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栏目列表 - 第二十六届“应氏杯”中国大学生围棋赛竞赛规程

第二十六届“应氏杯”中国大学生围棋赛竞赛规程 外交部回应
2017-11-23.5:59:41 法制晚报 收藏本文 我有话说179756111人参与)
      江西省会昌县新闻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南昌航空大学性窒息年龄结构对亚冠关键战有帮助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

原标题:贪1吨多百元钞票,这些“大老虎”如何挥霍?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检察院指控:2002年至2014年,朱明国利用其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妻子陈文静收受多个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外,朱明国对共计折合人民币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由此,朱明国以1.41元的受贿金额,刷新了十八大后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的受贿纪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十八大后落马“老虎”的起诉书发现,已至少有5人受贿金额过亿元,分别是朱明国(1.41亿)、周永康(1.3亿)、金道铭(1.2亿)、万庆良(1.1亿)、毛小兵(1.05亿)。

有人计算过,一亿元百元大钞堆积起来,大约长1.55米,宽0.77米,高1米,重达1.15吨。那么,这些“巨贪”的老虎们,是如何来挥霍这些上亿的财富呢?

周永康

家庭圈生活奢华

周永康受审

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一审宣判,认定其受贿金额达1.3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家属,被曝光生活奢华。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在北京市朝阳区的观唐别墅区,拥有一套价值几千万的中式庭院。五环以内,周滨还曾有一栋银湖别墅的豪宅,该别墅区价格昂贵。2012年,周滨将该处房产卖给一位知名女演员,据称售价在3500万-4000万元。

另外,周永康的二弟周元兴,被曝家中“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三弟周元青开着一辆牌照为“苏B99999”的奥迪Q7去单位上班,除了那辆奥迪Q7,还有一辆奥迪A4和两辆奥迪A8

周永康三弟周元青,在无锡的高档别墅项目山语银城拥有房产,该小区“坐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据小区物业人员介绍,周元青家中被有关部门搜查时,查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

在周永康的老家厚桥街道西前头村,周家老宅坐落在离村口不远的一处水塘旁边,主体建筑是两座二层小楼,白墙灰瓦,风格秀丽。这些住宅在硬件配备上明显高人一等:村里大多数人家的宅院没有围墙,周家不仅有围墙,还在墙上安装了摄像头。

据媒体报道,周永康执掌中石油的那个年代,每顿宴请消费没有低于10万元,而且,这样的宴请几乎每天都有。

万庆良

被查前,其妻运2500万现金回梅州老家

万庆良受审

2015年12月25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一案。万庆良被指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万庆良的贪腐金额,仅次于金道铭的1.2373亿元。而万庆良本人却在努力营造一种清明廉洁形象。

在2011年1月的广州省两会上,时任广州市长万庆良在回答媒体关于“房价高企广州人能幸福吗?”的提问时,答道:“我认为,我们的观念要转变,从有住房变成有房住,我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现在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每月交租600元,当然,政府会补贴一部分房租。”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据媒体报道,珠江帝景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小蛮腰”(广州塔)边上,是广州有名的临江豪宅小区,130平方米的房子市场租赁价格最少在每月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被网友戏称为“600帝”。

而万庆良在落马前,也多次谈及反腐。万庆良曾在广州市领导干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学习会上表示,必须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党员干部必须把廉洁自律放在重要位置,珍视名节,珍视自己的品德、声誉、操守,认真算好“七笔账”,即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万庆良说:“接受人家1万、10万、100万甚至1000万,意味着将健康也搭进去,因为每次一说要检查,就惶惶不安,甚至精神崩溃,这样,身体怎么会好呢?”

据媒体报道,万庆良2008年主政揭阳时期,曾向周永康之子周滨送去5000万元,希望游说当时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最后该项目真的“无中生有”落地揭阳。据悉该项目的首期投资即达500多亿元,万庆良亦凭此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

媒体报道称,后万庆良向周滨“进贡”之事被相关部门调查,万庆良透过中间人以6000万元的“公关费”想摆平此事,最终反被中纪委抓到线索。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亦被查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纪委曾指出,万庆良多次出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品云观景餐厅,该餐厅“落地窗外有个露台,桌子大,可以坐18个人”。在十八大后,万庆良仍不收手,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他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

朱明国

修的别墅像宫殿

朱明国受审

朱明国年轻时“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而其落马后,他在老家的豪宅备受媒体关注。

在朱明国的故乡、海南省五指山市西南部,他修建了两幢豪华别墅。据当地村民介绍,“庄园内多是椰树和槟榔树,树林中间是一块铺上混凝土的空地。空地的一边是一个落满枯叶的水池,另一边是一栋大房屋。房屋共两层,台阶一直延伸到二楼的正门,台阶的下方是一对石麒麟。二楼灰瓦黄墙,阳台上的石刻护栏和台阶两旁的石刻护栏连成一体,让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两幢别墅的建材用料大有来头。据一位朱明国的乡亲回忆,在十多年前朱明国在任重庆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期间,“我曾亲眼见过十余辆卡车满载长条石,排成长队,艰难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听人说,这是重庆那边的企业老板送给朱明国用来建别墅的。”

“条石形状周正,表面光滑,在海南这边根本找不到。想想看,重庆是山城,海南又是海岛,这一路又翻山又过海,该是多么不容易。”

而一位自称是朱明国远房亲戚的女子介绍,家人曾去朱明国家中做客,看到其家中所摆放的家具几乎都是花梨木质的。“这些年,花梨木价格被炒到9000元/公斤,能用此做家具的绝对是高大上的达官显贵之家。”

“这里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21℃。冬天暖和,夏季凉爽,空气新鲜,环境幽美”,长期向朱明国家里运送货物的司机透露,为官广东期间,“朱明国公务再繁忙,也会每隔两三个月回来小住几天。”

2014年11月,在朱明国被公布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别墅里被抄出了大量文物、花梨家具、黄金珠宝。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教师出身的朱明国,在封建迷信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和钱财。他的别墅里被曝供奉了多座佛像,“烧香拜神,非常迷信”。

目前因涉邹勇案被逮捕的“大师”王林,一直被朱明国视为恩人。他在海南任职期间曾被人举报,仕途遭遇巨大危机,帮他“做法”脱险的正是王林。据媒体报道,朱明国脱险后,专程去感谢王林,还当着众人的面给王林下跪。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时,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朱明国为他安排了干部病房,还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据媒体报道,朱明国因为自己的“绯闻”,还花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

在海南文昌任职期间,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认识了一个在文昌招待所工作的女子,两人相交甚好。因为文昌招待所这个女子,朱明国向前妻提出离婚,前妻一怒之下将朱明国告到中纪委。不过,后来前妻同意了离婚请求,朱明国给了她72万。

金道铭

情人在太原拥有多套房产

金道铭受审

今年2月24日,江苏省镇江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受贿一案。据起诉书指控:2007年上半年至2014年初,金道铭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亿余元。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在金道铭的违法违纪情节中,有一条“与他人通奸”。据媒体报道,金道铭“涉嫌包养多位情妇”。

之后,被指金道铭情人、不满40岁的女商人胡昕多次被媒体报道:胡昕和其妹胡磊在金道铭落马后均接受调查。

据报道,胡昕和家人在太原至少有5套房屋,已全部被搜查。其中一套189.8平米的复式房产,是胡家在太原的第一处房子,纪委在屋内搜出多块手表、香烟、资料等物品。

而在太原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星河湾,胡昕、胡磊各有一套500多平米的大平层。以开盘时2万元的单价计,这两栋房子价值2000万元。

在几处房子的门口上方,胡家都自行安装了摄像头。

毛小兵

与人同谋挪用4亿公款营利

毛小兵受审

今年1月6日,甘肃省兰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审理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受贿、挪用公款一案。

据检方指控,1995年至2013年底,毛小兵利用职务便利,为西宁博地经贸有限公司、马强、王中领等30个单位和个人在产品购销、工程承揽、股权收购、土地开发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收受上述单位和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82亿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在公开报道中没有提及毛小兵如何挥霍贪来的钱,但他捞钱自有一套,并与多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曾有共事经历。

身为“60后”省部级官员,毛小兵生于1965年。2000年年仅35岁的毛小兵开始担任青海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自此当了西部矿业的9年“掌门人”,2007年其税前薪酬曾高达153.96万元。

2009年44岁时,毛小兵从国企高管转向官场,担任西宁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10年开始担任西宁市市长,正式进入省部级高官序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毛小兵是十八大之后第4个被指控贪腐过亿元的部级官员。

在庭审阶段,检方还指控毛小兵挪用“花费”了4亿公款。据判决书显示,2006年3月至6月,毛小兵担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时,与他人共谋,个人决定以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义,通过签订虚假购销合同并支付保证金的形式,挪用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公款4亿元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

据媒体报道,“大老虎”苏荣、蒋洁敏也曾与毛小兵“共事”。2000年毛小兵起任西部矿业董事长后,苏荣、蒋洁敏也相继来到了青海。2000年6月,蒋洁敏“空降”青海任副省长,后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直至2004年4月调离。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2003年调离。

担任青海副省长时,蒋洁敏分管工业、国企等领域。西部矿业是青海省的重点企业,因此,主政一方的苏荣和分管工业的蒋洁敏,曾多次到西部矿业视察工作。

贪腐超亿元的“小老虎”

家藏两亿现金的魏鹏远“穿着土气”,骑旧自行车上班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上述省部级以上高官贪腐金额巨大以外,还有至少8名厅局级及以下官员被查出贪腐过亿,其中马超群、魏鹏远等“小官巨贪”触目惊心。

2014年2月,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被调查。据媒体报道,其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当时当地行长亲自带着几名工作人员携点钞机到场清点,钱都是一扎一扎地包裹在塑料袋里,外面还绑着塑料绳,码在纸皮箱里,清点的时候工作量巨大,最后人和机器都不堪重负。

查抄马超群家现场

据报道,当时检查人员还在其家搜出了房产手续68套。

“政事儿”注意到,有的官员虽贪腐巨款,但却极为节俭,钱藏着不花。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河北省保定市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政事儿注意到,魏鹏远被带走时,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贪10万元。

魏鹏远案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但据媒体报道,年逾50才当上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的魏鹏远,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平时魏鹏远也衣着简朴,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魏鹏远穿的衬衣、裤子一看就是便宜货,在开会或者考察时显得很土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实习生何强

文章关健字: 人机大战第二季,为什么柯洁一局都赢不了? 快讯:都市丽人大涨超10% 5月初至今已累涨超50%

  • 最热评论

  • 抱歉,暂无相关评论...

热搜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