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栏目列表 - 四川高校花式迎新:网上选宿舍 APP办入学手续

四川高校花式迎新:网上选宿舍 APP办入学手续 珙县头条
2017-12-12.12:19:26 法制晚报 收藏本文 我有话说485819787人参与)
      中牟头条

原标题:谈资|“学者型”老虎发表的文章如何“打脸”? 

“老虎”落马得多了,也不乏有“学者型官员”夹在其中,寒窗苦读也好、组织培养也好,这么多年熬到了那么高的位置,一朝落马,实在让人惋惜。

那么现在问题来啦,这些具有硕士、博士学位的“老虎”曾经发表过的论文或者文章都写了什么?是否与他们所学的专业息息相关?人们又是如何评价这些“学者型官员”的?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看过这些人的文章后发现,不少人曾经白纸黑字写下的豪言壮语,最后都变成了啪啪打在脸上的巴掌。

季建业: 曾发表文章谈权利是“双刃剑”

江苏南京原市长季建业从1999年到2002年在苏州大学法学院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完成了在职硕士研究生的学习,1年后,用2003年到2006年又在同一个学院同一个专业读完了在职博士研究生。

虽然小编在数据库没有搜到季建业的学位毕业论文,但他依然可以被认为是发文大户,至少公开发表过几十篇论文和文章,算上重复刊发的、发表在《扬州日报》、《南京日报》等曾主政地方党报的文章则有更多。各种文章刊发的时间跨度从1985年到2013年其落马前夕都有,比如在1985年第2期的《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刊发了《谈谈农村发展与农民的文化素质》,当时他正在职攻读硕士学位;再比如1988年第11期的《中国记者》,时任《苏州日报》副总编辑的他发表了《拓宽报纸为商品经济服务的路子》。

除了这些较为“偏门”的论文,季建业发表的更多的是与主政地方的城市建设、经济发展,包括队伍建设息息相关的文章。

比如在他落马前夕,2012年底和2013年初,他在不同的杂志上均发表同一篇文章——《提升南京国际化水平的现实目标与政策选择》。文内提到为了提升口岸国际化水平,要“积极建设公务飞机、豪华轿车、私人游艇、高端机械装备等国际高端商品展示销售中心等”。

对于党的依法治理能力和干部作风建设他也颇有心得。比如2005年04期的《江苏社会科学》里,季建业发表的《增强党依法治理能力》中写到,“拥有执政权力、执政资源却没有很好的执政能力是一件相当可怕事情。因为权力是把“双刃剑”,使用得好,可以造福于民;使用不好则会祸国殃民。如果我们掌握了执政资源,拥有了执政权力和执政手段,却无能力执政,不能依法执政,我们就极有可能丧失执政权力,丧失执政资源”。在2009年03期的《领导科学》中,他发表了《提升群众满意度应加强干部能力作风建设》,其中提出“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各级干部能不能继续顺应人民群众的新期待,关系到我们的工作能不能赢得群众的新支持”。

沈培平: “茶博士”论文中“普洱茶”超一半

被称为“茶市长”的沈培平也是博士,当然同样是工作后读的。他的本科、研究生、博士生专业跨度还蛮大的:本科在云南省保山地区保山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中文专业学习,1999年到2002年,中央党校、函授、在职了研究生,专业时经济管理。而博士学位则是在2004到2007年,他任普洱市市长时,在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自然地理学专业学习后获得。在沈培平发表的十余篇论文中,最多的就是有关普洱茶发展的文章,特别是他单独署名的几篇文章,多一半都与此有关,甚至他博士论文写的都是《云南省普洱茶产业发展研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的博士专业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这位被称为“茶市长”的“学者型老虎”,成败都与普洱密切相关。在2008年他刊发在《社会主义论坛》上的《普洱茶大趋势》一文中,对普洱茶的评价为“人文普洱是普洱茶的最高阶段,它是集文化、艺术、健康和科学为一体,各种元素交融荟萃、系统升华的理想状态。这是充满浪漫主义人文情怀的最高境界。”

时任思茅市市长的沈培平(中)在某茶文化节开幕式现场亲自叫卖普洱茶

针对曾在他任期内发生的少数民族地区“孟连事件”,他曾发表题为《从“孟连事件”到“孟连经验”的巨变》的文章,反思如何做好新型下的群众工作,称“屁股坐歪了”、“路子走偏了”、“作风飘浮了”、“基层组织涣散了”。据报道,在一些重要场合,如全国“两会”、云南省“两会”上,沈培平经常会拿出普洱茶给代表、记者“泡上一杯尝尝”。

他落马后,披露出来的信息显示,普洱茶也是其腐败案中重要的元素。在他收受的贿赂中,现金并不多,大部分是一些价格不菲的普洱茶,不乏年限久、标价超百万一筒的顶级普洱茶。他还曾在普洱茶饼大跌时大量购入,存放政府仓库,后高价卖出。2009年,沈培平的家人将其囤积的茶叶卖给了一家上市企业,而普洱市委市政府定制的茶粉即出自这批茶叶。

“真学者型‘老虎’”都曾发表什么论文?

虽然都被称为“学者型官员”,但季建业和沈培平这种更多的被认为有名无实,“学者”光环是塑造出来的,只是生官之际不忘提升学历而已。从他们发表的文章看也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效果。

但还有一种“老虎”是真正的学者,有的是原始学历就高,有的是在位期间做了不少科研工作。

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何家成是典型的因学历高而走上了仕途,不仅研究生期间就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读博士期间,与他人合作的《微观经济基础的重新构造一文》,还获得了当年中国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经济学奖”。查看他发表的论文,基本围绕在经济领域,很少有关于其他方面的文章。

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铁道部原总工程师张曙光何江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陈安众都属于工作中做了不少科研工作的“学者型官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如武长顺领衔发明的35项专利中,34项都与警务有关;张曙光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发表的论文大都与铁路有关;而陈安众也曾发表论文、译文40多篇。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也发现,虽然“真学者型”官员发表的大部分都是专业对口的论文,但也有一些有关“廉政”的文章。比如武长顺在2010年曾在《天津政法报》上发表《秉公用权廉洁从政》,其中强调,“作为领导干部,必须始终加强党性修养,坚定政治信念,提升道德境界,时刻保持清醒头脑,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否则,就会为物欲所惑,为名利所困”。

陈安众在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时曾在《秘书生活》上发表《养大气出精品求实效做表率》的文章,强调党委办公厅(室)的服务工作“意味着辛苦,意味着奉献, 意味着做幕后英雄”,要求相关同志“必须正确对待名利、得失与苦乐,谋事而不谋利,奉献而不索取, 培育高尚的道德情操,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资料|北京青年报 京华时报 民主与法制报

原标题:谈资|“学者型”老虎发表的文章如何“打脸”? 

“老虎”落马得多了,也不乏有“学者型官员”夹在其中,寒窗苦读也好、组织培养也好,这么多年熬到了那么高的位置,一朝落马,实在让人惋惜。

那么现在问题来啦,这些具有硕士、博士学位的“老虎”曾经发表过的论文或者文章都写了什么?是否与他们所学的专业息息相关?人们又是如何评价这些“学者型官员”的?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看过这些人的文章后发现,不少人曾经白纸黑字写下的豪言壮语,最后都变成了啪啪打在脸上的巴掌。

季建业: 曾发表文章谈权利是“双刃剑”

江苏南京原市长季建业从1999年到2002年在苏州大学法学院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完成了在职硕士研究生的学习,1年后,用2003年到2006年又在同一个学院同一个专业读完了在职博士研究生。

虽然小编在数据库没有搜到季建业的学位毕业论文,但他依然可以被认为是发文大户,至少公开发表过几十篇论文和文章,算上重复刊发的、发表在《扬州日报》、《南京日报》等曾主政地方党报的文章则有更多。各种文章刊发的时间跨度从1985年到2013年其落马前夕都有,比如在1985年第2期的《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刊发了《谈谈农村发展与农民的文化素质》,当时他正在职攻读硕士学位;再比如1988年第11期的《中国记者》,时任《苏州日报》副总编辑的他发表了《拓宽报纸为商品经济服务的路子》。

除了这些较为“偏门”的论文,季建业发表的更多的是与主政地方的城市建设、经济发展,包括队伍建设息息相关的文章。

比如在他落马前夕,2012年底和2013年初,他在不同的杂志上均发表同一篇文章——《提升南京国际化水平的现实目标与政策选择》。文内提到为了提升口岸国际化水平,要“积极建设公务飞机、豪华轿车、私人游艇、高端机械装备等国际高端商品展示销售中心等”。

对于党的依法治理能力和干部作风建设他也颇有心得。比如2005年04期的《江苏社会科学》里,季建业发表的《增强党依法治理能力》中写到,“拥有执政权力、执政资源却没有很好的执政能力是一件相当可怕事情。因为权力是把“双刃剑”,使用得好,可以造福于民;使用不好则会祸国殃民。如果我们掌握了执政资源,拥有了执政权力和执政手段,却无能力执政,不能依法执政,我们就极有可能丧失执政权力,丧失执政资源”。在2009年03期的《领导科学》中,他发表了《提升群众满意度应加强干部能力作风建设》,其中提出“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各级干部能不能继续顺应人民群众的新期待,关系到我们的工作能不能赢得群众的新支持”。

沈培平: “茶博士”论文中“普洱茶”超一半

被称为“茶市长”的沈培平也是博士,当然同样是工作后读的。他的本科、研究生、博士生专业跨度还蛮大的:本科在云南省保山地区保山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中文专业学习,1999年到2002年,中央党校、函授、在职了研究生,专业时经济管理。而博士学位则是在2004到2007年,他任普洱市市长时,在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自然地理学专业学习后获得。在沈培平发表的十余篇论文中,最多的就是有关普洱茶发展的文章,特别是他单独署名的几篇文章,多一半都与此有关,甚至他博士论文写的都是《云南省普洱茶产业发展研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的博士专业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这位被称为“茶市长”的“学者型老虎”,成败都与普洱密切相关。在2008年他刊发在《社会主义论坛》上的《普洱茶大趋势》一文中,对普洱茶的评价为“人文普洱是普洱茶的最高阶段,它是集文化、艺术、健康和科学为一体,各种元素交融荟萃、系统升华的理想状态。这是充满浪漫主义人文情怀的最高境界。”

时任思茅市市长的沈培平(中)在某茶文化节开幕式现场亲自叫卖普洱茶

针对曾在他任期内发生的少数民族地区“孟连事件”,他曾发表题为《从“孟连事件”到“孟连经验”的巨变》的文章,反思如何做好新型下的群众工作,称“屁股坐歪了”、“路子走偏了”、“作风飘浮了”、“基层组织涣散了”。据报道,在一些重要场合,如全国“两会”、云南省“两会”上,沈培平经常会拿出普洱茶给代表、记者“泡上一杯尝尝”。

他落马后,披露出来的信息显示,普洱茶也是其腐败案中重要的元素。在他收受的贿赂中,现金并不多,大部分是一些价格不菲的普洱茶,不乏年限久、标价超百万一筒的顶级普洱茶。他还曾在普洱茶饼大跌时大量购入,存放政府仓库,后高价卖出。2009年,沈培平的家人将其囤积的茶叶卖给了一家上市企业,而普洱市委市政府定制的茶粉即出自这批茶叶。

“真学者型‘老虎’”都曾发表什么论文?

虽然都被称为“学者型官员”,但季建业和沈培平这种更多的被认为有名无实,“学者”光环是塑造出来的,只是生官之际不忘提升学历而已。从他们发表的文章看也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效果。

但还有一种“老虎”是真正的学者,有的是原始学历就高,有的是在位期间做了不少科研工作。

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何家成是典型的因学历高而走上了仕途,不仅研究生期间就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读博士期间,与他人合作的《微观经济基础的重新构造一文》,还获得了当年中国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经济学奖”。查看他发表的论文,基本围绕在经济领域,很少有关于其他方面的文章。

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铁道部原总工程师张曙光何江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陈安众都属于工作中做了不少科研工作的“学者型官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如武长顺领衔发明的35项专利中,34项都与警务有关;张曙光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发表的论文大都与铁路有关;而陈安众也曾发表论文、译文40多篇。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也发现,虽然“真学者型”官员发表的大部分都是专业对口的论文,但也有一些有关“廉政”的文章。比如武长顺在2010年曾在《天津政法报》上发表《秉公用权廉洁从政》,其中强调,“作为领导干部,必须始终加强党性修养,坚定政治信念,提升道德境界,时刻保持清醒头脑,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否则,就会为物欲所惑,为名利所困”。

陈安众在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时曾在《秘书生活》上发表《养大气出精品求实效做表率》的文章,强调党委办公厅(室)的服务工作“意味着辛苦,意味着奉献, 意味着做幕后英雄”,要求相关同志“必须正确对待名利、得失与苦乐,谋事而不谋利,奉献而不索取, 培育高尚的道德情操,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资料|北京青年报 京华时报 民主与法制报

原标题:谈资|“学者型”老虎发表的文章如何“打脸”? 

“老虎”落马得多了,也不乏有“学者型官员”夹在其中,寒窗苦读也好、组织培养也好,这么多年熬到了那么高的位置,一朝落马,实在让人惋惜。

那么现在问题来啦,这些具有硕士、博士学位的“老虎”曾经发表过的论文或者文章都写了什么?是否与他们所学的专业息息相关?人们又是如何评价这些“学者型官员”的?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看过这些人的文章后发现,不少人曾经白纸黑字写下的豪言壮语,最后都变成了啪啪打在脸上的巴掌。

季建业: 曾发表文章谈权利是“双刃剑”

江苏南京原市长季建业从1999年到2002年在苏州大学法学院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完成了在职硕士研究生的学习,1年后,用2003年到2006年又在同一个学院同一个专业读完了在职博士研究生。

虽然小编在数据库没有搜到季建业的学位毕业论文,但他依然可以被认为是发文大户,至少公开发表过几十篇论文和文章,算上重复刊发的、发表在《扬州日报》、《南京日报》等曾主政地方党报的文章则有更多。各种文章刊发的时间跨度从1985年到2013年其落马前夕都有,比如在1985年第2期的《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刊发了《谈谈农村发展与农民的文化素质》,当时他正在职攻读硕士学位;再比如1988年第11期的《中国记者》,时任《苏州日报》副总编辑的他发表了《拓宽报纸为商品经济服务的路子》。

除了这些较为“偏门”的论文,季建业发表的更多的是与主政地方的城市建设、经济发展,包括队伍建设息息相关的文章。

比如在他落马前夕,2012年底和2013年初,他在不同的杂志上均发表同一篇文章——《提升南京国际化水平的现实目标与政策选择》。文内提到为了提升口岸国际化水平,要“积极建设公务飞机、豪华轿车、私人游艇、高端机械装备等国际高端商品展示销售中心等”。

对于党的依法治理能力和干部作风建设他也颇有心得。比如2005年04期的《江苏社会科学》里,季建业发表的《增强党依法治理能力》中写到,“拥有执政权力、执政资源却没有很好的执政能力是一件相当可怕事情。因为权力是把“双刃剑”,使用得好,可以造福于民;使用不好则会祸国殃民。如果我们掌握了执政资源,拥有了执政权力和执政手段,却无能力执政,不能依法执政,我们就极有可能丧失执政权力,丧失执政资源”。在2009年03期的《领导科学》中,他发表了《提升群众满意度应加强干部能力作风建设》,其中提出“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各级干部能不能继续顺应人民群众的新期待,关系到我们的工作能不能赢得群众的新支持”。

沈培平: “茶博士”论文中“普洱茶”超一半

被称为“茶市长”的沈培平也是博士,当然同样是工作后读的。他的本科、研究生、博士生专业跨度还蛮大的:本科在云南省保山地区保山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中文专业学习,1999年到2002年,中央党校、函授、在职了研究生,专业时经济管理。而博士学位则是在2004到2007年,他任普洱市市长时,在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自然地理学专业学习后获得。在沈培平发表的十余篇论文中,最多的就是有关普洱茶发展的文章,特别是他单独署名的几篇文章,多一半都与此有关,甚至他博士论文写的都是《云南省普洱茶产业发展研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的博士专业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这位被称为“茶市长”的“学者型老虎”,成败都与普洱密切相关。在2008年他刊发在《社会主义论坛》上的《普洱茶大趋势》一文中,对普洱茶的评价为“人文普洱是普洱茶的最高阶段,它是集文化、艺术、健康和科学为一体,各种元素交融荟萃、系统升华的理想状态。这是充满浪漫主义人文情怀的最高境界。”

时任思茅市市长的沈培平(中)在某茶文化节开幕式现场亲自叫卖普洱茶

针对曾在他任期内发生的少数民族地区“孟连事件”,他曾发表题为《从“孟连事件”到“孟连经验”的巨变》的文章,反思如何做好新型下的群众工作,称“屁股坐歪了”、“路子走偏了”、“作风飘浮了”、“基层组织涣散了”。据报道,在一些重要场合,如全国“两会”、云南省“两会”上,沈培平经常会拿出普洱茶给代表、记者“泡上一杯尝尝”。

他落马后,披露出来的信息显示,普洱茶也是其腐败案中重要的元素。在他收受的贿赂中,现金并不多,大部分是一些价格不菲的普洱茶,不乏年限久、标价超百万一筒的顶级普洱茶。他还曾在普洱茶饼大跌时大量购入,存放政府仓库,后高价卖出。2009年,沈培平的家人将其囤积的茶叶卖给了一家上市企业,而普洱市委市政府定制的茶粉即出自这批茶叶。

“真学者型‘老虎’”都曾发表什么论文?

虽然都被称为“学者型官员”,但季建业和沈培平这种更多的被认为有名无实,“学者”光环是塑造出来的,只是生官之际不忘提升学历而已。从他们发表的文章看也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效果。

但还有一种“老虎”是真正的学者,有的是原始学历就高,有的是在位期间做了不少科研工作。

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何家成是典型的因学历高而走上了仕途,不仅研究生期间就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读博士期间,与他人合作的《微观经济基础的重新构造一文》,还获得了当年中国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经济学奖”。查看他发表的论文,基本围绕在经济领域,很少有关于其他方面的文章。

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铁道部原总工程师张曙光何江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陈安众都属于工作中做了不少科研工作的“学者型官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如武长顺领衔发明的35项专利中,34项都与警务有关;张曙光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发表的论文大都与铁路有关;而陈安众也曾发表论文、译文40多篇。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也发现,虽然“真学者型”官员发表的大部分都是专业对口的论文,但也有一些有关“廉政”的文章。比如武长顺在2010年曾在《天津政法报》上发表《秉公用权廉洁从政》,其中强调,“作为领导干部,必须始终加强党性修养,坚定政治信念,提升道德境界,时刻保持清醒头脑,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否则,就会为物欲所惑,为名利所困”。

陈安众在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时曾在《秘书生活》上发表《养大气出精品求实效做表率》的文章,强调党委办公厅(室)的服务工作“意味着辛苦,意味着奉献, 意味着做幕后英雄”,要求相关同志“必须正确对待名利、得失与苦乐,谋事而不谋利,奉献而不索取, 培育高尚的道德情操,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资料|北京青年报 京华时报 民主与法制报
      

原标题:谈资|“学者型”老虎发表的文章如何“打脸”? 

“老虎”落马得多了,也不乏有“学者型官员”夹在其中,寒窗苦读也好、组织培养也好,这么多年熬到了那么高的位置,一朝落马,实在让人惋惜。

那么现在问题来啦,这些具有硕士、博士学位的“老虎”曾经发表过的论文或者文章都写了什么?是否与他们所学的专业息息相关?人们又是如何评价这些“学者型官员”的?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看过这些人的文章后发现,不少人曾经白纸黑字写下的豪言壮语,最后都变成了啪啪打在脸上的巴掌。

季建业: 曾发表文章谈权利是“双刃剑”

江苏南京原市长季建业从1999年到2002年在苏州大学法学院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完成了在职硕士研究生的学习,1年后,用2003年到2006年又在同一个学院同一个专业读完了在职博士研究生。

虽然小编在数据库没有搜到季建业的学位毕业论文,但他依然可以被认为是发文大户,至少公开发表过几十篇论文和文章,算上重复刊发的、发表在《扬州日报》、《南京日报》等曾主政地方党报的文章则有更多。各种文章刊发的时间跨度从1985年到2013年其落马前夕都有,比如在1985年第2期的《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刊发了《谈谈农村发展与农民的文化素质》,当时他正在职攻读硕士学位;再比如1988年第11期的《中国记者》,时任《苏州日报》副总编辑的他发表了《拓宽报纸为商品经济服务的路子》。

除了这些较为“偏门”的论文,季建业发表的更多的是与主政地方的城市建设、经济发展,包括队伍建设息息相关的文章。

比如在他落马前夕,2012年底和2013年初,他在不同的杂志上均发表同一篇文章——《提升南京国际化水平的现实目标与政策选择》。文内提到为了提升口岸国际化水平,要“积极建设公务飞机、豪华轿车、私人游艇、高端机械装备等国际高端商品展示销售中心等”。

对于党的依法治理能力和干部作风建设他也颇有心得。比如2005年04期的《江苏社会科学》里,季建业发表的《增强党依法治理能力》中写到,“拥有执政权力、执政资源却没有很好的执政能力是一件相当可怕事情。因为权力是把“双刃剑”,使用得好,可以造福于民;使用不好则会祸国殃民。如果我们掌握了执政资源,拥有了执政权力和执政手段,却无能力执政,不能依法执政,我们就极有可能丧失执政权力,丧失执政资源”。在2009年03期的《领导科学》中,他发表了《提升群众满意度应加强干部能力作风建设》,其中提出“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各级干部能不能继续顺应人民群众的新期待,关系到我们的工作能不能赢得群众的新支持”。

沈培平: “茶博士”论文中“普洱茶”超一半

被称为“茶市长”的沈培平也是博士,当然同样是工作后读的。他的本科、研究生、博士生专业跨度还蛮大的:本科在云南省保山地区保山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中文专业学习,1999年到2002年,中央党校、函授、在职了研究生,专业时经济管理。而博士学位则是在2004到2007年,他任普洱市市长时,在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自然地理学专业学习后获得。在沈培平发表的十余篇论文中,最多的就是有关普洱茶发展的文章,特别是他单独署名的几篇文章,多一半都与此有关,甚至他博士论文写的都是《云南省普洱茶产业发展研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的博士专业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这位被称为“茶市长”的“学者型老虎”,成败都与普洱密切相关。在2008年他刊发在《社会主义论坛》上的《普洱茶大趋势》一文中,对普洱茶的评价为“人文普洱是普洱茶的最高阶段,它是集文化、艺术、健康和科学为一体,各种元素交融荟萃、系统升华的理想状态。这是充满浪漫主义人文情怀的最高境界。”

时任思茅市市长的沈培平(中)在某茶文化节开幕式现场亲自叫卖普洱茶

针对曾在他任期内发生的少数民族地区“孟连事件”,他曾发表题为《从“孟连事件”到“孟连经验”的巨变》的文章,反思如何做好新型下的群众工作,称“屁股坐歪了”、“路子走偏了”、“作风飘浮了”、“基层组织涣散了”。据报道,在一些重要场合,如全国“两会”、云南省“两会”上,沈培平经常会拿出普洱茶给代表、记者“泡上一杯尝尝”。

他落马后,披露出来的信息显示,普洱茶也是其腐败案中重要的元素。在他收受的贿赂中,现金并不多,大部分是一些价格不菲的普洱茶,不乏年限久、标价超百万一筒的顶级普洱茶。他还曾在普洱茶饼大跌时大量购入,存放政府仓库,后高价卖出。2009年,沈培平的家人将其囤积的茶叶卖给了一家上市企业,而普洱市委市政府定制的茶粉即出自这批茶叶。

“真学者型‘老虎’”都曾发表什么论文?

虽然都被称为“学者型官员”,但季建业和沈培平这种更多的被认为有名无实,“学者”光环是塑造出来的,只是生官之际不忘提升学历而已。从他们发表的文章看也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效果。

但还有一种“老虎”是真正的学者,有的是原始学历就高,有的是在位期间做了不少科研工作。

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何家成是典型的因学历高而走上了仕途,不仅研究生期间就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读博士期间,与他人合作的《微观经济基础的重新构造一文》,还获得了当年中国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经济学奖”。查看他发表的论文,基本围绕在经济领域,很少有关于其他方面的文章。

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铁道部原总工程师张曙光何江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陈安众都属于工作中做了不少科研工作的“学者型官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如武长顺领衔发明的35项专利中,34项都与警务有关;张曙光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发表的论文大都与铁路有关;而陈安众也曾发表论文、译文40多篇。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也发现,虽然“真学者型”官员发表的大部分都是专业对口的论文,但也有一些有关“廉政”的文章。比如武长顺在2010年曾在《天津政法报》上发表《秉公用权廉洁从政》,其中强调,“作为领导干部,必须始终加强党性修养,坚定政治信念,提升道德境界,时刻保持清醒头脑,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否则,就会为物欲所惑,为名利所困”。

陈安众在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时曾在《秘书生活》上发表《养大气出精品求实效做表率》的文章,强调党委办公厅(室)的服务工作“意味着辛苦,意味着奉献, 意味着做幕后英雄”,要求相关同志“必须正确对待名利、得失与苦乐,谋事而不谋利,奉献而不索取, 培育高尚的道德情操,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资料|北京青年报 京华时报 民主与法制报

原标题:谈资|“学者型”老虎发表的文章如何“打脸”? 

“老虎”落马得多了,也不乏有“学者型官员”夹在其中,寒窗苦读也好、组织培养也好,这么多年熬到了那么高的位置,一朝落马,实在让人惋惜。

那么现在问题来啦,这些具有硕士、博士学位的“老虎”曾经发表过的论文或者文章都写了什么?是否与他们所学的专业息息相关?人们又是如何评价这些“学者型官员”的?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看过这些人的文章后发现,不少人曾经白纸黑字写下的豪言壮语,最后都变成了啪啪打在脸上的巴掌。

季建业: 曾发表文章谈权利是“双刃剑”

江苏南京原市长季建业从1999年到2002年在苏州大学法学院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完成了在职硕士研究生的学习,1年后,用2003年到2006年又在同一个学院同一个专业读完了在职博士研究生。

虽然小编在数据库没有搜到季建业的学位毕业论文,但他依然可以被认为是发文大户,至少公开发表过几十篇论文和文章,算上重复刊发的、发表在《扬州日报》、《南京日报》等曾主政地方党报的文章则有更多。各种文章刊发的时间跨度从1985年到2013年其落马前夕都有,比如在1985年第2期的《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刊发了《谈谈农村发展与农民的文化素质》,当时他正在职攻读硕士学位;再比如1988年第11期的《中国记者》,时任《苏州日报》副总编辑的他发表了《拓宽报纸为商品经济服务的路子》。

除了这些较为“偏门”的论文,季建业发表的更多的是与主政地方的城市建设、经济发展,包括队伍建设息息相关的文章。

比如在他落马前夕,2012年底和2013年初,他在不同的杂志上均发表同一篇文章——《提升南京国际化水平的现实目标与政策选择》。文内提到为了提升口岸国际化水平,要“积极建设公务飞机、豪华轿车、私人游艇、高端机械装备等国际高端商品展示销售中心等”。

对于党的依法治理能力和干部作风建设他也颇有心得。比如2005年04期的《江苏社会科学》里,季建业发表的《增强党依法治理能力》中写到,“拥有执政权力、执政资源却没有很好的执政能力是一件相当可怕事情。因为权力是把“双刃剑”,使用得好,可以造福于民;使用不好则会祸国殃民。如果我们掌握了执政资源,拥有了执政权力和执政手段,却无能力执政,不能依法执政,我们就极有可能丧失执政权力,丧失执政资源”。在2009年03期的《领导科学》中,他发表了《提升群众满意度应加强干部能力作风建设》,其中提出“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各级干部能不能继续顺应人民群众的新期待,关系到我们的工作能不能赢得群众的新支持”。

沈培平: “茶博士”论文中“普洱茶”超一半

被称为“茶市长”的沈培平也是博士,当然同样是工作后读的。他的本科、研究生、博士生专业跨度还蛮大的:本科在云南省保山地区保山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中文专业学习,1999年到2002年,中央党校、函授、在职了研究生,专业时经济管理。而博士学位则是在2004到2007年,他任普洱市市长时,在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自然地理学专业学习后获得。在沈培平发表的十余篇论文中,最多的就是有关普洱茶发展的文章,特别是他单独署名的几篇文章,多一半都与此有关,甚至他博士论文写的都是《云南省普洱茶产业发展研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的博士专业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这位被称为“茶市长”的“学者型老虎”,成败都与普洱密切相关。在2008年他刊发在《社会主义论坛》上的《普洱茶大趋势》一文中,对普洱茶的评价为“人文普洱是普洱茶的最高阶段,它是集文化、艺术、健康和科学为一体,各种元素交融荟萃、系统升华的理想状态。这是充满浪漫主义人文情怀的最高境界。”

时任思茅市市长的沈培平(中)在某茶文化节开幕式现场亲自叫卖普洱茶

针对曾在他任期内发生的少数民族地区“孟连事件”,他曾发表题为《从“孟连事件”到“孟连经验”的巨变》的文章,反思如何做好新型下的群众工作,称“屁股坐歪了”、“路子走偏了”、“作风飘浮了”、“基层组织涣散了”。据报道,在一些重要场合,如全国“两会”、云南省“两会”上,沈培平经常会拿出普洱茶给代表、记者“泡上一杯尝尝”。

他落马后,披露出来的信息显示,普洱茶也是其腐败案中重要的元素。在他收受的贿赂中,现金并不多,大部分是一些价格不菲的普洱茶,不乏年限久、标价超百万一筒的顶级普洱茶。他还曾在普洱茶饼大跌时大量购入,存放政府仓库,后高价卖出。2009年,沈培平的家人将其囤积的茶叶卖给了一家上市企业,而普洱市委市政府定制的茶粉即出自这批茶叶。

“真学者型‘老虎’”都曾发表什么论文?

虽然都被称为“学者型官员”,但季建业和沈培平这种更多的被认为有名无实,“学者”光环是塑造出来的,只是生官之际不忘提升学历而已。从他们发表的文章看也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效果。

但还有一种“老虎”是真正的学者,有的是原始学历就高,有的是在位期间做了不少科研工作。

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何家成是典型的因学历高而走上了仕途,不仅研究生期间就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读博士期间,与他人合作的《微观经济基础的重新构造一文》,还获得了当年中国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经济学奖”。查看他发表的论文,基本围绕在经济领域,很少有关于其他方面的文章。

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铁道部原总工程师张曙光何江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陈安众都属于工作中做了不少科研工作的“学者型官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如武长顺领衔发明的35项专利中,34项都与警务有关;张曙光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发表的论文大都与铁路有关;而陈安众也曾发表论文、译文40多篇。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也发现,虽然“真学者型”官员发表的大部分都是专业对口的论文,但也有一些有关“廉政”的文章。比如武长顺在2010年曾在《天津政法报》上发表《秉公用权廉洁从政》,其中强调,“作为领导干部,必须始终加强党性修养,坚定政治信念,提升道德境界,时刻保持清醒头脑,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否则,就会为物欲所惑,为名利所困”。

陈安众在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时曾在《秘书生活》上发表《养大气出精品求实效做表率》的文章,强调党委办公厅(室)的服务工作“意味着辛苦,意味着奉献, 意味着做幕后英雄”,要求相关同志“必须正确对待名利、得失与苦乐,谋事而不谋利,奉献而不索取, 培育高尚的道德情操,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资料|北京青年报 京华时报 民主与法制报

原标题:谈资|“学者型”老虎发表的文章如何“打脸”? 

“老虎”落马得多了,也不乏有“学者型官员”夹在其中,寒窗苦读也好、组织培养也好,这么多年熬到了那么高的位置,一朝落马,实在让人惋惜。

那么现在问题来啦,这些具有硕士、博士学位的“老虎”曾经发表过的论文或者文章都写了什么?是否与他们所学的专业息息相关?人们又是如何评价这些“学者型官员”的?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看过这些人的文章后发现,不少人曾经白纸黑字写下的豪言壮语,最后都变成了啪啪打在脸上的巴掌。

季建业: 曾发表文章谈权利是“双刃剑”

江苏南京原市长季建业从1999年到2002年在苏州大学法学院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完成了在职硕士研究生的学习,1年后,用2003年到2006年又在同一个学院同一个专业读完了在职博士研究生。

虽然小编在数据库没有搜到季建业的学位毕业论文,但他依然可以被认为是发文大户,至少公开发表过几十篇论文和文章,算上重复刊发的、发表在《扬州日报》、《南京日报》等曾主政地方党报的文章则有更多。各种文章刊发的时间跨度从1985年到2013年其落马前夕都有,比如在1985年第2期的《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刊发了《谈谈农村发展与农民的文化素质》,当时他正在职攻读硕士学位;再比如1988年第11期的《中国记者》,时任《苏州日报》副总编辑的他发表了《拓宽报纸为商品经济服务的路子》。

除了这些较为“偏门”的论文,季建业发表的更多的是与主政地方的城市建设、经济发展,包括队伍建设息息相关的文章。

比如在他落马前夕,2012年底和2013年初,他在不同的杂志上均发表同一篇文章——《提升南京国际化水平的现实目标与政策选择》。文内提到为了提升口岸国际化水平,要“积极建设公务飞机、豪华轿车、私人游艇、高端机械装备等国际高端商品展示销售中心等”。

对于党的依法治理能力和干部作风建设他也颇有心得。比如2005年04期的《江苏社会科学》里,季建业发表的《增强党依法治理能力》中写到,“拥有执政权力、执政资源却没有很好的执政能力是一件相当可怕事情。因为权力是把“双刃剑”,使用得好,可以造福于民;使用不好则会祸国殃民。如果我们掌握了执政资源,拥有了执政权力和执政手段,却无能力执政,不能依法执政,我们就极有可能丧失执政权力,丧失执政资源”。在2009年03期的《领导科学》中,他发表了《提升群众满意度应加强干部能力作风建设》,其中提出“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各级干部能不能继续顺应人民群众的新期待,关系到我们的工作能不能赢得群众的新支持”。

沈培平: “茶博士”论文中“普洱茶”超一半

被称为“茶市长”的沈培平也是博士,当然同样是工作后读的。他的本科、研究生、博士生专业跨度还蛮大的:本科在云南省保山地区保山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中文专业学习,1999年到2002年,中央党校、函授、在职了研究生,专业时经济管理。而博士学位则是在2004到2007年,他任普洱市市长时,在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自然地理学专业学习后获得。在沈培平发表的十余篇论文中,最多的就是有关普洱茶发展的文章,特别是他单独署名的几篇文章,多一半都与此有关,甚至他博士论文写的都是《云南省普洱茶产业发展研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的博士专业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这位被称为“茶市长”的“学者型老虎”,成败都与普洱密切相关。在2008年他刊发在《社会主义论坛》上的《普洱茶大趋势》一文中,对普洱茶的评价为“人文普洱是普洱茶的最高阶段,它是集文化、艺术、健康和科学为一体,各种元素交融荟萃、系统升华的理想状态。这是充满浪漫主义人文情怀的最高境界。”

时任思茅市市长的沈培平(中)在某茶文化节开幕式现场亲自叫卖普洱茶

针对曾在他任期内发生的少数民族地区“孟连事件”,他曾发表题为《从“孟连事件”到“孟连经验”的巨变》的文章,反思如何做好新型下的群众工作,称“屁股坐歪了”、“路子走偏了”、“作风飘浮了”、“基层组织涣散了”。据报道,在一些重要场合,如全国“两会”、云南省“两会”上,沈培平经常会拿出普洱茶给代表、记者“泡上一杯尝尝”。

他落马后,披露出来的信息显示,普洱茶也是其腐败案中重要的元素。在他收受的贿赂中,现金并不多,大部分是一些价格不菲的普洱茶,不乏年限久、标价超百万一筒的顶级普洱茶。他还曾在普洱茶饼大跌时大量购入,存放政府仓库,后高价卖出。2009年,沈培平的家人将其囤积的茶叶卖给了一家上市企业,而普洱市委市政府定制的茶粉即出自这批茶叶。

“真学者型‘老虎’”都曾发表什么论文?

虽然都被称为“学者型官员”,但季建业和沈培平这种更多的被认为有名无实,“学者”光环是塑造出来的,只是生官之际不忘提升学历而已。从他们发表的文章看也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效果。

但还有一种“老虎”是真正的学者,有的是原始学历就高,有的是在位期间做了不少科研工作。

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何家成是典型的因学历高而走上了仕途,不仅研究生期间就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读博士期间,与他人合作的《微观经济基础的重新构造一文》,还获得了当年中国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经济学奖”。查看他发表的论文,基本围绕在经济领域,很少有关于其他方面的文章。

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铁道部原总工程师张曙光何江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陈安众都属于工作中做了不少科研工作的“学者型官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如武长顺领衔发明的35项专利中,34项都与警务有关;张曙光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发表的论文大都与铁路有关;而陈安众也曾发表论文、译文40多篇。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也发现,虽然“真学者型”官员发表的大部分都是专业对口的论文,但也有一些有关“廉政”的文章。比如武长顺在2010年曾在《天津政法报》上发表《秉公用权廉洁从政》,其中强调,“作为领导干部,必须始终加强党性修养,坚定政治信念,提升道德境界,时刻保持清醒头脑,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否则,就会为物欲所惑,为名利所困”。

陈安众在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时曾在《秘书生活》上发表《养大气出精品求实效做表率》的文章,强调党委办公厅(室)的服务工作“意味着辛苦,意味着奉献, 意味着做幕后英雄”,要求相关同志“必须正确对待名利、得失与苦乐,谋事而不谋利,奉献而不索取, 培育高尚的道德情操,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资料|北京青年报 京华时报 民主与法制报建湖头条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新闻网云南省新闻网
      

原标题:谈资|“学者型”老虎发表的文章如何“打脸”? 

“老虎”落马得多了,也不乏有“学者型官员”夹在其中,寒窗苦读也好、组织培养也好,这么多年熬到了那么高的位置,一朝落马,实在让人惋惜。

那么现在问题来啦,这些具有硕士、博士学位的“老虎”曾经发表过的论文或者文章都写了什么?是否与他们所学的专业息息相关?人们又是如何评价这些“学者型官员”的?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看过这些人的文章后发现,不少人曾经白纸黑字写下的豪言壮语,最后都变成了啪啪打在脸上的巴掌。

季建业: 曾发表文章谈权利是“双刃剑”

江苏南京原市长季建业从1999年到2002年在苏州大学法学院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完成了在职硕士研究生的学习,1年后,用2003年到2006年又在同一个学院同一个专业读完了在职博士研究生。

虽然小编在数据库没有搜到季建业的学位毕业论文,但他依然可以被认为是发文大户,至少公开发表过几十篇论文和文章,算上重复刊发的、发表在《扬州日报》、《南京日报》等曾主政地方党报的文章则有更多。各种文章刊发的时间跨度从1985年到2013年其落马前夕都有,比如在1985年第2期的《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刊发了《谈谈农村发展与农民的文化素质》,当时他正在职攻读硕士学位;再比如1988年第11期的《中国记者》,时任《苏州日报》副总编辑的他发表了《拓宽报纸为商品经济服务的路子》。

除了这些较为“偏门”的论文,季建业发表的更多的是与主政地方的城市建设、经济发展,包括队伍建设息息相关的文章。

比如在他落马前夕,2012年底和2013年初,他在不同的杂志上均发表同一篇文章——《提升南京国际化水平的现实目标与政策选择》。文内提到为了提升口岸国际化水平,要“积极建设公务飞机、豪华轿车、私人游艇、高端机械装备等国际高端商品展示销售中心等”。

对于党的依法治理能力和干部作风建设他也颇有心得。比如2005年04期的《江苏社会科学》里,季建业发表的《增强党依法治理能力》中写到,“拥有执政权力、执政资源却没有很好的执政能力是一件相当可怕事情。因为权力是把“双刃剑”,使用得好,可以造福于民;使用不好则会祸国殃民。如果我们掌握了执政资源,拥有了执政权力和执政手段,却无能力执政,不能依法执政,我们就极有可能丧失执政权力,丧失执政资源”。在2009年03期的《领导科学》中,他发表了《提升群众满意度应加强干部能力作风建设》,其中提出“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各级干部能不能继续顺应人民群众的新期待,关系到我们的工作能不能赢得群众的新支持”。

沈培平: “茶博士”论文中“普洱茶”超一半

被称为“茶市长”的沈培平也是博士,当然同样是工作后读的。他的本科、研究生、博士生专业跨度还蛮大的:本科在云南省保山地区保山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中文专业学习,1999年到2002年,中央党校、函授、在职了研究生,专业时经济管理。而博士学位则是在2004到2007年,他任普洱市市长时,在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自然地理学专业学习后获得。在沈培平发表的十余篇论文中,最多的就是有关普洱茶发展的文章,特别是他单独署名的几篇文章,多一半都与此有关,甚至他博士论文写的都是《云南省普洱茶产业发展研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的博士专业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这位被称为“茶市长”的“学者型老虎”,成败都与普洱密切相关。在2008年他刊发在《社会主义论坛》上的《普洱茶大趋势》一文中,对普洱茶的评价为“人文普洱是普洱茶的最高阶段,它是集文化、艺术、健康和科学为一体,各种元素交融荟萃、系统升华的理想状态。这是充满浪漫主义人文情怀的最高境界。”

时任思茅市市长的沈培平(中)在某茶文化节开幕式现场亲自叫卖普洱茶

针对曾在他任期内发生的少数民族地区“孟连事件”,他曾发表题为《从“孟连事件”到“孟连经验”的巨变》的文章,反思如何做好新型下的群众工作,称“屁股坐歪了”、“路子走偏了”、“作风飘浮了”、“基层组织涣散了”。据报道,在一些重要场合,如全国“两会”、云南省“两会”上,沈培平经常会拿出普洱茶给代表、记者“泡上一杯尝尝”。

他落马后,披露出来的信息显示,普洱茶也是其腐败案中重要的元素。在他收受的贿赂中,现金并不多,大部分是一些价格不菲的普洱茶,不乏年限久、标价超百万一筒的顶级普洱茶。他还曾在普洱茶饼大跌时大量购入,存放政府仓库,后高价卖出。2009年,沈培平的家人将其囤积的茶叶卖给了一家上市企业,而普洱市委市政府定制的茶粉即出自这批茶叶。

“真学者型‘老虎’”都曾发表什么论文?

虽然都被称为“学者型官员”,但季建业和沈培平这种更多的被认为有名无实,“学者”光环是塑造出来的,只是生官之际不忘提升学历而已。从他们发表的文章看也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效果。

但还有一种“老虎”是真正的学者,有的是原始学历就高,有的是在位期间做了不少科研工作。

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何家成是典型的因学历高而走上了仕途,不仅研究生期间就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读博士期间,与他人合作的《微观经济基础的重新构造一文》,还获得了当年中国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经济学奖”。查看他发表的论文,基本围绕在经济领域,很少有关于其他方面的文章。

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铁道部原总工程师张曙光何江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陈安众都属于工作中做了不少科研工作的“学者型官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如武长顺领衔发明的35项专利中,34项都与警务有关;张曙光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发表的论文大都与铁路有关;而陈安众也曾发表论文、译文40多篇。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也发现,虽然“真学者型”官员发表的大部分都是专业对口的论文,但也有一些有关“廉政”的文章。比如武长顺在2010年曾在《天津政法报》上发表《秉公用权廉洁从政》,其中强调,“作为领导干部,必须始终加强党性修养,坚定政治信念,提升道德境界,时刻保持清醒头脑,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否则,就会为物欲所惑,为名利所困”。

陈安众在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时曾在《秘书生活》上发表《养大气出精品求实效做表率》的文章,强调党委办公厅(室)的服务工作“意味着辛苦,意味着奉献, 意味着做幕后英雄”,要求相关同志“必须正确对待名利、得失与苦乐,谋事而不谋利,奉献而不索取, 培育高尚的道德情操,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资料|北京青年报 京华时报 民主与法制报

原标题:谈资|“学者型”老虎发表的文章如何“打脸”? 

“老虎”落马得多了,也不乏有“学者型官员”夹在其中,寒窗苦读也好、组织培养也好,这么多年熬到了那么高的位置,一朝落马,实在让人惋惜。

那么现在问题来啦,这些具有硕士、博士学位的“老虎”曾经发表过的论文或者文章都写了什么?是否与他们所学的专业息息相关?人们又是如何评价这些“学者型官员”的?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看过这些人的文章后发现,不少人曾经白纸黑字写下的豪言壮语,最后都变成了啪啪打在脸上的巴掌。

季建业: 曾发表文章谈权利是“双刃剑”

江苏南京原市长季建业从1999年到2002年在苏州大学法学院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完成了在职硕士研究生的学习,1年后,用2003年到2006年又在同一个学院同一个专业读完了在职博士研究生。

虽然小编在数据库没有搜到季建业的学位毕业论文,但他依然可以被认为是发文大户,至少公开发表过几十篇论文和文章,算上重复刊发的、发表在《扬州日报》、《南京日报》等曾主政地方党报的文章则有更多。各种文章刊发的时间跨度从1985年到2013年其落马前夕都有,比如在1985年第2期的《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刊发了《谈谈农村发展与农民的文化素质》,当时他正在职攻读硕士学位;再比如1988年第11期的《中国记者》,时任《苏州日报》副总编辑的他发表了《拓宽报纸为商品经济服务的路子》。

除了这些较为“偏门”的论文,季建业发表的更多的是与主政地方的城市建设、经济发展,包括队伍建设息息相关的文章。

比如在他落马前夕,2012年底和2013年初,他在不同的杂志上均发表同一篇文章——《提升南京国际化水平的现实目标与政策选择》。文内提到为了提升口岸国际化水平,要“积极建设公务飞机、豪华轿车、私人游艇、高端机械装备等国际高端商品展示销售中心等”。

对于党的依法治理能力和干部作风建设他也颇有心得。比如2005年04期的《江苏社会科学》里,季建业发表的《增强党依法治理能力》中写到,“拥有执政权力、执政资源却没有很好的执政能力是一件相当可怕事情。因为权力是把“双刃剑”,使用得好,可以造福于民;使用不好则会祸国殃民。如果我们掌握了执政资源,拥有了执政权力和执政手段,却无能力执政,不能依法执政,我们就极有可能丧失执政权力,丧失执政资源”。在2009年03期的《领导科学》中,他发表了《提升群众满意度应加强干部能力作风建设》,其中提出“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各级干部能不能继续顺应人民群众的新期待,关系到我们的工作能不能赢得群众的新支持”。

沈培平: “茶博士”论文中“普洱茶”超一半

被称为“茶市长”的沈培平也是博士,当然同样是工作后读的。他的本科、研究生、博士生专业跨度还蛮大的:本科在云南省保山地区保山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中文专业学习,1999年到2002年,中央党校、函授、在职了研究生,专业时经济管理。而博士学位则是在2004到2007年,他任普洱市市长时,在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自然地理学专业学习后获得。在沈培平发表的十余篇论文中,最多的就是有关普洱茶发展的文章,特别是他单独署名的几篇文章,多一半都与此有关,甚至他博士论文写的都是《云南省普洱茶产业发展研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的博士专业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这位被称为“茶市长”的“学者型老虎”,成败都与普洱密切相关。在2008年他刊发在《社会主义论坛》上的《普洱茶大趋势》一文中,对普洱茶的评价为“人文普洱是普洱茶的最高阶段,它是集文化、艺术、健康和科学为一体,各种元素交融荟萃、系统升华的理想状态。这是充满浪漫主义人文情怀的最高境界。”

时任思茅市市长的沈培平(中)在某茶文化节开幕式现场亲自叫卖普洱茶

针对曾在他任期内发生的少数民族地区“孟连事件”,他曾发表题为《从“孟连事件”到“孟连经验”的巨变》的文章,反思如何做好新型下的群众工作,称“屁股坐歪了”、“路子走偏了”、“作风飘浮了”、“基层组织涣散了”。据报道,在一些重要场合,如全国“两会”、云南省“两会”上,沈培平经常会拿出普洱茶给代表、记者“泡上一杯尝尝”。

他落马后,披露出来的信息显示,普洱茶也是其腐败案中重要的元素。在他收受的贿赂中,现金并不多,大部分是一些价格不菲的普洱茶,不乏年限久、标价超百万一筒的顶级普洱茶。他还曾在普洱茶饼大跌时大量购入,存放政府仓库,后高价卖出。2009年,沈培平的家人将其囤积的茶叶卖给了一家上市企业,而普洱市委市政府定制的茶粉即出自这批茶叶。

“真学者型‘老虎’”都曾发表什么论文?

虽然都被称为“学者型官员”,但季建业和沈培平这种更多的被认为有名无实,“学者”光环是塑造出来的,只是生官之际不忘提升学历而已。从他们发表的文章看也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效果。

但还有一种“老虎”是真正的学者,有的是原始学历就高,有的是在位期间做了不少科研工作。

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何家成是典型的因学历高而走上了仕途,不仅研究生期间就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读博士期间,与他人合作的《微观经济基础的重新构造一文》,还获得了当年中国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经济学奖”。查看他发表的论文,基本围绕在经济领域,很少有关于其他方面的文章。

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铁道部原总工程师张曙光何江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陈安众都属于工作中做了不少科研工作的“学者型官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如武长顺领衔发明的35项专利中,34项都与警务有关;张曙光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发表的论文大都与铁路有关;而陈安众也曾发表论文、译文40多篇。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也发现,虽然“真学者型”官员发表的大部分都是专业对口的论文,但也有一些有关“廉政”的文章。比如武长顺在2010年曾在《天津政法报》上发表《秉公用权廉洁从政》,其中强调,“作为领导干部,必须始终加强党性修养,坚定政治信念,提升道德境界,时刻保持清醒头脑,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否则,就会为物欲所惑,为名利所困”。

陈安众在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时曾在《秘书生活》上发表《养大气出精品求实效做表率》的文章,强调党委办公厅(室)的服务工作“意味着辛苦,意味着奉献, 意味着做幕后英雄”,要求相关同志“必须正确对待名利、得失与苦乐,谋事而不谋利,奉献而不索取, 培育高尚的道德情操,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资料|北京青年报 京华时报 民主与法制报
      ”

原标题:谈资|“学者型”老虎发表的文章如何“打脸”? 

“老虎”落马得多了,也不乏有“学者型官员”夹在其中,寒窗苦读也好、组织培养也好,这么多年熬到了那么高的位置,一朝落马,实在让人惋惜。

那么现在问题来啦,这些具有硕士、博士学位的“老虎”曾经发表过的论文或者文章都写了什么?是否与他们所学的专业息息相关?人们又是如何评价这些“学者型官员”的?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看过这些人的文章后发现,不少人曾经白纸黑字写下的豪言壮语,最后都变成了啪啪打在脸上的巴掌。

季建业: 曾发表文章谈权利是“双刃剑”

江苏南京原市长季建业从1999年到2002年在苏州大学法学院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完成了在职硕士研究生的学习,1年后,用2003年到2006年又在同一个学院同一个专业读完了在职博士研究生。

虽然小编在数据库没有搜到季建业的学位毕业论文,但他依然可以被认为是发文大户,至少公开发表过几十篇论文和文章,算上重复刊发的、发表在《扬州日报》、《南京日报》等曾主政地方党报的文章则有更多。各种文章刊发的时间跨度从1985年到2013年其落马前夕都有,比如在1985年第2期的《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刊发了《谈谈农村发展与农民的文化素质》,当时他正在职攻读硕士学位;再比如1988年第11期的《中国记者》,时任《苏州日报》副总编辑的他发表了《拓宽报纸为商品经济服务的路子》。

除了这些较为“偏门”的论文,季建业发表的更多的是与主政地方的城市建设、经济发展,包括队伍建设息息相关的文章。

比如在他落马前夕,2012年底和2013年初,他在不同的杂志上均发表同一篇文章——《提升南京国际化水平的现实目标与政策选择》。文内提到为了提升口岸国际化水平,要“积极建设公务飞机、豪华轿车、私人游艇、高端机械装备等国际高端商品展示销售中心等”。

对于党的依法治理能力和干部作风建设他也颇有心得。比如2005年04期的《江苏社会科学》里,季建业发表的《增强党依法治理能力》中写到,“拥有执政权力、执政资源却没有很好的执政能力是一件相当可怕事情。因为权力是把“双刃剑”,使用得好,可以造福于民;使用不好则会祸国殃民。如果我们掌握了执政资源,拥有了执政权力和执政手段,却无能力执政,不能依法执政,我们就极有可能丧失执政权力,丧失执政资源”。在2009年03期的《领导科学》中,他发表了《提升群众满意度应加强干部能力作风建设》,其中提出“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各级干部能不能继续顺应人民群众的新期待,关系到我们的工作能不能赢得群众的新支持”。

沈培平: “茶博士”论文中“普洱茶”超一半

被称为“茶市长”的沈培平也是博士,当然同样是工作后读的。他的本科、研究生、博士生专业跨度还蛮大的:本科在云南省保山地区保山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中文专业学习,1999年到2002年,中央党校、函授、在职了研究生,专业时经济管理。而博士学位则是在2004到2007年,他任普洱市市长时,在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自然地理学专业学习后获得。在沈培平发表的十余篇论文中,最多的就是有关普洱茶发展的文章,特别是他单独署名的几篇文章,多一半都与此有关,甚至他博士论文写的都是《云南省普洱茶产业发展研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的博士专业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这位被称为“茶市长”的“学者型老虎”,成败都与普洱密切相关。在2008年他刊发在《社会主义论坛》上的《普洱茶大趋势》一文中,对普洱茶的评价为“人文普洱是普洱茶的最高阶段,它是集文化、艺术、健康和科学为一体,各种元素交融荟萃、系统升华的理想状态。这是充满浪漫主义人文情怀的最高境界。”

时任思茅市市长的沈培平(中)在某茶文化节开幕式现场亲自叫卖普洱茶

针对曾在他任期内发生的少数民族地区“孟连事件”,他曾发表题为《从“孟连事件”到“孟连经验”的巨变》的文章,反思如何做好新型下的群众工作,称“屁股坐歪了”、“路子走偏了”、“作风飘浮了”、“基层组织涣散了”。据报道,在一些重要场合,如全国“两会”、云南省“两会”上,沈培平经常会拿出普洱茶给代表、记者“泡上一杯尝尝”。

他落马后,披露出来的信息显示,普洱茶也是其腐败案中重要的元素。在他收受的贿赂中,现金并不多,大部分是一些价格不菲的普洱茶,不乏年限久、标价超百万一筒的顶级普洱茶。他还曾在普洱茶饼大跌时大量购入,存放政府仓库,后高价卖出。2009年,沈培平的家人将其囤积的茶叶卖给了一家上市企业,而普洱市委市政府定制的茶粉即出自这批茶叶。

“真学者型‘老虎’”都曾发表什么论文?

虽然都被称为“学者型官员”,但季建业和沈培平这种更多的被认为有名无实,“学者”光环是塑造出来的,只是生官之际不忘提升学历而已。从他们发表的文章看也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效果。

但还有一种“老虎”是真正的学者,有的是原始学历就高,有的是在位期间做了不少科研工作。

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何家成是典型的因学历高而走上了仕途,不仅研究生期间就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读博士期间,与他人合作的《微观经济基础的重新构造一文》,还获得了当年中国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经济学奖”。查看他发表的论文,基本围绕在经济领域,很少有关于其他方面的文章。

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铁道部原总工程师张曙光何江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陈安众都属于工作中做了不少科研工作的“学者型官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如武长顺领衔发明的35项专利中,34项都与警务有关;张曙光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发表的论文大都与铁路有关;而陈安众也曾发表论文、译文40多篇。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也发现,虽然“真学者型”官员发表的大部分都是专业对口的论文,但也有一些有关“廉政”的文章。比如武长顺在2010年曾在《天津政法报》上发表《秉公用权廉洁从政》,其中强调,“作为领导干部,必须始终加强党性修养,坚定政治信念,提升道德境界,时刻保持清醒头脑,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否则,就会为物欲所惑,为名利所困”。

陈安众在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时曾在《秘书生活》上发表《养大气出精品求实效做表率》的文章,强调党委办公厅(室)的服务工作“意味着辛苦,意味着奉献, 意味着做幕后英雄”,要求相关同志“必须正确对待名利、得失与苦乐,谋事而不谋利,奉献而不索取, 培育高尚的道德情操,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资料|北京青年报 京华时报 民主与法制报

文章关健字: 台军前高官:台湾若只论军事将重蹈“国共内战”覆辙 14场进9球!鲁能蜕变关键角色 努力的他不该被黑

  • 最热评论

  • 抱歉,暂无相关评论...

热搜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