘤科医生曹骏(化名)告诉《凤凰周刊》,涉嫌将科室外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是一家三甲医院。据其所知,中国有大量医疗机构,从三甲医院到地方的县级医院早就都已经设立了免疫治疗的相关业务。

CIK细胞免疫治疗其实只是众多的癌症免疫疗法之一。免疫疗法希望利用人体自身抵御疾病的免疫系统去对付肿瘤。由于肿瘤中的细胞大多来自于人体自身,有时还能分泌一些“麻痹”免疫系统的小分子,使得人体免疫系统不会轻易把它们视为异物去主动攻击,或者攻击效果欠佳。而免疫疗法就是希望改变这种情况。

细胞免疫疗法是其中一类免疫疗法的统称,CIK(cytokine-induced killer,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免疫治疗又是细胞免疫疗法当中的一种。细胞免疫疗法是指,医生通过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经过体外激活和扩增,并重新输回到患者体内。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临床应用宣传最多的细胞免疫疗法集中在CIK细胞疗法。它在大陆非常流行,但在西方发达国家较少问津。

从临床试验研究的角度,中国目前确有部分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研究显示有一定效果。大陆的一些知名肿瘤专科医院,包括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天津大学肿瘤医院,都进行过CIK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试验,并在国际学术杂志发表文章。研究结果表明,它们有限地提高了肿瘤患者一年或两年生存率,延长了某些癌症病人数月的生存时间。当然,但也有研究表明这种疗法并没有取得效果。

但无论如何,试验性的临床研究与正式的收费治疗是两码事情。一家知名医药外企的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目前大陆有些机构正在向国家卫计委提交几种新的免疫疗法临床试验申请,也有个别研究机构获准开展了相关研究,但没有机构获准将这些方法投入临床治疗。“声称将这些疗法投入临床收费性治疗,极可能有问题。”

曹骏表示,由于缺乏详细的信息,不知道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生物诊疗中心”委托给了哪家机构对免疫细胞进行处理,他无法评价魏则西所接受的治疗方案,但他倾向于持强烈质疑。他认为,大陆的免疫疗法行业一直未得规范,缺乏有效监管,他也不会建议病人去这样的机构,花费高额的医疗费用采用这样的生物免疫疗法。

上述受访者均认为,根据魏则西的描述,北京这家医院的科室显然没有准确告知病人及其家属,这种细胞免疫治疗方案的疗效及风险,夸大了治疗效果,给了病人过高期望。

北京肿瘤医院内,接受注射治疗的病人

不同肿瘤,不同的免疫疗法

免疫治疗,又被称为生物疗法,是癌症领域的一项前沿技术。随着医学界对免疫的深入了解,以及各种生物技术的进步,这种疗法近年来在国际上备受重视。它甚至被称为有望继传统的手术、放疗、化疗之后,第四大癌症治疗手段。

魏则西接受的CIK细胞疗法是种类众多的免疫疗法之一。根据2015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发布的年度报告,目前免疫疗法的类型包括抗体、癌症疫苗、细胞免疫疗法等。虽然都是通过利用免疫系统攻击癌细胞,但这些免疫疗法具体的作用机制、使用方法和应用癌症种类又都不同。

据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软组织和腹膜后肿瘤中心主任郝纯毅向媒体介绍,魏则西所患的“滑膜肉瘤”在临床上不常见。郝纯毅称,包括滑膜肉瘤在内的腹膜后软组织肉瘤的治疗,一大特点是大多数对现有化疗、放疗等手段均不太敏感,主要是依靠手术治疗。它们目前没有很成熟有效的免疫治疗手段。

不过,其他一些恶性肿瘤领域已经有较为成熟的免疫疗法。这也是在魏则西的事件见诸舆论后,一些肿瘤领域专家担心,癌症免疫疗法会被误认为是一种“虚假疗法”,或者把所有的免疫疗法都误会为CIK细胞免疫疗法,这些观点都不准确。

不同的恶性肿瘤,适用于不同的免疫疗法。公开信息显示,美国FDA监管部门已经批准了多个肿瘤免疫治疗的方法,包括使用抗体、癌症疫苗,应用于黑色素瘤晚期转移、肺癌、前列腺癌等领域。

以黑色素瘤为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肾癌黑色素瘤内科主任郭军教授曾解释,黑色素瘤对化疗很不敏感,过去一直被认为无药可治,属于最难有效治疗的肿瘤之一,但免疫疗法可延长患者的生存期两年以上。新一代基于“检查点阻断”的免疫治疗药物已经可以让70%~80%的病人肿瘤体积缩小,40%多的病人部分缓解,甚至有10%左右的病人可以达到完全缓解,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又如急性淋巴性白血病领域,CAR-T免疫疗法(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是目前的研究热门。这种疗法与CIK细胞疗法相似,属于体外训练对抗肿瘤的免疫细胞“战士”。它从患者体内抽取T细胞,在体外培养过程中用基因改造的方法让T细胞表达特异的肿瘤抗原受体。这些经过改造的T细胞在体外大量增殖后,被注射回患者体内对抗肿瘤。目前,CAR-T疗法在美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已对一些癌症患者展示出强大效果。大量医药企业准备进行临床试验,推动这项疗法尽快获得审批。

而在肺癌领域,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支修益教授也曾告诉《凤凰周刊》,如果对于肺癌二线治疗(指一线化疗后3个月内肿瘤复发或一线治疗期间肿瘤进展)失败,且有经济能力的病人,他也会支持这些“合适的病人”使用免疫疗法。

细胞免疫疗法曾一度在中国肺癌治疗领域引起热议。2014年,中国大陆的肺癌医生们曾讨论是否应该将国内的细胞免疫治疗纳入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当年由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和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联合主办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上,40%的参会专家表示不会给肺癌患者推荐免疫治疗,26%很少推荐,只有4%常常推荐。

与会专家们讨论认为,目前中国的肺癌细胞免疫治疗临床研究多为单中心、小样本、单组、回顾性的非严格随机对照研究,少数的前瞻性研究也是小样本的临床试验,肺癌的细胞生物免疫治疗总体上缺乏级别较高的大规模随机对照临床研究证据,目前也缺乏潜在的危害评估,而且费用昂贵。

公开资料显示,一些医院已经开展的细胞免疫疗法收费一个疗程通常超过3万元,数个疗程下来超过10万元。目前,国内部分地区对细胞免疫疗法纳入医保报销,只是各个省市的报销标准区别很大。比如广东,根据医保类型和所在城市的不同,报销比例从45%到90%都有。像魏则西的家庭,无疑承担了高额费用。

“在和患者及其家属讨论治疗获益、潜在危害和高昂费用之前,不要给各期肺癌患者进行细胞生物免疫治疗。”2014年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会上,肺癌专家们最终就大陆目前的免疫疗法达成共识,并以《明智选择: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为题发表在《循证医学》杂志。

慎重选择大陆的免疫疗法

多位肿瘤科医生告诉《凤凰周刊》,目前中国免疫疗法监管缺失的问题甚多。一些机构开展的免疫治疗临床业务,实际上是在“打擦边球”。

2014年8月,网名为“希波克拉底门徒”的肿瘤科医生曾向国家卫生计生委提交了公开申请书,要求公开两项内容:卫计委允许开展癌症免疫疗法的医疗机构名录、卫计委组织对癌症免疫疗法进行临床试验的数据及研究结论、伦理审查的相关文件。

卫计委当时回函称:“尚无经我委批准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的医疗机构,我委也未组织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相关的临床试验。”

“这说明目前国内所有免疫疗法都是非法的,包括该疗法的临床试验也统统是非法的。”肿瘤科医生“希波克拉底门徒”据此认为。他告诉《凤凰周刊》,但现实是不少病人和家属受到免疫疗法的广告宣传误导,放弃了靠谱的传统癌症治疗手段,反而耽搁了患者的病情治疗。

在目前中国大陆一批顶尖肿瘤医院的医生看来,国内目前的细胞免疫治疗显然无法替代传统的治疗手段。即便是免疫治疗领域的专家,如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生物治疗中心副主任张晓实,也曾向媒体表示,该院每年有5000例次的细胞免疫治疗案例,但主要是用于术后的巩固治疗,是在完成过国际上公认的手术治疗,放、化疗之后再用。根据患者的肿瘤类型和病情推荐,主要起辅助治疗作用。

“在科学研究上积极推进,因为它们有可能成为提高疗效的方法;在临床应用上,我们要持谨慎态度,并不建议大家参与规范的临床研究以外的治疗。”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对中国目前免疫疗法的态度更加明确。

《凤凰周刊》记者近年来接触的多位肿瘤领域外科、内科医生都持相近看法:应该审慎选择细胞免疫疗法。大陆这项疗法目前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包括有效性和安全性。仅从临床研究有限的数据来看,细胞免疫疗法的疗效对不同病人、不同病种、不同分期的肿瘤疗效不尽相同,并不乐观。

更为值得警惕的是,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挂“免疫疗法”行骗。

“我国CIK细胞的应用确实有一些医院和公司片面夸大疗效,甚至给病人输不合格的细胞骗病人的钱财,这对整个业界的影响都是极坏的。”2015年,大陆医疗行业的一位细胞免疫疗法从业人士撰写了《CIK细胞免疫治疗的有效性评价》,其文章承认,中国目前的细胞免疫疗法整体水平严重良莠不齐。一些免疫疗法的广告言之凿凿,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CIK细胞免疫治疗被过度包装。而大陆的细胞免疫疗法行业却一直未得规范。

曹骏也认为,目前大陆医药卫生部门仍对免疫治疗缺乏明确的管理标准和审批流程,国内一些医院将理应免费的试验性质的免疫疗法临床研究,包装成正式的收费治疗。而各家医院对免疫疗法的适应症、治疗范围、治疗程序规定都较为杂乱。

据大陆媒体报道,5月4日上午9点,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召开会议,明确了细胞免疫治疗仍然属于临床研究阶段,紧急叫停了临床收费治疗。会议还要求,目前医院开展科室合作的外包项目均需停止。不过,截至《凤凰周刊》发稿,卫计委官方尚未就上述消息发布正式信息。
      

谁“害死”了魏则西?大陆免疫疗法争议

《香港凤凰周刊》(ID:phoenixweekly)记者/ 曾鼎

原题为《争议癌症免疫疗法》

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借“免疫疗法”行骗。

一个名叫魏则西的大学生之死,成为中国大陆2016年“五一”小长假最热门的舆论事件。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记述,他患有滑膜肉瘤(一种源于关节、滑膜及腱鞘滑膜等软组织的恶性肿瘤——编者注),其父母通过网络搜索引擎“百度”找到医疗机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该院相关科室人员告诉魏的父母,该院的生物免疫疗法与美国相关机构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可保魏则西“二十年没问题”。但在花费20多万元医疗费用后,魏则西反而病情恶化,于2016年4月12日离世。

魏则西的遭遇引发广泛同情,舆论也逐渐聚焦在实施医疗信息竞价排名的百度公司,以及涉嫌将科室承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医院。百度的医疗竞价排名问题由来已久,即其搜索结果的呈现不是客观排名而是通过收取高额费用,给钱越多排名越靠前显示,被舆论称为“赚黑心钱”;而“莆田系”商人在各地承包医院科室涉嫌骗取病人钱财已经是大陆公开的秘密。

目前这一事件已经引起大陆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国家网信办、卫计委、工商总局等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百度进行调查,国家卫计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也联合对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截至《凤凰周刊》发稿,调查结果尚未公布。

这一事件同时也引发公众对癌症治疗方法的关注,尤其是一度被魏则西视为求生希望的癌症免疫疗法也成为舆论焦点之一。《凤凰周刊》曾于2015年刊发封面文章《大陆癌症诊疗指南》,关注过癌症免疫疗法问题。时隔不到一年,这项面目复杂的癌症医疗技术再度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2016年5月3日上午9时许,武警北京市第二医院,有多名患者及家属在看到关于魏则西的新闻后前来维权。

魏则西接受的是什么疗法?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描述,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的几个关键词涉及“DC”“CIK”等。有大陆媒体实地走访,该院的“生物诊疗中心”分诊台护士向病人如此描述一项免疫治疗的过程:“整个疗程14天左右,首先会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然后去相关机构进行处理,9天以后重新输回患者体内,整个过程无需住院。”

“这应该就是CIK细胞免疫治疗了,国内非常流行,有关它的争议也不只是这一两天才有的。”北京一家知名三甲医院的肿瘤科医生曹骏(化名)告诉《凤凰周刊》,涉嫌将科室外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是一家三甲医院。据其所知,中国有大量医疗机构,从三甲医院到地方的县级医院早就都已经设立了免疫治疗的相关业务。

CIK细胞免疫治疗其实只是众多的癌症免疫疗法之一。免疫疗法希望利用人体自身抵御疾病的免疫系统去对付肿瘤。由于肿瘤中的细胞大多来自于人体自身,有时还能分泌一些“麻痹”免疫系统的小分子,使得人体免疫系统不会轻易把它们视为异物去主动攻击,或者攻击效果欠佳。而免疫疗法就是希望改变这种情况。

细胞免疫疗法是其中一类免疫疗法的统称,CIK(cytokine-induced killer,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免疫治疗又是细胞免疫疗法当中的一种。细胞免疫疗法是指,医生通过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经过体外激活和扩增,并重新输回到患者体内。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临床应用宣传最多的细胞免疫疗法集中在CIK细胞疗法。它在大陆非常流行,但在西方发达国家较少问津。

从临床试验研究的角度,中国目前确有部分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研究显示有一定效果。大陆的一些知名肿瘤专科医院,包括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天津大学肿瘤医院,都进行过CIK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试验,并在国际学术杂志发表文章。研究结果表明,它们有限地提高了肿瘤患者一年或两年生存率,延长了某些癌症病人数月的生存时间。当然,但也有研究表明这种疗法并没有取得效果。

但无论如何,试验性的临床研究与正式的收费治疗是两码事情。一家知名医药外企的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目前大陆有些机构正在向国家卫计委提交几种新的免疫疗法临床试验申请,也有个别研究机构获准开展了相关研究,但没有机构获准将这些方法投入临床治疗。“声称将这些疗法投入临床收费性治疗,极可能有问题。”

曹骏表示,由于缺乏详细的信息,不知道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生物诊疗中心”委托给了哪家机构对免疫细胞进行处理,他无法评价魏则西所接受的治疗方案,但他倾向于持强烈质疑。他认为,大陆的免疫疗法行业一直未得规范,缺乏有效监管,他也不会建议病人去这样的机构,花费高额的医疗费用采用这样的生物免疫疗法。

上述受访者均认为,根据魏则西的描述,北京这家医院的科室显然没有准确告知病人及其家属,这种细胞免疫治疗方案的疗效及风险,夸大了治疗效果,给了病人过高期望。

北京肿瘤医院内,接受注射治疗的病人

不同肿瘤,不同的免疫疗法

免疫治疗,又被称为生物疗法,是癌症领域的一项前沿技术。随着医学界对免疫的深入了解,以及各种生物技术的进步,这种疗法近年来在国际上备受重视。它甚至被称为有望继传统的手术、放疗、化疗之后,第四大癌症治疗手段。

魏则西接受的CIK细胞疗法是种类众多的免疫疗法之一。根据2015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发布的年度报告,目前免疫疗法的类型包括抗体、癌症疫苗、细胞免疫疗法等。虽然都是通过利用免疫系统攻击癌细胞,但这些免疫疗法具体的作用机制、使用方法和应用癌症种类又都不同。

据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软组织和腹膜后肿瘤中心主任郝纯毅向媒体介绍,魏则西所患的“滑膜肉瘤”在临床上不常见。郝纯毅称,包括滑膜肉瘤在内的腹膜后软组织肉瘤的治疗,一大特点是大多数对现有化疗、放疗等手段均不太敏感,主要是依靠手术治疗。它们目前没有很成熟有效的免疫治疗手段。

不过,其他一些恶性肿瘤领域已经有较为成熟的免疫疗法。这也是在魏则西的事件见诸舆论后,一些肿瘤领域专家担心,癌症免疫疗法会被误认为是一种“虚假疗法”,或者把所有的免疫疗法都误会为CIK细胞免疫疗法,这些观点都不准确。

不同的恶性肿瘤,适用于不同的免疫疗法。公开信息显示,美国FDA监管部门已经批准了多个肿瘤免疫治疗的方法,包括使用抗体、癌症疫苗,应用于黑色素瘤晚期转移、肺癌、前列腺癌等领域。

以黑色素瘤为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肾癌黑色素瘤内科主任郭军教授曾解释,黑色素瘤对化疗很不敏感,过去一直被认为无药可治,属于最难有效治疗的肿瘤之一,但免疫疗法可延长患者的生存期两年以上。新一代基于“检查点阻断”的免疫治疗药物已经可以让70%~80%的病人肿瘤体积缩小,40%多的病人部分缓解,甚至有10%左右的病人可以达到完全缓解,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又如急性淋巴性白血病领域,CAR-T免疫疗法(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是目前的研究热门。这种疗法与CIK细胞疗法相似,属于体外训练对抗肿瘤的免疫细胞“战士”。它从患者体内抽取T细胞,在体外培养过程中用基因改造的方法让T细胞表达特异的肿瘤抗原受体。这些经过改造的T细胞在体外大量增殖后,被注射回患者体内对抗肿瘤。目前,CAR-T疗法在美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已对一些癌症患者展示出强大效果。大量医药企业准备进行临床试验,推动这项疗法尽快获得审批。

而在肺癌领域,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支修益教授也曾告诉《凤凰周刊》,如果对于肺癌二线治疗(指一线化疗后3个月内肿瘤复发或一线治疗期间肿瘤进展)失败,且有经济能力的病人,他也会支持这些“合适的病人”使用免疫疗法。

细胞免疫疗法曾一度在中国肺癌治疗领域引起热议。2014年,中国大陆的肺癌医生们曾讨论是否应该将国内的细胞免疫治疗纳入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当年由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和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联合主办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上,40%的参会专家表示不会给肺癌患者推荐免疫治疗,26%很少推荐,只有4%常常推荐。

与会专家们讨论认为,目前中国的肺癌细胞免疫治疗临床研究多为单中心、小样本、单组、回顾性的非严格随机对照研究,少数的前瞻性研究也是小样本的临床试验,肺癌的细胞生物免疫治疗总体上缺乏级别较高的大规模随机对照临床研究证据,目前也缺乏潜在的危害评估,而且费用昂贵。

公开资料显示,一些医院已经开展的细胞免疫疗法收费一个疗程通常超过3万元,数个疗程下来超过10万元。目前,国内部分地区对细胞免疫疗法纳入医保报销,只是各个省市的报销标准区别很大。比如广东,根据医保类型和所在城市的不同,报销比例从45%到90%都有。像魏则西的家庭,无疑承担了高额费用。

“在和患者及其家属讨论治疗获益、潜在危害和高昂费用之前,不要给各期肺癌患者进行细胞生物免疫治疗。”2014年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会上,肺癌专家们最终就大陆目前的免疫疗法达成共识,并以《明智选择: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为题发表在《循证医学》杂志。

慎重选择大陆的免疫疗法

多位肿瘤科医生告诉《凤凰周刊》,目前中国免疫疗法监管缺失的问题甚多。一些机构开展的免疫治疗临床业务,实际上是在“打擦边球”。

2014年8月,网名为“希波克拉底门徒”的肿瘤科医生曾向国家卫生计生委提交了公开申请书,要求公开两项内容:卫计委允许开展癌症免疫疗法的医疗机构名录、卫计委组织对癌症免疫疗法进行临床试验的数据及研究结论、伦理审查的相关文件。

卫计委当时回函称:“尚无经我委批准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的医疗机构,我委也未组织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相关的临床试验。”

“这说明目前国内所有免疫疗法都是非法的,包括该疗法的临床试验也统统是非法的。”肿瘤科医生“希波克拉底门徒”据此认为。他告诉《凤凰周刊》,但现实是不少病人和家属受到免疫疗法的广告宣传误导,放弃了靠谱的传统癌症治疗手段,反而耽搁了患者的病情治疗。

在目前中国大陆一批顶尖肿瘤医院的医生看来,国内目前的细胞免疫治疗显然无法替代传统的治疗手段。即便是免疫治疗领域的专家,如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生物治疗中心副主任张晓实,也曾向媒体表示,该院每年有5000例次的细胞免疫治疗案例,但主要是用于术后的巩固治疗,是在完成过国际上公认的手术治疗,放、化疗之后再用。根据患者的肿瘤类型和病情推荐,主要起辅助治疗作用。

“在科学研究上积极推进,因为它们有可能成为提高疗效的方法;在临床应用上,我们要持谨慎态度,并不建议大家参与规范的临床研究以外的治疗。”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对中国目前免疫疗法的态度更加明确。

《凤凰周刊》记者近年来接触的多位肿瘤领域外科、内科医生都持相近看法:应该审慎选择细胞免疫疗法。大陆这项疗法目前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包括有效性和安全性。仅从临床研究有限的数据来看,细胞免疫疗法的疗效对不同病人、不同病种、不同分期的肿瘤疗效不尽相同,并不乐观。

更为值得警惕的是,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挂“免疫疗法”行骗。

“我国CIK细胞的应用确实有一些医院和公司片面夸大疗效,甚至给病人输不合格的细胞骗病人的钱财,这对整个业界的影响都是极坏的。”2015年,大陆医疗行业的一位细胞免疫疗法从业人士撰写了《CIK细胞免疫治疗的有效性评价》,其文章承认,中国目前的细胞免疫疗法整体水平严重良莠不齐。一些免疫疗法的广告言之凿凿,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CIK细胞免疫治疗被过度包装。而大陆的细胞免疫疗法行业却一直未得规范。

曹骏也认为,目前大陆医药卫生部门仍对免疫治疗缺乏明确的管理标准和审批流程,国内一些医院将理应免费的试验性质的免疫疗法临床研究,包装成正式的收费治疗。而各家医院对免疫疗法的适应症、治疗范围、治疗程序规定都较为杂乱。

据大陆媒体报道,5月4日上午9点,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召开会议,明确了细胞免疫治疗仍然属于临床研究阶段,紧急叫停了临床收费治疗。会议还要求,目前医院开展科室合作的外包项目均需停止。不过,截至《凤凰周刊》发稿,卫计委官方尚未就上述消息发布正式信息。诺贝尔奖有多少钱王震杀了多少维族人长信网
      

谁“害死”了魏则西?大陆免疫疗法争议

《香港凤凰周刊》(ID:phoenixweekly)记者/ 曾鼎

原题为《争议癌症免疫疗法》

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借“免疫疗法”行骗。

一个名叫魏则西的大学生之死,成为中国大陆2016年“五一”小长假最热门的舆论事件。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记述,他患有滑膜肉瘤(一种源于关节、滑膜及腱鞘滑膜等软组织的恶性肿瘤——编者注),其父母通过网络搜索引擎“百度”找到医疗机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该院相关科室人员告诉魏的父母,该院的生物免疫疗法与美国相关机构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可保魏则西“二十年没问题”。但在花费20多万元医疗费用后,魏则西反而病情恶化,于2016年4月12日离世。

魏则西的遭遇引发广泛同情,舆论也逐渐聚焦在实施医疗信息竞价排名的百度公司,以及涉嫌将科室承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医院。百度的医疗竞价排名问题由来已久,即其搜索结果的呈现不是客观排名而是通过收取高额费用,给钱越多排名越靠前显示,被舆论称为“赚黑心钱”;而“莆田系”商人在各地承包医院科室涉嫌骗取病人钱财已经是大陆公开的秘密。

目前这一事件已经引起大陆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国家网信办、卫计委、工商总局等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百度进行调查,国家卫计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也联合对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截至《凤凰周刊》发稿,调查结果尚未公布。

这一事件同时也引发公众对癌症治疗方法的关注,尤其是一度被魏则西视为求生希望的癌症免疫疗法也成为舆论焦点之一。《凤凰周刊》曾于2015年刊发封面文章《大陆癌症诊疗指南》,关注过癌症免疫疗法问题。时隔不到一年,这项面目复杂的癌症医疗技术再度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2016年5月3日上午9时许,武警北京市第二医院,有多名患者及家属在看到关于魏则西的新闻后前来维权。

魏则西接受的是什么疗法?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描述,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的几个关键词涉及“DC”“CIK”等。有大陆媒体实地走访,该院的“生物诊疗中心”分诊台护士向病人如此描述一项免疫治疗的过程:“整个疗程14天左右,首先会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然后去相关机构进行处理,9天以后重新输回患者体内,整个过程无需住院。”

“这应该就是CIK细胞免疫治疗了,国内非常流行,有关它的争议也不只是这一两天才有的。”北京一家知名三甲医院的肿瘤科医生曹骏(化名)告诉《凤凰周刊》,涉嫌将科室外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是一家三甲医院。据其所知,中国有大量医疗机构,从三甲医院到地方的县级医院早就都已经设立了免疫治疗的相关业务。

CIK细胞免疫治疗其实只是众多的癌症免疫疗法之一。免疫疗法希望利用人体自身抵御疾病的免疫系统去对付肿瘤。由于肿瘤中的细胞大多来自于人体自身,有时还能分泌一些“麻痹”免疫系统的小分子,使得人体免疫系统不会轻易把它们视为异物去主动攻击,或者攻击效果欠佳。而免疫疗法就是希望改变这种情况。

细胞免疫疗法是其中一类免疫疗法的统称,CIK(cytokine-induced killer,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免疫治疗又是细胞免疫疗法当中的一种。细胞免疫疗法是指,医生通过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经过体外激活和扩增,并重新输回到患者体内。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临床应用宣传最多的细胞免疫疗法集中在CIK细胞疗法。它在大陆非常流行,但在西方发达国家较少问津。

从临床试验研究的角度,中国目前确有部分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研究显示有一定效果。大陆的一些知名肿瘤专科医院,包括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天津大学肿瘤医院,都进行过CIK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试验,并在国际学术杂志发表文章。研究结果表明,它们有限地提高了肿瘤患者一年或两年生存率,延长了某些癌症病人数月的生存时间。当然,但也有研究表明这种疗法并没有取得效果。

但无论如何,试验性的临床研究与正式的收费治疗是两码事情。一家知名医药外企的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目前大陆有些机构正在向国家卫计委提交几种新的免疫疗法临床试验申请,也有个别研究机构获准开展了相关研究,但没有机构获准将这些方法投入临床治疗。“声称将这些疗法投入临床收费性治疗,极可能有问题。”

曹骏表示,由于缺乏详细的信息,不知道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生物诊疗中心”委托给了哪家机构对免疫细胞进行处理,他无法评价魏则西所接受的治疗方案,但他倾向于持强烈质疑。他认为,大陆的免疫疗法行业一直未得规范,缺乏有效监管,他也不会建议病人去这样的机构,花费高额的医疗费用采用这样的生物免疫疗法。

上述受访者均认为,根据魏则西的描述,北京这家医院的科室显然没有准确告知病人及其家属,这种细胞免疫治疗方案的疗效及风险,夸大了治疗效果,给了病人过高期望。

北京肿瘤医院内,接受注射治疗的病人

不同肿瘤,不同的免疫疗法

免疫治疗,又被称为生物疗法,是癌症领域的一项前沿技术。随着医学界对免疫的深入了解,以及各种生物技术的进步,这种疗法近年来在国际上备受重视。它甚至被称为有望继传统的手术、放疗、化疗之后,第四大癌症治疗手段。

魏则西接受的CIK细胞疗法是种类众多的免疫疗法之一。根据2015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发布的年度报告,目前免疫疗法的类型包括抗体、癌症疫苗、细胞免疫疗法等。虽然都是通过利用免疫系统攻击癌细胞,但这些免疫疗法具体的作用机制、使用方法和应用癌症种类又都不同。

据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软组织和腹膜后肿瘤中心主任郝纯毅向媒体介绍,魏则西所患的“滑膜肉瘤”在临床上不常见。郝纯毅称,包括滑膜肉瘤在内的腹膜后软组织肉瘤的治疗,一大特点是大多数对现有化疗、放疗等手段均不太敏感,主要是依靠手术治疗。它们目前没有很成熟有效的免疫治疗手段。

不过,其他一些恶性肿瘤领域已经有较为成熟的免疫疗法。这也是在魏则西的事件见诸舆论后,一些肿瘤领域专家担心,癌症免疫疗法会被误认为是一种“虚假疗法”,或者把所有的免疫疗法都误会为CIK细胞免疫疗法,这些观点都不准确。

不同的恶性肿瘤,适用于不同的免疫疗法。公开信息显示,美国FDA监管部门已经批准了多个肿瘤免疫治疗的方法,包括使用抗体、癌症疫苗,应用于黑色素瘤晚期转移、肺癌、前列腺癌等领域。

以黑色素瘤为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肾癌黑色素瘤内科主任郭军教授曾解释,黑色素瘤对化疗很不敏感,过去一直被认为无药可治,属于最难有效治疗的肿瘤之一,但免疫疗法可延长患者的生存期两年以上。新一代基于“检查点阻断”的免疫治疗药物已经可以让70%~80%的病人肿瘤体积缩小,40%多的病人部分缓解,甚至有10%左右的病人可以达到完全缓解,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又如急性淋巴性白血病领域,CAR-T免疫疗法(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是目前的研究热门。这种疗法与CIK细胞疗法相似,属于体外训练对抗肿瘤的免疫细胞“战士”。它从患者体内抽取T细胞,在体外培养过程中用基因改造的方法让T细胞表达特异的肿瘤抗原受体。这些经过改造的T细胞在体外大量增殖后,被注射回患者体内对抗肿瘤。目前,CAR-T疗法在美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已对一些癌症患者展示出强大效果。大量医药企业准备进行临床试验,推动这项疗法尽快获得审批。

而在肺癌领域,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支修益教授也曾告诉《凤凰周刊》,如果对于肺癌二线治疗(指一线化疗后3个月内肿瘤复发或一线治疗期间肿瘤进展)失败,且有经济能力的病人,他也会支持这些“合适的病人”使用免疫疗法。

细胞免疫疗法曾一度在中国肺癌治疗领域引起热议。2014年,中国大陆的肺癌医生们曾讨论是否应该将国内的细胞免疫治疗纳入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当年由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和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联合主办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上,40%的参会专家表示不会给肺癌患者推荐免疫治疗,26%很少推荐,只有4%常常推荐。

与会专家们讨论认为,目前中国的肺癌细胞免疫治疗临床研究多为单中心、小样本、单组、回顾性的非严格随机对照研究,少数的前瞻性研究也是小样本的临床试验,肺癌的细胞生物免疫治疗总体上缺乏级别较高的大规模随机对照临床研究证据,目前也缺乏潜在的危害评估,而且费用昂贵。

公开资料显示,一些医院已经开展的细胞免疫疗法收费一个疗程通常超过3万元,数个疗程下来超过10万元。目前,国内部分地区对细胞免疫疗法纳入医保报销,只是各个省市的报销标准区别很大。比如广东,根据医保类型和所在城市的不同,报销比例从45%到90%都有。像魏则西的家庭,无疑承担了高额费用。

“在和患者及其家属讨论治疗获益、潜在危害和高昂费用之前,不要给各期肺癌患者进行细胞生物免疫治疗。”2014年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会上,肺癌专家们最终就大陆目前的免疫疗法达成共识,并以《明智选择: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为题发表在《循证医学》杂志。

慎重选择大陆的免疫疗法

多位肿瘤科医生告诉《凤凰周刊》,目前中国免疫疗法监管缺失的问题甚多。一些机构开展的免疫治疗临床业务,实际上是在“打擦边球”。

2014年8月,网名为“希波克拉底门徒”的肿瘤科医生曾向国家卫生计生委提交了公开申请书,要求公开两项内容:卫计委允许开展癌症免疫疗法的医疗机构名录、卫计委组织对癌症免疫疗法进行临床试验的数据及研究结论、伦理审查的相关文件。

卫计委当时回函称:“尚无经我委批准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的医疗机构,我委也未组织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相关的临床试验。”

“这说明目前国内所有免疫疗法都是非法的,包括该疗法的临床试验也统统是非法的。”肿瘤科医生“希波克拉底门徒”据此认为。他告诉《凤凰周刊》,但现实是不少病人和家属受到免疫疗法的广告宣传误导,放弃了靠谱的传统癌症治疗手段,反而耽搁了患者的病情治疗。

在目前中国大陆一批顶尖肿瘤医院的医生看来,国内目前的细胞免疫治疗显然无法替代传统的治疗手段。即便是免疫治疗领域的专家,如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生物治疗中心副主任张晓实,也曾向媒体表示,该院每年有5000例次的细胞免疫治疗案例,但主要是用于术后的巩固治疗,是在完成过国际上公认的手术治疗,放、化疗之后再用。根据患者的肿瘤类型和病情推荐,主要起辅助治疗作用。

“在科学研究上积极推进,因为它们有可能成为提高疗效的方法;在临床应用上,我们要持谨慎态度,并不建议大家参与规范的临床研究以外的治疗。”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对中国目前免疫疗法的态度更加明确。

《凤凰周刊》记者近年来接触的多位肿瘤领域外科、内科医生都持相近看法:应该审慎选择细胞免疫疗法。大陆这项疗法目前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包括有效性和安全性。仅从临床研究有限的数据来看,细胞免疫疗法的疗效对不同病人、不同病种、不同分期的肿瘤疗效不尽相同,并不乐观。

更为值得警惕的是,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挂“免疫疗法”行骗。

“我国CIK细胞的应用确实有一些医院和公司片面夸大疗效,甚至给病人输不合格的细胞骗病人的钱财,这对整个业界的影响都是极坏的。”2015年,大陆医疗行业的一位细胞免疫疗法从业人士撰写了《CIK细胞免疫治疗的有效性评价》,其文章承认,中国目前的细胞免疫疗法整体水平严重良莠不齐。一些免疫疗法的广告言之凿凿,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CIK细胞免疫治疗被过度包装。而大陆的细胞免疫疗法行业却一直未得规范。

曹骏也认为,目前大陆医药卫生部门仍对免疫治疗缺乏明确的管理标准和审批流程,国内一些医院将理应免费的试验性质的免疫疗法临床研究,包装成正式的收费治疗。而各家医院对免疫疗法的适应症、治疗范围、治疗程序规定都较为杂乱。

据大陆媒体报道,5月4日上午9点,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召开会议,明确了细胞免疫治疗仍然属于临床研究阶段,紧急叫停了临床收费治疗。会议还要求,目前医院开展科室合作的外包项目均需停止。不过,截至《凤凰周刊》发稿,卫计委官方尚未就上述消息发布正式信息。

谁“害死”了魏则西?大陆免疫疗法争议

《香港凤凰周刊》(ID:phoenixweekly)记者/ 曾鼎

原题为《争议癌症免疫疗法》

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借“免疫疗法”行骗。

一个名叫魏则西的大学生之死,成为中国大陆2016年“五一”小长假最热门的舆论事件。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记述,他患有滑膜肉瘤(一种源于关节、滑膜及腱鞘滑膜等软组织的恶性肿瘤——编者注),其父母通过网络搜索引擎“百度”找到医疗机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该院相关科室人员告诉魏的父母,该院的生物免疫疗法与美国相关机构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可保魏则西“二十年没问题”。但在花费20多万元医疗费用后,魏则西反而病情恶化,于2016年4月12日离世。

魏则西的遭遇引发广泛同情,舆论也逐渐聚焦在实施医疗信息竞价排名的百度公司,以及涉嫌将科室承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医院。百度的医疗竞价排名问题由来已久,即其搜索结果的呈现不是客观排名而是通过收取高额费用,给钱越多排名越靠前显示,被舆论称为“赚黑心钱”;而“莆田系”商人在各地承包医院科室涉嫌骗取病人钱财已经是大陆公开的秘密。

目前这一事件已经引起大陆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国家网信办、卫计委、工商总局等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百度进行调查,国家卫计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也联合对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截至《凤凰周刊》发稿,调查结果尚未公布。

这一事件同时也引发公众对癌症治疗方法的关注,尤其是一度被魏则西视为求生希望的癌症免疫疗法也成为舆论焦点之一。《凤凰周刊》曾于2015年刊发封面文章《大陆癌症诊疗指南》,关注过癌症免疫疗法问题。时隔不到一年,这项面目复杂的癌症医疗技术再度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2016年5月3日上午9时许,武警北京市第二医院,有多名患者及家属在看到关于魏则西的新闻后前来维权。

魏则西接受的是什么疗法?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描述,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的几个关键词涉及“DC”“CIK”等。有大陆媒体实地走访,该院的“生物诊疗中心”分诊台护士向病人如此描述一项免疫治疗的过程:“整个疗程14天左右,首先会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然后去相关机构进行处理,9天以后重新输回患者体内,整个过程无需住院。”

“这应该就是CIK细胞免疫治疗了,国内非常流行,有关它的争议也不只是这一两天才有的。”北京一家知名三甲医院的肿瘤科医生曹骏(化名)告诉《凤凰周刊》,涉嫌将科室外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是一家三甲医院。据其所知,中国有大量医疗机构,从三甲医院到地方的县级医院早就都已经设立了免疫治疗的相关业务。

CIK细胞免疫治疗其实只是众多的癌症免疫疗法之一。免疫疗法希望利用人体自身抵御疾病的免疫系统去对付肿瘤。由于肿瘤中的细胞大多来自于人体自身,有时还能分泌一些“麻痹”免疫系统的小分子,使得人体免疫系统不会轻易把它们视为异物去主动攻击,或者攻击效果欠佳。而免疫疗法就是希望改变这种情况。

细胞免疫疗法是其中一类免疫疗法的统称,CIK(cytokine-induced killer,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免疫治疗又是细胞免疫疗法当中的一种。细胞免疫疗法是指,医生通过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经过体外激活和扩增,并重新输回到患者体内。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临床应用宣传最多的细胞免疫疗法集中在CIK细胞疗法。它在大陆非常流行,但在西方发达国家较少问津。

从临床试验研究的角度,中国目前确有部分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研究显示有一定效果。大陆的一些知名肿瘤专科医院,包括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天津大学肿瘤医院,都进行过CIK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试验,并在国际学术杂志发表文章。研究结果表明,它们有限地提高了肿瘤患者一年或两年生存率,延长了某些癌症病人数月的生存时间。当然,但也有研究表明这种疗法并没有取得效果。

但无论如何,试验性的临床研究与正式的收费治疗是两码事情。一家知名医药外企的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目前大陆有些机构正在向国家卫计委提交几种新的免疫疗法临床试验申请,也有个别研究机构获准开展了相关研究,但没有机构获准将这些方法投入临床治疗。“声称将这些疗法投入临床收费性治疗,极可能有问题。”

曹骏表示,由于缺乏详细的信息,不知道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生物诊疗中心”委托给了哪家机构对免疫细胞进行处理,他无法评价魏则西所接受的治疗方案,但他倾向于持强烈质疑。他认为,大陆的免疫疗法行业一直未得规范,缺乏有效监管,他也不会建议病人去这样的机构,花费高额的医疗费用采用这样的生物免疫疗法。

上述受访者均认为,根据魏则西的描述,北京这家医院的科室显然没有准确告知病人及其家属,这种细胞免疫治疗方案的疗效及风险,夸大了治疗效果,给了病人过高期望。

北京肿瘤医院内,接受注射治疗的病人

不同肿瘤,不同的免疫疗法

免疫治疗,又被称为生物疗法,是癌症领域的一项前沿技术。随着医学界对免疫的深入了解,以及各种生物技术的进步,这种疗法近年来在国际上备受重视。它甚至被称为有望继传统的手术、放疗、化疗之后,第四大癌症治疗手段。

魏则西接受的CIK细胞疗法是种类众多的免疫疗法之一。根据2015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发布的年度报告,目前免疫疗法的类型包括抗体、癌症疫苗、细胞免疫疗法等。虽然都是通过利用免疫系统攻击癌细胞,但这些免疫疗法具体的作用机制、使用方法和应用癌症种类又都不同。

据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软组织和腹膜后肿瘤中心主任郝纯毅向媒体介绍,魏则西所患的“滑膜肉瘤”在临床上不常见。郝纯毅称,包括滑膜肉瘤在内的腹膜后软组织肉瘤的治疗,一大特点是大多数对现有化疗、放疗等手段均不太敏感,主要是依靠手术治疗。它们目前没有很成熟有效的免疫治疗手段。

不过,其他一些恶性肿瘤领域已经有较为成熟的免疫疗法。这也是在魏则西的事件见诸舆论后,一些肿瘤领域专家担心,癌症免疫疗法会被误认为是一种“虚假疗法”,或者把所有的免疫疗法都误会为CIK细胞免疫疗法,这些观点都不准确。

不同的恶性肿瘤,适用于不同的免疫疗法。公开信息显示,美国FDA监管部门已经批准了多个肿瘤免疫治疗的方法,包括使用抗体、癌症疫苗,应用于黑色素瘤晚期转移、肺癌、前列腺癌等领域。

以黑色素瘤为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肾癌黑色素瘤内科主任郭军教授曾解释,黑色素瘤对化疗很不敏感,过去一直被认为无药可治,属于最难有效治疗的肿瘤之一,但免疫疗法可延长患者的生存期两年以上。新一代基于“检查点阻断”的免疫治疗药物已经可以让70%~80%的病人肿瘤体积缩小,40%多的病人部分缓解,甚至有10%左右的病人可以达到完全缓解,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又如急性淋巴性白血病领域,CAR-T免疫疗法(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是目前的研究热门。这种疗法与CIK细胞疗法相似,属于体外训练对抗肿瘤的免疫细胞“战士”。它从患者体内抽取T细胞,在体外培养过程中用基因改造的方法让T细胞表达特异的肿瘤抗原受体。这些经过改造的T细胞在体外大量增殖后,被注射回患者体内对抗肿瘤。目前,CAR-T疗法在美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已对一些癌症患者展示出强大效果。大量医药企业准备进行临床试验,推动这项疗法尽快获得审批。

而在肺癌领域,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支修益教授也曾告诉《凤凰周刊》,如果对于肺癌二线治疗(指一线化疗后3个月内肿瘤复发或一线治疗期间肿瘤进展)失败,且有经济能力的病人,他也会支持这些“合适的病人”使用免疫疗法。

细胞免疫疗法曾一度在中国肺癌治疗领域引起热议。2014年,中国大陆的肺癌医生们曾讨论是否应该将国内的细胞免疫治疗纳入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当年由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和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联合主办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上,40%的参会专家表示不会给肺癌患者推荐免疫治疗,26%很少推荐,只有4%常常推荐。

与会专家们讨论认为,目前中国的肺癌细胞免疫治疗临床研究多为单中心、小样本、单组、回顾性的非严格随机对照研究,少数的前瞻性研究也是小样本的临床试验,肺癌的细胞生物免疫治疗总体上缺乏级别较高的大规模随机对照临床研究证据,目前也缺乏潜在的危害评估,而且费用昂贵。

公开资料显示,一些医院已经开展的细胞免疫疗法收费一个疗程通常超过3万元,数个疗程下来超过10万元。目前,国内部分地区对细胞免疫疗法纳入医保报销,只是各个省市的报销标准区别很大。比如广东,根据医保类型和所在城市的不同,报销比例从45%到90%都有。像魏则西的家庭,无疑承担了高额费用。

“在和患者及其家属讨论治疗获益、潜在危害和高昂费用之前,不要给各期肺癌患者进行细胞生物免疫治疗。”2014年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会上,肺癌专家们最终就大陆目前的免疫疗法达成共识,并以《明智选择: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为题发表在《循证医学》杂志。

慎重选择大陆的免疫疗法

多位肿瘤科医生告诉《凤凰周刊》,目前中国免疫疗法监管缺失的问题甚多。一些机构开展的免疫治疗临床业务,实际上是在“打擦边球”。

2014年8月,网名为“希波克拉底门徒”的肿瘤科医生曾向国家卫生计生委提交了公开申请书,要求公开两项内容:卫计委允许开展癌症免疫疗法的医疗机构名录、卫计委组织对癌症免疫疗法进行临床试验的数据及研究结论、伦理审查的相关文件。

卫计委当时回函称:“尚无经我委批准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的医疗机构,我委也未组织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相关的临床试验。”

“这说明目前国内所有免疫疗法都是非法的,包括该疗法的临床试验也统统是非法的。”肿瘤科医生“希波克拉底门徒”据此认为。他告诉《凤凰周刊》,但现实是不少病人和家属受到免疫疗法的广告宣传误导,放弃了靠谱的传统癌症治疗手段,反而耽搁了患者的病情治疗。

在目前中国大陆一批顶尖肿瘤医院的医生看来,国内目前的细胞免疫治疗显然无法替代传统的治疗手段。即便是免疫治疗领域的专家,如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生物治疗中心副主任张晓实,也曾向媒体表示,该院每年有5000例次的细胞免疫治疗案例,但主要是用于术后的巩固治疗,是在完成过国际上公认的手术治疗,放、化疗之后再用。根据患者的肿瘤类型和病情推荐,主要起辅助治疗作用。

“在科学研究上积极推进,因为它们有可能成为提高疗效的方法;在临床应用上,我们要持谨慎态度,并不建议大家参与规范的临床研究以外的治疗。”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对中国目前免疫疗法的态度更加明确。

《凤凰周刊》记者近年来接触的多位肿瘤领域外科、内科医生都持相近看法:应该审慎选择细胞免疫疗法。大陆这项疗法目前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包括有效性和安全性。仅从临床研究有限的数据来看,细胞免疫疗法的疗效对不同病人、不同病种、不同分期的肿瘤疗效不尽相同,并不乐观。

更为值得警惕的是,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挂“免疫疗法”行骗。

“我国CIK细胞的应用确实有一些医院和公司片面夸大疗效,甚至给病人输不合格的细胞骗病人的钱财,这对整个业界的影响都是极坏的。”2015年,大陆医疗行业的一位细胞免疫疗法从业人士撰写了《CIK细胞免疫治疗的有效性评价》,其文章承认,中国目前的细胞免疫疗法整体水平严重良莠不齐。一些免疫疗法的广告言之凿凿,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CIK细胞免疫治疗被过度包装。而大陆的细胞免疫疗法行业却一直未得规范。

曹骏也认为,目前大陆医药卫生部门仍对免疫治疗缺乏明确的管理标准和审批流程,国内一些医院将理应免费的试验性质的免疫疗法临床研究,包装成正式的收费治疗。而各家医院对免疫疗法的适应症、治疗范围、治疗程序规定都较为杂乱。

据大陆媒体报道,5月4日上午9点,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召开会议,明确了细胞免疫治疗仍然属于临床研究阶段,紧急叫停了临床收费治疗。会议还要求,目前医院开展科室合作的外包项目均需停止。不过,截至《凤凰周刊》发稿,卫计委官方尚未就上述消息发布正式信息。

谁“害死”了魏则西?大陆免疫疗法争议

《香港凤凰周刊》(ID:phoenixweekly)记者/ 曾鼎

原题为《争议癌症免疫疗法》

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借“免疫疗法”行骗。

一个名叫魏则西的大学生之死,成为中国大陆2016年“五一”小长假最热门的舆论事件。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记述,他患有滑膜肉瘤(一种源于关节、滑膜及腱鞘滑膜等软组织的恶性肿瘤——编者注),其父母通过网络搜索引擎“百度”找到医疗机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该院相关科室人员告诉魏的父母,该院的生物免疫疗法与美国相关机构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可保魏则西“二十年没问题”。但在花费20多万元医疗费用后,魏则西反而病情恶化,于2016年4月12日离世。

魏则西的遭遇引发广泛同情,舆论也逐渐聚焦在实施医疗信息竞价排名的百度公司,以及涉嫌将科室承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医院。百度的医疗竞价排名问题由来已久,即其搜索结果的呈现不是客观排名而是通过收取高额费用,给钱越多排名越靠前显示,被舆论称为“赚黑心钱”;而“莆田系”商人在各地承包医院科室涉嫌骗取病人钱财已经是大陆公开的秘密。

目前这一事件已经引起大陆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国家网信办、卫计委、工商总局等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百度进行调查,国家卫计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也联合对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截至《凤凰周刊》发稿,调查结果尚未公布。

这一事件同时也引发公众对癌症治疗方法的关注,尤其是一度被魏则西视为求生希望的癌症免疫疗法也成为舆论焦点之一。《凤凰周刊》曾于2015年刊发封面文章《大陆癌症诊疗指南》,关注过癌症免疫疗法问题。时隔不到一年,这项面目复杂的癌症医疗技术再度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2016年5月3日上午9时许,武警北京市第二医院,有多名患者及家属在看到关于魏则西的新闻后前来维权。

魏则西接受的是什么疗法?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描述,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的几个关键词涉及“DC”“CIK”等。有大陆媒体实地走访,该院的“生物诊疗中心”分诊台护士向病人如此描述一项免疫治疗的过程:“整个疗程14天左右,首先会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然后去相关机构进行处理,9天以后重新输回患者体内,整个过程无需住院。”

“这应该就是CIK细胞免疫治疗了,国内非常流行,有关它的争议也不只是这一两天才有的。”北京一家知名三甲医院的肿瘤科医生曹骏(化名)告诉《凤凰周刊》,涉嫌将科室外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是一家三甲医院。据其所知,中国有大量医疗机构,从三甲医院到地方的县级医院早就都已经设立了免疫治疗的相关业务。

CIK细胞免疫治疗其实只是众多的癌症免疫疗法之一。免疫疗法希望利用人体自身抵御疾病的免疫系统去对付肿瘤。由于肿瘤中的细胞大多来自于人体自身,有时还能分泌一些“麻痹”免疫系统的小分子,使得人体免疫系统不会轻易把它们视为异物去主动攻击,或者攻击效果欠佳。而免疫疗法就是希望改变这种情况。

细胞免疫疗法是其中一类免疫疗法的统称,CIK(cytokine-induced killer,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免疫治疗又是细胞免疫疗法当中的一种。细胞免疫疗法是指,医生通过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经过体外激活和扩增,并重新输回到患者体内。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临床应用宣传最多的细胞免疫疗法集中在CIK细胞疗法。它在大陆非常流行,但在西方发达国家较少问津。

从临床试验研究的角度,中国目前确有部分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研究显示有一定效果。大陆的一些知名肿瘤专科医院,包括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天津大学肿瘤医院,都进行过CIK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试验,并在国际学术杂志发表文章。研究结果表明,它们有限地提高了肿瘤患者一年或两年生存率,延长了某些癌症病人数月的生存时间。当然,但也有研究表明这种疗法并没有取得效果。

但无论如何,试验性的临床研究与正式的收费治疗是两码事情。一家知名医药外企的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目前大陆有些机构正在向国家卫计委提交几种新的免疫疗法临床试验申请,也有个别研究机构获准开展了相关研究,但没有机构获准将这些方法投入临床治疗。“声称将这些疗法投入临床收费性治疗,极可能有问题。”

曹骏表示,由于缺乏详细的信息,不知道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生物诊疗中心”委托给了哪家机构对免疫细胞进行处理,他无法评价魏则西所接受的治疗方案,但他倾向于持强烈质疑。他认为,大陆的免疫疗法行业一直未得规范,缺乏有效监管,他也不会建议病人去这样的机构,花费高额的医疗费用采用这样的生物免疫疗法。

上述受访者均认为,根据魏则西的描述,北京这家医院的科室显然没有准确告知病人及其家属,这种细胞免疫治疗方案的疗效及风险,夸大了治疗效果,给了病人过高期望。

北京肿瘤医院内,接受注射治疗的病人

不同肿瘤,不同的免疫疗法

免疫治疗,又被称为生物疗法,是癌症领域的一项前沿技术。随着医学界对免疫的深入了解,以及各种生物技术的进步,这种疗法近年来在国际上备受重视。它甚至被称为有望继传统的手术、放疗、化疗之后,第四大癌症治疗手段。

魏则西接受的CIK细胞疗法是种类众多的免疫疗法之一。根据2015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发布的年度报告,目前免疫疗法的类型包括抗体、癌症疫苗、细胞免疫疗法等。虽然都是通过利用免疫系统攻击癌细胞,但这些免疫疗法具体的作用机制、使用方法和应用癌症种类又都不同。

据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软组织和腹膜后肿瘤中心主任郝纯毅向媒体介绍,魏则西所患的“滑膜肉瘤”在临床上不常见。郝纯毅称,包括滑膜肉瘤在内的腹膜后软组织肉瘤的治疗,一大特点是大多数对现有化疗、放疗等手段均不太敏感,主要是依靠手术治疗。它们目前没有很成熟有效的免疫治疗手段。

不过,其他一些恶性肿瘤领域已经有较为成熟的免疫疗法。这也是在魏则西的事件见诸舆论后,一些肿瘤领域专家担心,癌症免疫疗法会被误认为是一种“虚假疗法”,或者把所有的免疫疗法都误会为CIK细胞免疫疗法,这些观点都不准确。

不同的恶性肿瘤,适用于不同的免疫疗法。公开信息显示,美国FDA监管部门已经批准了多个肿瘤免疫治疗的方法,包括使用抗体、癌症疫苗,应用于黑色素瘤晚期转移、肺癌、前列腺癌等领域。

以黑色素瘤为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肾癌黑色素瘤内科主任郭军教授曾解释,黑色素瘤对化疗很不敏感,过去一直被认为无药可治,属于最难有效治疗的肿瘤之一,但免疫疗法可延长患者的生存期两年以上。新一代基于“检查点阻断”的免疫治疗药物已经可以让70%~80%的病人肿瘤体积缩小,40%多的病人部分缓解,甚至有10%左右的病人可以达到完全缓解,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又如急性淋巴性白血病领域,CAR-T免疫疗法(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是目前的研究热门。这种疗法与CIK细胞疗法相似,属于体外训练对抗肿瘤的免疫细胞“战士”。它从患者体内抽取T细胞,在体外培养过程中用基因改造的方法让T细胞表达特异的肿瘤抗原受体。这些经过改造的T细胞在体外大量增殖后,被注射回患者体内对抗肿瘤。目前,CAR-T疗法在美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已对一些癌症患者展示出强大效果。大量医药企业准备进行临床试验,推动这项疗法尽快获得审批。

而在肺癌领域,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支修益教授也曾告诉《凤凰周刊》,如果对于肺癌二线治疗(指一线化疗后3个月内肿瘤复发或一线治疗期间肿瘤进展)失败,且有经济能力的病人,他也会支持这些“合适的病人”使用免疫疗法。

细胞免疫疗法曾一度在中国肺癌治疗领域引起热议。2014年,中国大陆的肺癌医生们曾讨论是否应该将国内的细胞免疫治疗纳入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当年由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和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联合主办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上,40%的参会专家表示不会给肺癌患者推荐免疫治疗,26%很少推荐,只有4%常常推荐。

与会专家们讨论认为,目前中国的肺癌细胞免疫治疗临床研究多为单中心、小样本、单组、回顾性的非严格随机对照研究,少数的前瞻性研究也是小样本的临床试验,肺癌的细胞生物免疫治疗总体上缺乏级别较高的大规模随机对照临床研究证据,目前也缺乏潜在的危害评估,而且费用昂贵。

公开资料显示,一些医院已经开展的细胞免疫疗法收费一个疗程通常超过3万元,数个疗程下来超过10万元。目前,国内部分地区对细胞免疫疗法纳入医保报销,只是各个省市的报销标准区别很大。比如广东,根据医保类型和所在城市的不同,报销比例从45%到90%都有。像魏则西的家庭,无疑承担了高额费用。

“在和患者及其家属讨论治疗获益、潜在危害和高昂费用之前,不要给各期肺癌患者进行细胞生物免疫治疗。”2014年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会上,肺癌专家们最终就大陆目前的免疫疗法达成共识,并以《明智选择: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为题发表在《循证医学》杂志。

慎重选择大陆的免疫疗法

多位肿瘤科医生告诉《凤凰周刊》,目前中国免疫疗法监管缺失的问题甚多。一些机构开展的免疫治疗临床业务,实际上是在“打擦边球”。

2014年8月,网名为“希波克拉底门徒”的肿瘤科医生曾向国家卫生计生委提交了公开申请书,要求公开两项内容:卫计委允许开展癌症免疫疗法的医疗机构名录、卫计委组织对癌症免疫疗法进行临床试验的数据及研究结论、伦理审查的相关文件。

卫计委当时回函称:“尚无经我委批准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的医疗机构,我委也未组织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相关的临床试验。”

“这说明目前国内所有免疫疗法都是非法的,包括该疗法的临床试验也统统是非法的。”肿瘤科医生“希波克拉底门徒”据此认为。他告诉《凤凰周刊》,但现实是不少病人和家属受到免疫疗法的广告宣传误导,放弃了靠谱的传统癌症治疗手段,反而耽搁了患者的病情治疗。

在目前中国大陆一批顶尖肿瘤医院的医生看来,国内目前的细胞免疫治疗显然无法替代传统的治疗手段。即便是免疫治疗领域的专家,如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生物治疗中心副主任张晓实,也曾向媒体表示,该院每年有5000例次的细胞免疫治疗案例,但主要是用于术后的巩固治疗,是在完成过国际上公认的手术治疗,放、化疗之后再用。根据患者的肿瘤类型和病情推荐,主要起辅助治疗作用。

“在科学研究上积极推进,因为它们有可能成为提高疗效的方法;在临床应用上,我们要持谨慎态度,并不建议大家参与规范的临床研究以外的治疗。”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对中国目前免疫疗法的态度更加明确。

《凤凰周刊》记者近年来接触的多位肿瘤领域外科、内科医生都持相近看法:应该审慎选择细胞免疫疗法。大陆这项疗法目前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包括有效性和安全性。仅从临床研究有限的数据来看,细胞免疫疗法的疗效对不同病人、不同病种、不同分期的肿瘤疗效不尽相同,并不乐观。

更为值得警惕的是,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挂“免疫疗法”行骗。

“我国CIK细胞的应用确实有一些医院和公司片面夸大疗效,甚至给病人输不合格的细胞骗病人的钱财,这对整个业界的影响都是极坏的。”2015年,大陆医疗行业的一位细胞免疫疗法从业人士撰写了《CIK细胞免疫治疗的有效性评价》,其文章承认,中国目前的细胞免疫疗法整体水平严重良莠不齐。一些免疫疗法的广告言之凿凿,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CIK细胞免疫治疗被过度包装。而大陆的细胞免疫疗法行业却一直未得规范。

曹骏也认为,目前大陆医药卫生部门仍对免疫治疗缺乏明确的管理标准和审批流程,国内一些医院将理应免费的试验性质的免疫疗法临床研究,包装成正式的收费治疗。而各家医院对免疫疗法的适应症、治疗范围、治疗程序规定都较为杂乱。

据大陆媒体报道,5月4日上午9点,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召开会议,明确了细胞免疫治疗仍然属于临床研究阶段,紧急叫停了临床收费治疗。会议还要求,目前医院开展科室合作的外包项目均需停止。不过,截至《凤凰周刊》发稿,卫计委官方尚未就上述消息发布正式信息。

谁“害死”了魏则西?大陆免疫疗法争议

《香港凤凰周刊》(ID:phoenixweekly)记者/ 曾鼎

原题为《争议癌症免疫疗法》

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借“免疫疗法”行骗。

一个名叫魏则西的大学生之死,成为中国大陆2016年“五一”小长假最热门的舆论事件。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记述,他患有滑膜肉瘤(一种源于关节、滑膜及腱鞘滑膜等软组织的恶性肿瘤——编者注),其父母通过网络搜索引擎“百度”找到医疗机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该院相关科室人员告诉魏的父母,该院的生物免疫疗法与美国相关机构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可保魏则西“二十年没问题”。但在花费20多万元医疗费用后,魏则西反而病情恶化,于2016年4月12日离世。

魏则西的遭遇引发广泛同情,舆论也逐渐聚焦在实施医疗信息竞价排名的百度公司,以及涉嫌将科室承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医院。百度的医疗竞价排名问题由来已久,即其搜索结果的呈现不是客观排名而是通过收取高额费用,给钱越多排名越靠前显示,被舆论称为“赚黑心钱”;而“莆田系”商人在各地承包医院科室涉嫌骗取病人钱财已经是大陆公开的秘密。

目前这一事件已经引起大陆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国家网信办、卫计委、工商总局等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百度进行调查,国家卫计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也联合对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截至《凤凰周刊》发稿,调查结果尚未公布。

这一事件同时也引发公众对癌症治疗方法的关注,尤其是一度被魏则西视为求生希望的癌症免疫疗法也成为舆论焦点之一。《凤凰周刊》曾于2015年刊发封面文章《大陆癌症诊疗指南》,关注过癌症免疫疗法问题。时隔不到一年,这项面目复杂的癌症医疗技术再度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2016年5月3日上午9时许,武警北京市第二医院,有多名患者及家属在看到关于魏则西的新闻后前来维权。

魏则西接受的是什么疗法?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描述,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的几个关键词涉及“DC”“CIK”等。有大陆媒体实地走访,该院的“生物诊疗中心”分诊台护士向病人如此描述一项免疫治疗的过程:“整个疗程14天左右,首先会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然后去相关机构进行处理,9天以后重新输回患者体内,整个过程无需住院。”

“这应该就是CIK细胞免疫治疗了,国内非常流行,有关它的争议也不只是这一两天才有的。”北京一家知名三甲医院的肿瘤科医生曹骏(化名)告诉《凤凰周刊》,涉嫌将科室外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是一家三甲医院。据其所知,中国有大量医疗机构,从三甲医院到地方的县级医院早就都已经设立了免疫治疗的相关业务。

CIK细胞免疫治疗其实只是众多的癌症免疫疗法之一。免疫疗法希望利用人体自身抵御疾病的免疫系统去对付肿瘤。由于肿瘤中的细胞大多来自于人体自身,有时还能分泌一些“麻痹”免疫系统的小分子,使得人体免疫系统不会轻易把它们视为异物去主动攻击,或者攻击效果欠佳。而免疫疗法就是希望改变这种情况。

细胞免疫疗法是其中一类免疫疗法的统称,CIK(cytokine-induced killer,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免疫治疗又是细胞免疫疗法当中的一种。细胞免疫疗法是指,医生通过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经过体外激活和扩增,并重新输回到患者体内。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临床应用宣传最多的细胞免疫疗法集中在CIK细胞疗法。它在大陆非常流行,但在西方发达国家较少问津。

从临床试验研究的角度,中国目前确有部分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研究显示有一定效果。大陆的一些知名肿瘤专科医院,包括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天津大学肿瘤医院,都进行过CIK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试验,并在国际学术杂志发表文章。研究结果表明,它们有限地提高了肿瘤患者一年或两年生存率,延长了某些癌症病人数月的生存时间。当然,但也有研究表明这种疗法并没有取得效果。

但无论如何,试验性的临床研究与正式的收费治疗是两码事情。一家知名医药外企的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目前大陆有些机构正在向国家卫计委提交几种新的免疫疗法临床试验申请,也有个别研究机构获准开展了相关研究,但没有机构获准将这些方法投入临床治疗。“声称将这些疗法投入临床收费性治疗,极可能有问题。”

曹骏表示,由于缺乏详细的信息,不知道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生物诊疗中心”委托给了哪家机构对免疫细胞进行处理,他无法评价魏则西所接受的治疗方案,但他倾向于持强烈质疑。他认为,大陆的免疫疗法行业一直未得规范,缺乏有效监管,他也不会建议病人去这样的机构,花费高额的医疗费用采用这样的生物免疫疗法。

上述受访者均认为,根据魏则西的描述,北京这家医院的科室显然没有准确告知病人及其家属,这种细胞免疫治疗方案的疗效及风险,夸大了治疗效果,给了病人过高期望。

北京肿瘤医院内,接受注射治疗的病人

不同肿瘤,不同的免疫疗法

免疫治疗,又被称为生物疗法,是癌症领域的一项前沿技术。随着医学界对免疫的深入了解,以及各种生物技术的进步,这种疗法近年来在国际上备受重视。它甚至被称为有望继传统的手术、放疗、化疗之后,第四大癌症治疗手段。

魏则西接受的CIK细胞疗法是种类众多的免疫疗法之一。根据2015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发布的年度报告,目前免疫疗法的类型包括抗体、癌症疫苗、细胞免疫疗法等。虽然都是通过利用免疫系统攻击癌细胞,但这些免疫疗法具体的作用机制、使用方法和应用癌症种类又都不同。

据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软组织和腹膜后肿瘤中心主任郝纯毅向媒体介绍,魏则西所患的“滑膜肉瘤”在临床上不常见。郝纯毅称,包括滑膜肉瘤在内的腹膜后软组织肉瘤的治疗,一大特点是大多数对现有化疗、放疗等手段均不太敏感,主要是依靠手术治疗。它们目前没有很成熟有效的免疫治疗手段。

不过,其他一些恶性肿瘤领域已经有较为成熟的免疫疗法。这也是在魏则西的事件见诸舆论后,一些肿瘤领域专家担心,癌症免疫疗法会被误认为是一种“虚假疗法”,或者把所有的免疫疗法都误会为CIK细胞免疫疗法,这些观点都不准确。

不同的恶性肿瘤,适用于不同的免疫疗法。公开信息显示,美国FDA监管部门已经批准了多个肿瘤免疫治疗的方法,包括使用抗体、癌症疫苗,应用于黑色素瘤晚期转移、肺癌、前列腺癌等领域。

以黑色素瘤为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肾癌黑色素瘤内科主任郭军教授曾解释,黑色素瘤对化疗很不敏感,过去一直被认为无药可治,属于最难有效治疗的肿瘤之一,但免疫疗法可延长患者的生存期两年以上。新一代基于“检查点阻断”的免疫治疗药物已经可以让70%~80%的病人肿瘤体积缩小,40%多的病人部分缓解,甚至有10%左右的病人可以达到完全缓解,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又如急性淋巴性白血病领域,CAR-T免疫疗法(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是目前的研究热门。这种疗法与CIK细胞疗法相似,属于体外训练对抗肿瘤的免疫细胞“战士”。它从患者体内抽取T细胞,在体外培养过程中用基因改造的方法让T细胞表达特异的肿瘤抗原受体。这些经过改造的T细胞在体外大量增殖后,被注射回患者体内对抗肿瘤。目前,CAR-T疗法在美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已对一些癌症患者展示出强大效果。大量医药企业准备进行临床试验,推动这项疗法尽快获得审批。

而在肺癌领域,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支修益教授也曾告诉《凤凰周刊》,如果对于肺癌二线治疗(指一线化疗后3个月内肿瘤复发或一线治疗期间肿瘤进展)失败,且有经济能力的病人,他也会支持这些“合适的病人”使用免疫疗法。

细胞免疫疗法曾一度在中国肺癌治疗领域引起热议。2014年,中国大陆的肺癌医生们曾讨论是否应该将国内的细胞免疫治疗纳入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当年由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和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联合主办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上,40%的参会专家表示不会给肺癌患者推荐免疫治疗,26%很少推荐,只有4%常常推荐。

与会专家们讨论认为,目前中国的肺癌细胞免疫治疗临床研究多为单中心、小样本、单组、回顾性的非严格随机对照研究,少数的前瞻性研究也是小样本的临床试验,肺癌的细胞生物免疫治疗总体上缺乏级别较高的大规模随机对照临床研究证据,目前也缺乏潜在的危害评估,而且费用昂贵。

公开资料显示,一些医院已经开展的细胞免疫疗法收费一个疗程通常超过3万元,数个疗程下来超过10万元。目前,国内部分地区对细胞免疫疗法纳入医保报销,只是各个省市的报销标准区别很大。比如广东,根据医保类型和所在城市的不同,报销比例从45%到90%都有。像魏则西的家庭,无疑承担了高额费用。

“在和患者及其家属讨论治疗获益、潜在危害和高昂费用之前,不要给各期肺癌患者进行细胞生物免疫治疗。”2014年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会上,肺癌专家们最终就大陆目前的免疫疗法达成共识,并以《明智选择: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为题发表在《循证医学》杂志。

慎重选择大陆的免疫疗法

多位肿瘤科医生告诉《凤凰周刊》,目前中国免疫疗法监管缺失的问题甚多。一些机构开展的免疫治疗临床业务,实际上是在“打擦边球”。

2014年8月,网名为“希波克拉底门徒”的肿瘤科医生曾向国家卫生计生委提交了公开申请书,要求公开两项内容:卫计委允许开展癌症免疫疗法的医疗机构名录、卫计委组织对癌症免疫疗法进行临床试验的数据及研究结论、伦理审查的相关文件。

卫计委当时回函称:“尚无经我委批准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的医疗机构,我委也未组织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相关的临床试验。”

“这说明目前国内所有免疫疗法都是非法的,包括该疗法的临床试验也统统是非法的。”肿瘤科医生“希波克拉底门徒”据此认为。他告诉《凤凰周刊》,但现实是不少病人和家属受到免疫疗法的广告宣传误导,放弃了靠谱的传统癌症治疗手段,反而耽搁了患者的病情治疗。

在目前中国大陆一批顶尖肿瘤医院的医生看来,国内目前的细胞免疫治疗显然无法替代传统的治疗手段。即便是免疫治疗领域的专家,如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生物治疗中心副主任张晓实,也曾向媒体表示,该院每年有5000例次的细胞免疫治疗案例,但主要是用于术后的巩固治疗,是在完成过国际上公认的手术治疗,放、化疗之后再用。根据患者的肿瘤类型和病情推荐,主要起辅助治疗作用。

“在科学研究上积极推进,因为它们有可能成为提高疗效的方法;在临床应用上,我们要持谨慎态度,并不建议大家参与规范的临床研究以外的治疗。”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对中国目前免疫疗法的态度更加明确。

《凤凰周刊》记者近年来接触的多位肿瘤领域外科、内科医生都持相近看法:应该审慎选择细胞免疫疗法。大陆这项疗法目前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包括有效性和安全性。仅从临床研究有限的数据来看,细胞免疫疗法的疗效对不同病人、不同病种、不同分期的肿瘤疗效不尽相同,并不乐观。

更为值得警惕的是,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挂“免疫疗法”行骗。

“我国CIK细胞的应用确实有一些医院和公司片面夸大疗效,甚至给病人输不合格的细胞骗病人的钱财,这对整个业界的影响都是极坏的。”2015年,大陆医疗行业的一位细胞免疫疗法从业人士撰写了《CIK细胞免疫治疗的有效性评价》,其文章承认,中国目前的细胞免疫疗法整体水平严重良莠不齐。一些免疫疗法的广告言之凿凿,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CIK细胞免疫治疗被过度包装。而大陆的细胞免疫疗法行业却一直未得规范。

曹骏也认为,目前大陆医药卫生部门仍对免疫治疗缺乏明确的管理标准和审批流程,国内一些医院将理应免费的试验性质的免疫疗法临床研究,包装成正式的收费治疗。而各家医院对免疫疗法的适应症、治疗范围、治疗程序规定都较为杂乱。

据大陆媒体报道,5月4日上午9点,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召开会议,明确了细胞免疫治疗仍然属于临床研究阶段,紧急叫停了临床收费治疗。会议还要求,目前医院开展科室合作的外包项目均需停止。不过,截至《凤凰周刊》发稿,卫计委官方尚未就上述消息发布正式信息。
      ”

谁“害死”了魏则西?大陆免疫疗法争议

《香港凤凰周刊》(ID:phoenixweekly)记者/ 曾鼎

原题为《争议癌症免疫疗法》

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借“免疫疗法”行骗。

一个名叫魏则西的大学生之死,成为中国大陆2016年“五一”小长假最热门的舆论事件。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记述,他患有滑膜肉瘤(一种源于关节、滑膜及腱鞘滑膜等软组织的恶性肿瘤——编者注),其父母通过网络搜索引擎“百度”找到医疗机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该院相关科室人员告诉魏的父母,该院的生物免疫疗法与美国相关机构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可保魏则西“二十年没问题”。但在花费20多万元医疗费用后,魏则西反而病情恶化,于2016年4月12日离世。

魏则西的遭遇引发广泛同情,舆论也逐渐聚焦在实施医疗信息竞价排名的百度公司,以及涉嫌将科室承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医院。百度的医疗竞价排名问题由来已久,即其搜索结果的呈现不是客观排名而是通过收取高额费用,给钱越多排名越靠前显示,被舆论称为“赚黑心钱”;而“莆田系”商人在各地承包医院科室涉嫌骗取病人钱财已经是大陆公开的秘密。

目前这一事件已经引起大陆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国家网信办、卫计委、工商总局等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百度进行调查,国家卫计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也联合对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截至《凤凰周刊》发稿,调查结果尚未公布。

这一事件同时也引发公众对癌症治疗方法的关注,尤其是一度被魏则西视为求生希望的癌症免疫疗法也成为舆论焦点之一。《凤凰周刊》曾于2015年刊发封面文章《大陆癌症诊疗指南》,关注过癌症免疫疗法问题。时隔不到一年,这项面目复杂的癌症医疗技术再度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2016年5月3日上午9时许,武警北京市第二医院,有多名患者及家属在看到关于魏则西的新闻后前来维权。

魏则西接受的是什么疗法?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描述,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的几个关键词涉及“DC”“CIK”等。有大陆媒体实地走访,该院的“生物诊疗中心”分诊台护士向病人如此描述一项免疫治疗的过程:“整个疗程14天左右,首先会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然后去相关机构进行处理,9天以后重新输回患者体内,整个过程无需住院。”

“这应该就是CIK细胞免疫治疗了,国内非常流行,有关它的争议也不只是这一两天才有的。”北京一家知名三甲医院的肿瘤科医生曹骏(化名)告诉《凤凰周刊》,涉嫌将科室外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是一家三甲医院。据其所知,中国有大量医疗机构,从三甲医院到地方的县级医院早就都已经设立了免疫治疗的相关业务。

CIK细胞免疫治疗其实只是众多的癌症免疫疗法之一。免疫疗法希望利用人体自身抵御疾病的免疫系统去对付肿瘤。由于肿瘤中的细胞大多来自于人体自身,有时还能分泌一些“麻痹”免疫系统的小分子,使得人体免疫系统不会轻易把它们视为异物去主动攻击,或者攻击效果欠佳。而免疫疗法就是希望改变这种情况。

细胞免疫疗法是其中一类免疫疗法的统称,CIK(cytokine-induced killer,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免疫治疗又是细胞免疫疗法当中的一种。细胞免疫疗法是指,医生通过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经过体外激活和扩增,并重新输回到患者体内。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临床应用宣传最多的细胞免疫疗法集中在CIK细胞疗法。它在大陆非常流行,但在西方发达国家较少问津。

从临床试验研究的角度,中国目前确有部分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研究显示有一定效果。大陆的一些知名肿瘤专科医院,包括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天津大学肿瘤医院,都进行过CIK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试验,并在国际学术杂志发表文章。研究结果表明,它们有限地提高了肿瘤患者一年或两年生存率,延长了某些癌症病人数月的生存时间。当然,但也有研究表明这种疗法并没有取得效果。

但无论如何,试验性的临床研究与正式的收费治疗是两码事情。一家知名医药外企的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目前大陆有些机构正在向国家卫计委提交几种新的免疫疗法临床试验申请,也有个别研究机构获准开展了相关研究,但没有机构获准将这些方法投入临床治疗。“声称将这些疗法投入临床收费性治疗,极可能有问题。”

曹骏表示,由于缺乏详细的信息,不知道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生物诊疗中心”委托给了哪家机构对免疫细胞进行处理,他无法评价魏则西所接受的治疗方案,但他倾向于持强烈质疑。他认为,大陆的免疫疗法行业一直未得规范,缺乏有效监管,他也不会建议病人去这样的机构,花费高额的医疗费用采用这样的生物免疫疗法。

上述受访者均认为,根据魏则西的描述,北京这家医院的科室显然没有准确告知病人及其家属,这种细胞免疫治疗方案的疗效及风险,夸大了治疗效果,给了病人过高期望。

北京肿瘤医院内,接受注射治疗的病人

不同肿瘤,不同的免疫疗法

免疫治疗,又被称为生物疗法,是癌症领域的一项前沿技术。随着医学界对免疫的深入了解,以及各种生物技术的进步,这种疗法近年来在国际上备受重视。它甚至被称为有望继传统的手术、放疗、化疗之后,第四大癌症治疗手段。

魏则西接受的CIK细胞疗法是种类众多的免疫疗法之一。根据2015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发布的年度报告,目前免疫疗法的类型包括抗体、癌症疫苗、细胞免疫疗法等。虽然都是通过利用免疫系统攻击癌细胞,但这些免疫疗法具体的作用机制、使用方法和应用癌症种类又都不同。

据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软组织和腹膜后肿瘤中心主任郝纯毅向媒体介绍,魏则西所患的“滑膜肉瘤”在临床上不常见。郝纯毅称,包括滑膜肉瘤在内的腹膜后软组织肉瘤的治疗,一大特点是大多数对现有化疗、放疗等手段均不太敏感,主要是依靠手术治疗。它们目前没有很成熟有效的免疫治疗手段。

不过,其他一些恶性肿瘤领域已经有较为成熟的免疫疗法。这也是在魏则西的事件见诸舆论后,一些肿瘤领域专家担心,癌症免疫疗法会被误认为是一种“虚假疗法”,或者把所有的免疫疗法都误会为CIK细胞免疫疗法,这些观点都不准确。

不同的恶性肿瘤,适用于不同的免疫疗法。公开信息显示,美国FDA监管部门已经批准了多个肿瘤免疫治疗的方法,包括使用抗体、癌症疫苗,应用于黑色素瘤晚期转移、肺癌、前列腺癌等领域。

以黑色素瘤为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肾癌黑色素瘤内科主任郭军教授曾解释,黑色素瘤对化疗很不敏感,过去一直被认为无药可治,属于最难有效治疗的肿瘤之一,但免疫疗法可延长患者的生存期两年以上。新一代基于“检查点阻断”的免疫治疗药物已经可以让70%~80%的病人肿瘤体积缩小,40%多的病人部分缓解,甚至有10%左右的病人可以达到完全缓解,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又如急性淋巴性白血病领域,CAR-T免疫疗法(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是目前的研究热门。这种疗法与CIK细胞疗法相似,属于体外训练对抗肿瘤的免疫细胞“战士”。它从患者体内抽取T细胞,在体外培养过程中用基因改造的方法让T细胞表达特异的肿瘤抗原受体。这些经过改造的T细胞在体外大量增殖后,被注射回患者体内对抗肿瘤。目前,CAR-T疗法在美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已对一些癌症患者展示出强大效果。大量医药企业准备进行临床试验,推动这项疗法尽快获得审批。

而在肺癌领域,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支修益教授也曾告诉《凤凰周刊》,如果对于肺癌二线治疗(指一线化疗后3个月内肿瘤复发或一线治疗期间肿瘤进展)失败,且有经济能力的病人,他也会支持这些“合适的病人”使用免疫疗法。

细胞免疫疗法曾一度在中国肺癌治疗领域引起热议。2014年,中国大陆的肺癌医生们曾讨论是否应该将国内的细胞免疫治疗纳入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当年由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和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联合主办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上,40%的参会专家表示不会给肺癌患者推荐免疫治疗,26%很少推荐,只有4%常常推荐。

与会专家们讨论认为,目前中国的肺癌细胞免疫治疗临床研究多为单中心、小样本、单组、回顾性的非严格随机对照研究,少数的前瞻性研究也是小样本的临床试验,肺癌的细胞生物免疫治疗总体上缺乏级别较高的大规模随机对照临床研究证据,目前也缺乏潜在的危害评估,而且费用昂贵。

公开资料显示,一些医院已经开展的细胞免疫疗法收费一个疗程通常超过3万元,数个疗程下来超过10万元。目前,国内部分地区对细胞免疫疗法纳入医保报销,只是各个省市的报销标准区别很大。比如广东,根据医保类型和所在城市的不同,报销比例从45%到90%都有。像魏则西的家庭,无疑承担了高额费用。

“在和患者及其家属讨论治疗获益、潜在危害和高昂费用之前,不要给各期肺癌患者进行细胞生物免疫治疗。”2014年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会上,肺癌专家们最终就大陆目前的免疫疗法达成共识,并以《明智选择: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为题发表在《循证医学》杂志。

慎重选择大陆的免疫疗法

多位肿瘤科医生告诉《凤凰周刊》,目前中国免疫疗法监管缺失的问题甚多。一些机构开展的免疫治疗临床业务,实际上是在“打擦边球”。

2014年8月,网名为“希波克拉底门徒”的肿瘤科医生曾向国家卫生计生委提交了公开申请书,要求公开两项内容:卫计委允许开展癌症免疫疗法的医疗机构名录、卫计委组织对癌症免疫疗法进行临床试验的数据及研究结论、伦理审查的相关文件。

卫计委当时回函称:“尚无经我委批准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的医疗机构,我委也未组织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相关的临床试验。”

“这说明目前国内所有免疫疗法都是非法的,包括该疗法的临床试验也统统是非法的。”肿瘤科医生“希波克拉底门徒”据此认为。他告诉《凤凰周刊》,但现实是不少病人和家属受到免疫疗法的广告宣传误导,放弃了靠谱的传统癌症治疗手段,反而耽搁了患者的病情治疗。

在目前中国大陆一批顶尖肿瘤医院的医生看来,国内目前的细胞免疫治疗显然无法替代传统的治疗手段。即便是免疫治疗领域的专家,如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生物治疗中心副主任张晓实,也曾向媒体表示,该院每年有5000例次的细胞免疫治疗案例,但主要是用于术后的巩固治疗,是在完成过国际上公认的手术治疗,放、化疗之后再用。根据患者的肿瘤类型和病情推荐,主要起辅助治疗作用。

“在科学研究上积极推进,因为它们有可能成为提高疗效的方法;在临床应用上,我们要持谨慎态度,并不建议大家参与规范的临床研究以外的治疗。”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对中国目前免疫疗法的态度更加明确。

《凤凰周刊》记者近年来接触的多位肿瘤领域外科、内科医生都持相近看法:应该审慎选择细胞免疫疗法。大陆这项疗法目前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包括有效性和安全性。仅从临床研究有限的数据来看,细胞免疫疗法的疗效对不同病人、不同病种、不同分期的肿瘤疗效不尽相同,并不乐观。

更为值得警惕的是,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挂“免疫疗法”行骗。

“我国CIK细胞的应用确实有一些医院和公司片面夸大疗效,甚至给病人输不合格的细胞骗病人的钱财,这对整个业界的影响都是极坏的。”2015年,大陆医疗行业的一位细胞免疫疗法从业人士撰写了《CIK细胞免疫治疗的有效性评价》,其文章承认,中国目前的细胞免疫疗法整体水平严重良莠不齐。一些免疫疗法的广告言之凿凿,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CIK细胞免疫治疗被过度包装。而大陆的细胞免疫疗法行业却一直未得规范。

曹骏也认为,目前大陆医药卫生部门仍对免疫治疗缺乏明确的管理标准和审批流程,国内一些医院将理应免费的试验性质的免疫疗法临床研究,包装成正式的收费治疗。而各家医院对免疫疗法的适应症、治疗范围、治疗程序规定都较为杂乱。

据大陆媒体报道,5月4日上午9点,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召开会议,明确了细胞免疫治疗仍然属于临床研究阶段,紧急叫停了临床收费治疗。会议还要求,目前医院开展科室合作的外包项目均需停止。不过,截至《凤凰周刊》发稿,卫计委官方尚未就上述消息发布正式信息。

谁“害死”了魏则西?大陆免疫疗法争议

《香港凤凰周刊》(ID:phoenixweekly)记者/ 曾鼎

原题为《争议癌症免疫疗法》

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借“免疫疗法”行骗。

一个名叫魏则西的大学生之死,成为中国大陆2016年“五一”小长假最热门的舆论事件。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记述,他患有滑膜肉瘤(一种源于关节、滑膜及腱鞘滑膜等软组织的恶性肿瘤——编者注),其父母通过网络搜索引擎“百度”找到医疗机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该院相关科室人员告诉魏的父母,该院的生物免疫疗法与美国相关机构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可保魏则西“二十年没问题”。但在花费20多万元医疗费用后,魏则西反而病情恶化,于2016年4月12日离世。

魏则西的遭遇引发广泛同情,舆论也逐渐聚焦在实施医疗信息竞价排名的百度公司,以及涉嫌将科室承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医院。百度的医疗竞价排名问题由来已久,即其搜索结果的呈现不是客观排名而是通过收取高额费用,给钱越多排名越靠前显示,被舆论称为“赚黑心钱”;而“莆田系”商人在各地承包医院科室涉嫌骗取病人钱财已经是大陆公开的秘密。

目前这一事件已经引起大陆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国家网信办、卫计委、工商总局等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百度进行调查,国家卫计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也联合对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调查。截至《凤凰周刊》发稿,调查结果尚未公布。

这一事件同时也引发公众对癌症治疗方法的关注,尤其是一度被魏则西视为求生希望的癌症免疫疗法也成为舆论焦点之一。《凤凰周刊》曾于2015年刊发封面文章《大陆癌症诊疗指南》,关注过癌症免疫疗法问题。时隔不到一年,这项面目复杂的癌症医疗技术再度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2016年5月3日上午9时许,武警北京市第二医院,有多名患者及家属在看到关于魏则西的新闻后前来维权。

魏则西接受的是什么疗法?

根据魏则西生前的描述,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的几个关键词涉及“DC”“CIK”等。有大陆媒体实地走访,该院的“生物诊疗中心”分诊台护士向病人如此描述一项免疫治疗的过程:“整个疗程14天左右,首先会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然后去相关机构进行处理,9天以后重新输回患者体内,整个过程无需住院。”

“这应该就是CIK细胞免疫治疗了,国内非常流行,有关它的争议也不只是这一两天才有的。”北京一家知名三甲医院的肿瘤科医生曹骏(化名)告诉《凤凰周刊》,涉嫌将科室外包给“莆田系”商人的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是一家三甲医院。据其所知,中国有大量医疗机构,从三甲医院到地方的县级医院早就都已经设立了免疫治疗的相关业务。

CIK细胞免疫治疗其实只是众多的癌症免疫疗法之一。免疫疗法希望利用人体自身抵御疾病的免疫系统去对付肿瘤。由于肿瘤中的细胞大多来自于人体自身,有时还能分泌一些“麻痹”免疫系统的小分子,使得人体免疫系统不会轻易把它们视为异物去主动攻击,或者攻击效果欠佳。而免疫疗法就是希望改变这种情况。

细胞免疫疗法是其中一类免疫疗法的统称,CIK(cytokine-induced killer,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免疫治疗又是细胞免疫疗法当中的一种。细胞免疫疗法是指,医生通过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经过体外激活和扩增,并重新输回到患者体内。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临床应用宣传最多的细胞免疫疗法集中在CIK细胞疗法。它在大陆非常流行,但在西方发达国家较少问津。

从临床试验研究的角度,中国目前确有部分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研究显示有一定效果。大陆的一些知名肿瘤专科医院,包括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天津大学肿瘤医院,都进行过CIK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试验,并在国际学术杂志发表文章。研究结果表明,它们有限地提高了肿瘤患者一年或两年生存率,延长了某些癌症病人数月的生存时间。当然,但也有研究表明这种疗法并没有取得效果。

但无论如何,试验性的临床研究与正式的收费治疗是两码事情。一家知名医药外企的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目前大陆有些机构正在向国家卫计委提交几种新的免疫疗法临床试验申请,也有个别研究机构获准开展了相关研究,但没有机构获准将这些方法投入临床治疗。“声称将这些疗法投入临床收费性治疗,极可能有问题。”

曹骏表示,由于缺乏详细的信息,不知道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生物诊疗中心”委托给了哪家机构对免疫细胞进行处理,他无法评价魏则西所接受的治疗方案,但他倾向于持强烈质疑。他认为,大陆的免疫疗法行业一直未得规范,缺乏有效监管,他也不会建议病人去这样的机构,花费高额的医疗费用采用这样的生物免疫疗法。

上述受访者均认为,根据魏则西的描述,北京这家医院的科室显然没有准确告知病人及其家属,这种细胞免疫治疗方案的疗效及风险,夸大了治疗效果,给了病人过高期望。

北京肿瘤医院内,接受注射治疗的病人

不同肿瘤,不同的免疫疗法

免疫治疗,又被称为生物疗法,是癌症领域的一项前沿技术。随着医学界对免疫的深入了解,以及各种生物技术的进步,这种疗法近年来在国际上备受重视。它甚至被称为有望继传统的手术、放疗、化疗之后,第四大癌症治疗手段。

魏则西接受的CIK细胞疗法是种类众多的免疫疗法之一。根据2015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发布的年度报告,目前免疫疗法的类型包括抗体、癌症疫苗、细胞免疫疗法等。虽然都是通过利用免疫系统攻击癌细胞,但这些免疫疗法具体的作用机制、使用方法和应用癌症种类又都不同。

据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软组织和腹膜后肿瘤中心主任郝纯毅向媒体介绍,魏则西所患的“滑膜肉瘤”在临床上不常见。郝纯毅称,包括滑膜肉瘤在内的腹膜后软组织肉瘤的治疗,一大特点是大多数对现有化疗、放疗等手段均不太敏感,主要是依靠手术治疗。它们目前没有很成熟有效的免疫治疗手段。

不过,其他一些恶性肿瘤领域已经有较为成熟的免疫疗法。这也是在魏则西的事件见诸舆论后,一些肿瘤领域专家担心,癌症免疫疗法会被误认为是一种“虚假疗法”,或者把所有的免疫疗法都误会为CIK细胞免疫疗法,这些观点都不准确。

不同的恶性肿瘤,适用于不同的免疫疗法。公开信息显示,美国FDA监管部门已经批准了多个肿瘤免疫治疗的方法,包括使用抗体、癌症疫苗,应用于黑色素瘤晚期转移、肺癌、前列腺癌等领域。

以黑色素瘤为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肾癌黑色素瘤内科主任郭军教授曾解释,黑色素瘤对化疗很不敏感,过去一直被认为无药可治,属于最难有效治疗的肿瘤之一,但免疫疗法可延长患者的生存期两年以上。新一代基于“检查点阻断”的免疫治疗药物已经可以让70%~80%的病人肿瘤体积缩小,40%多的病人部分缓解,甚至有10%左右的病人可以达到完全缓解,这是了不起的成就。

又如急性淋巴性白血病领域,CAR-T免疫疗法(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是目前的研究热门。这种疗法与CIK细胞疗法相似,属于体外训练对抗肿瘤的免疫细胞“战士”。它从患者体内抽取T细胞,在体外培养过程中用基因改造的方法让T细胞表达特异的肿瘤抗原受体。这些经过改造的T细胞在体外大量增殖后,被注射回患者体内对抗肿瘤。目前,CAR-T疗法在美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已对一些癌症患者展示出强大效果。大量医药企业准备进行临床试验,推动这项疗法尽快获得审批。

而在肺癌领域,首都医科大学肺癌诊疗中心主任支修益教授也曾告诉《凤凰周刊》,如果对于肺癌二线治疗(指一线化疗后3个月内肿瘤复发或一线治疗期间肿瘤进展)失败,且有经济能力的病人,他也会支持这些“合适的病人”使用免疫疗法。

细胞免疫疗法曾一度在中国肺癌治疗领域引起热议。2014年,中国大陆的肺癌医生们曾讨论是否应该将国内的细胞免疫治疗纳入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当年由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和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联合主办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上,40%的参会专家表示不会给肺癌患者推荐免疫治疗,26%很少推荐,只有4%常常推荐。

与会专家们讨论认为,目前中国的肺癌细胞免疫治疗临床研究多为单中心、小样本、单组、回顾性的非严格随机对照研究,少数的前瞻性研究也是小样本的临床试验,肺癌的细胞生物免疫治疗总体上缺乏级别较高的大规模随机对照临床研究证据,目前也缺乏潜在的危害评估,而且费用昂贵。

公开资料显示,一些医院已经开展的细胞免疫疗法收费一个疗程通常超过3万元,数个疗程下来超过10万元。目前,国内部分地区对细胞免疫疗法纳入医保报销,只是各个省市的报销标准区别很大。比如广东,根据医保类型和所在城市的不同,报销比例从45%到90%都有。像魏则西的家庭,无疑承担了高额费用。

“在和患者及其家属讨论治疗获益、潜在危害和高昂费用之前,不要给各期肺癌患者进行细胞生物免疫治疗。”2014年的中国肺癌高峰论坛会上,肺癌专家们最终就大陆目前的免疫疗法达成共识,并以《明智选择:常见的肺癌治疗决策》为题发表在《循证医学》杂志。

慎重选择大陆的免疫疗法

多位肿瘤科医生告诉《凤凰周刊》,目前中国免疫疗法监管缺失的问题甚多。一些机构开展的免疫治疗临床业务,实际上是在“打擦边球”。

2014年8月,网名为“希波克拉底门徒”的肿瘤科医生曾向国家卫生计生委提交了公开申请书,要求公开两项内容:卫计委允许开展癌症免疫疗法的医疗机构名录、卫计委组织对癌症免疫疗法进行临床试验的数据及研究结论、伦理审查的相关文件。

卫计委当时回函称:“尚无经我委批准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的医疗机构,我委也未组织开展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相关的临床试验。”

“这说明目前国内所有免疫疗法都是非法的,包括该疗法的临床试验也统统是非法的。”肿瘤科医生“希波克拉底门徒”据此认为。他告诉《凤凰周刊》,但现实是不少病人和家属受到免疫疗法的广告宣传误导,放弃了靠谱的传统癌症治疗手段,反而耽搁了患者的病情治疗。

在目前中国大陆一批顶尖肿瘤医院的医生看来,国内目前的细胞免疫治疗显然无法替代传统的治疗手段。即便是免疫治疗领域的专家,如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生物治疗中心副主任张晓实,也曾向媒体表示,该院每年有5000例次的细胞免疫治疗案例,但主要是用于术后的巩固治疗,是在完成过国际上公认的手术治疗,放、化疗之后再用。根据患者的肿瘤类型和病情推荐,主要起辅助治疗作用。

“在科学研究上积极推进,因为它们有可能成为提高疗效的方法;在临床应用上,我们要持谨慎态度,并不建议大家参与规范的临床研究以外的治疗。”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对中国目前免疫疗法的态度更加明确。

《凤凰周刊》记者近年来接触的多位肿瘤领域外科、内科医生都持相近看法:应该审慎选择细胞免疫疗法。大陆这项疗法目前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包括有效性和安全性。仅从临床研究有限的数据来看,细胞免疫疗法的疗效对不同病人、不同病种、不同分期的肿瘤疗效不尽相同,并不乐观。

更为值得警惕的是,尽管真正的癌症免疫疗法确实是一个有希望治愈癌症的方向,但目前在中国大陆,常见于搜索引擎或者宣传广告的癌症免疫临床治疗机构,往往都涉嫌挂“免疫疗法”行骗。

“我国CIK细胞的应用确实有一些医院和公司片面夸大疗效,甚至给病人输不合格的细胞骗病人的钱财,这对整个业界的影响都是极坏的。”2015年,大陆医疗行业的一位细胞免疫疗法从业人士撰写了《CIK细胞免疫治疗的有效性评价》,其文章承认,中国目前的细胞免疫疗法整体水平严重良莠不齐。一些免疫疗法的广告言之凿凿,存在夸大宣传问题, CIK细胞免疫治疗被过度包装。而大陆的细胞免疫疗法行业却一直未得规范。

曹骏也认为,目前大陆医药卫生部门仍对免疫治疗缺乏明确的管理标准和审批流程,国内一些医院将理应免费的试验性质的免疫疗法临床研究,包装成正式的收费治疗。而各家医院对免疫疗法的适应症、治疗范围、治疗程序规定都较为杂乱。

据大陆媒体报道,5月4日上午9点,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召开会议,明确了细胞免疫治疗仍然属于临床研究阶段,紧急叫停了临床收费治疗。会议还要求,目前医院开展科室合作的外包项目均需停止。不过,截至《凤凰周刊》发稿,卫计委官方尚未就上述消息发布正式信息。

文章关健字: 外媒称越南升级维护俄制战机能力:乌克兰提供支持 阿森纳太子如何救赎?温格的执着究竟为哪般?

  • 最热评论

  • 抱歉,暂无相关评论...

热搜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