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栏目列表 - 柯洁:后两盘哪怕能让AlphaGo主机稍微发烫也好

柯洁:后两盘哪怕能让AlphaGo主机稍微发烫也好 深圳孕妇信息泄露
2017-11-23.5:56:20 法制晚报 收藏本文 我有话说376517011人参与)
      不愿求助称不想麻烦别人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伊春空难 要客我是歌手韩红去法国4成预算是购物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
      ”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

俄罗斯是我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对俄关系在我国战略全局中具有重大价值。我们对俄罗斯形势的观察必须实事求是、客观准确,绝不应跟着不明所以者甚至别有用心者起哄。那样做,对中俄关系、对我国国家利益没有任何好处。

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真是出自普京之口?

普京与T-50战斗机

过去十多年来,中国媒体、学界乃至外交圈在提及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时,经常引用一句所谓普京霸气外露的话:“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的俄罗斯。”可以见到的其他版本还有:“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给我20年,还你一个不一样的俄罗斯。”这句“普京语录”在中国流传很广,甚至成为当下中国很多人观察普京和俄罗斯的一个“图腾”。

但问题是,普京真说过这句话么?笔者经常关注俄罗斯问题和普京的言行,但从不记得普京说过这句话,也没见俄罗斯媒体、学者和政界人士引用过这句话。出于较真心理,笔者近年来翻遍普京的重要讲话,联系在俄留学的同学用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反复搜索,仍未查到普京说过这句话的任何线索。据笔者调查,俄罗斯政治学者和研究俄罗斯当代史的历史学家都表示,普京没说过这句话。俄罗斯一些汉学家更直截了当地说,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学者把这句话归到普京头上。

经过进一步求证,笔者发现沙皇俄国首相斯托雷平倒是说过类似的话。斯托雷平于1906年被沙皇任命为首相兼内务大臣,彼时的俄国正处在因日俄战争失败和随后爆发的社会动乱所导致的困境中。斯托雷平一方面以铁血手段整顿秩序,另一方面全力推进以土地改革为中心的大规模改革。1909年10月1日,斯托雷平在接受当时的《伏尔加河报》采访时说:“给俄罗斯20年内外安定的时间,它将变得让你认不出来。”只是随着斯托雷平1911年9月遇刺身亡,他所憧憬的这一前景也灰飞烟灭了。

其实这句话是普京的偶像,沙俄最后的改革家斯托雷平说的……

普京当政后对斯托雷平推崇有加,称其为真正的爱国者、智慧的政治家、为国家和民众服务的榜样。普京对这句“斯托雷平语录”也很熟悉,并在2011年主持召开纪念斯托雷平诞辰150周年组委会会议时引用过,用以称赞斯托雷平的改革和对俄罗斯发展前途的信念。但普京同时不忘强调,这句话不是别人,而是斯托雷平说的。这是目前笔者所能查到的普京唯一一次援引这句“斯托雷平语录”。

从普京对斯托雷平的推崇,结合普京的执政轨迹和思路,似乎不排除普京也有“20年情结”,但他确实没说过这句话。在中国,究竟何人或哪家媒体最早传出这句“普京语录”已不可考。我们的媒体或学界自主创造出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已经令人不解,更令人遗憾的是在长达十多年时间里,这句话居然越传越广,那些引用的人对此信以为真,无人求证真伪、探究来龙去脉。其实,仅从逻辑上讲,在现代民主政治和舆论氛围下,普京作为一个政治家甚至是政治“精算师”,绝不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同时,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媒体和学界引用这句“普京语录”,加之又有不同版本、引用时都不注明出处,从中也可看出不是那么靠谱。

这件无中生有的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在中国各界对俄罗斯的了解和研究还有浮于表面和想当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或许也表明当下中国社会浮躁从众之风仍存、缺乏思辨和怀疑精神。对此,媒体、学界似乎尤需注意。

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

俄罗斯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俄罗斯崩溃论”乘势泛起。此种议论在西方媒体上比比皆是,在我国互联网上也不时可见。给人的感觉是,俄罗斯经济危机四伏、社会面临全局性动荡、普京政权垮台在即。就连普京最近签署组建直属总统的国民近卫军,也被指为了应对政变危险。然而,“俄罗斯崩溃论”与事实相去甚远,很大程度上是种主观臆断,甚至是恶意“唱衰”。

俄罗斯经济的确陷入多年未见的严重困难。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对于一个70%以上出口、50%以上财政收入依赖油气,经济结构严重畸形的能源资源国来说,的确是个严峻挑战。西方制裁一轮接着一轮,导致俄罗斯资金外流、流动性下降,不少企业陷入支付和投资困境;去年全年GDP下降达3.7%,今年很可能仍是负增长;进出口总额也在大幅下滑,其中对欧贸易下降达38.5%,对华贸易额下降也在25%以上;由于高档消费品进口受阻,部分高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可以说,俄罗斯经济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用“危机”来描述目前的经济形势应当不算过分。但这绝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面临所谓“崩溃”,更谈不上俄罗斯社会酝酿动乱、政权即将垮台。

俄罗斯目前并未出现经济“崩溃”的情况

首先,“俄罗斯崩溃论”对俄经济形势的描述过于黯淡。虽然俄罗斯GDP大幅缩水,外汇储备也有所下降,但债务总额不到GDP的30%,财政赤字仅占GDP的2.6%,远未形成规模性支付危机。从经济走势看,政府反危机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去年第四季度经济衰退势头得到明显遏制,10月甚至出现环比正增长。大型超市各类商品仍然琳琅满目,尽管商品价格较一年前普遍提高,但市民购物依然踊跃。问及购物者对经济形势的看法,虽然普遍表示感受到了困难,但绝少有人持悲观看法。另外,俄人口总数、人均寿命继续处在增长轨道上。说到底,俄罗斯经济再困难,也难不过1998年,更不可能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相提并论。

其次,俄罗斯是自给能力最强的世界大国。俄罗斯不仅幅员辽阔、资源丰富,而且科技潜力雄厚、教育水平较高,从而为其提供了巨大的“腾挪空间”。经济危机特别是油价下跌还倒逼俄罗斯下决心加速“再工业化”进程,“进口替代”初见成效。据多位能源问题专家预测,国际油价已经跌至谷底,进入缓慢回升轨道,俄罗斯油气产业最困难的时期有望在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结束。俄罗斯的农业生产近年进步很大,去年粮食产量1.043亿吨,仅出口就达3070.5万吨。俄罗斯又是能源生产大国,供暖供电充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的温饱没有任何问题,俄罗斯人遭遇的困难绝对不是某些媒体报道或想象的那样忍饥受冻。

再次,“西方不亮东方亮”。俄罗斯正在大力加强与东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科技合作,扩大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技术设备甚至军事技术装备引进,以应对与西方经济技术合作受阻的困扰。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贸易规模明显缩小,但对发展中国家的贸易规模显著扩大。由于俄欧关系恶化给双方都造成了巨大损失,随着政治关系的解冻,恢复以往经济合作规模可能不需太长时间。

近年来俄罗斯积极引进国外先进制造技术,工业产业有所复苏

最后,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具有极强的韧性和抗压性,外部压力愈大愈是抱团御侮。俄罗斯人普遍把目前的困难归因于西方大国的恶意打压,并未归罪于普京政权。普京被西方描绘成“独裁者”,却被俄罗斯多数民众视为民族的“救世主”、国家利益的坚定捍卫者。普京成为俄罗斯民族的骄傲,民意支持率从当选时的64%飙升至去年的80%以上,近74%的俄罗斯人准备下次大选投票给普京。西方欲借俄罗斯经济困难煽动“颜色革命”,但普京政权具有很强的控局能力,应对措施也非常到位。与此同时,反政府亲西方势力的社会基础却越来越薄弱,就连原来持反普京立场的民主派人士,不少也转而站到了普京一边。这哪里能够找到俄罗斯民众酝酿“起义”、普京政权面临垮台的影子?

说到底,“俄罗斯崩溃论”更多的是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的主观臆想。此论在国内互联网上流行,则大多属于亲西方人士鹦鹉学舌,或者是对俄罗斯真实情况不大了解者人云亦云。

三、“战斗民族”,国人的盲目崇拜?

不知从何时起,“战斗民族”作为对俄罗斯人的专称开始流行于中文网络媒体和论坛上,从娱乐新闻到政治、军事话题,常常可见含“战斗民族”词汇的大标题。某些情形下,使用这个词有调侃的意味,但更多带着“赞誉”的成分。有研究俄罗斯的专家说,这可能与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敢跟西方掀桌子有关。但没有其他语种的媒体称呼俄罗斯人“战斗民族”,俄罗斯媒体对此说法也不关注,俄罗斯虽有人对中国网民这一叫法表示理解,但几乎没人觉得该称呼是“恭维”。一名在华留学的俄罗斯人直言,听到“战斗民族”这一说法时很惊讶,在她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俄罗斯人的典型性格特征是什么?跟俄罗斯打交道最多的欧洲人用过“冰人”“伏特加民族”,最近也用过“好战民族”。但对一个民族的性格进行概括,无疑是很难的。

俄罗斯人喜欢喝酒是全世界广为人知,但“战斗民族”似乎只有中国人说

为什么叫“战斗民族”?百度百科上有一段解释:“战斗民族”是对俄罗斯人的一种调侃,没有任何羞辱或讽刺的意思。该词来源于《龙珠Z》,赛亚人是天生的战斗民族,好战而且越战越勇。这么形容俄罗斯人是因为他们性格都比较彪悍,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的事情。此外,网络上还有其他各种解释,比如“俄罗斯民族形成后一直处于战斗状态”等。

客观地说,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诠释俄罗斯,更多是充满仰慕的正面评价。对讲究温良恭俭让的东方处事哲学来说,俄罗斯的强大恰恰表现在敢作敢为,敢于担当。最近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无疑更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几乎没有俄罗斯人认同“战斗民族”这一标签。曾有媒体记者特意就“战斗民族”一词询问数名俄罗斯人,包括会中文的人时,他们均表示没怎么听说过这个词,也不觉得这是“恭维”。有中国媒体记者与“今日俄罗斯”通讯社的同行闲聊时,发现俄罗斯人似乎可以理解中国网民用“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民族,因为他们并不反感贴在脑门上的“北极熊”之类的绰号。

“印象中只有中国人这么说,”西南政法大学世界与中国议程研究院副院长孙力舟说,他多次去俄罗斯考察,和俄各阶层有过交流,从没听说过俄罗斯人说自己是“战斗民族”。

尤莉娅·叶普法诺娃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第一次听到‘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时,我有点惊讶。因为在我看来,‘战斗民族’意味着‘凶悍’‘侵略’,”叶普法诺娃说两三年前从中国人那里听到这一说法,“但俄罗斯民族并不是因为凶悍而战斗。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国家安全需求,俄罗斯必须扩张国界,所以必须打仗,而且很多时候是主动打仗。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很多俄罗斯人都是这么想的。”她还表示,从没见俄罗斯媒体说自己是“战斗民族”,也没见到俄媒体对中国人这个叫法有报道。

其实俄罗斯人挺喜欢人家称他们为熊的,因为在俄罗斯人眼里,熊是强壮的象征,当然,像上图这样的污蔑是另一回事

孙力舟的一位精通英俄汉以及突厥语的鞑靼朋友也表示,俄罗斯人不叫自己“战斗民族”,也没有其他民族这么称呼他们,唯独部分中国人这么说。“这是中国人一种盲目崇拜的结果,受媒体以及俄美对抗背景的影响,”他说,还有在争议岛屿问题上,俄罗斯对日本很强硬,“中国一些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俄罗斯人做到了。”

“‘战斗民族’这个词应该是一些不了解历史的国人妄自加上去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闻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个词不太符合俄罗斯的历史情况。俄罗斯民族在历史上经常受欺负,俄罗斯人普遍有爱国主义情怀,在受到侵略时奋起反抗。他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比较强硬,“战斗民族”这个词有可能是因为这个而出现的。但即使普京比较强硬,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目前的强硬来界定整个民族。

文章关健字: 中集安瑞科上涨3% 获犘通上调评级目标 每天床上做一次胜过健身一小时 瘦出小腰精

  • 最热评论

  • 抱歉,暂无相关评论...

热搜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