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栏目列表 - 俄战略轰炸机太平洋中立海域飞行 日韩战机伴飞

俄战略轰炸机太平洋中立海域飞行 日韩战机伴飞 周末国际市场要闻必读(3月14日)
2017-12-12.12:16:20 法制晚报 收藏本文 我有话说511428694人参与)
      庄重敬礼精神好

原标题:2016年5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据报道,美国前国防部长哈格尔日前称,若菲律宾与中国任何一方不遵守南海仲裁庭仲裁结果,将会是“危险的开端”。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们已经多次说过,中方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单方面提交的南海仲裁案,这个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菲律宾就中菲南海有关争议单方面提起仲裁,本身就违反了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某些人无视基本事实,肆意操弄国际法,或者打着国际法的招牌,采取一些不恰当的言行,实际上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我想说,这些目的是达不到的。

美国某些人口口声声以海洋法治的维护者自居,但却在《公约》达成34年之久仍不批准《公约》;口口声声要求别国接受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自己却避而远之,甚至拒不接受国际法院这一联合国最主要的司法机构曾经作出的判决和命令;口口声声要求其他国家遵守国际法,但是却对自己和所谓的盟友大开违法之门,长期以来对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行为视而不见。美方这种对于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投机做法,严重侵蚀了国际法的权威性、严肃性和有效性,这才是真正危险的,是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的。

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将于5月1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应卡塔尔国外交大臣穆罕默德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率团出席会议并对卡塔尔进行正式访问。

应突尼斯共和国外交部长朱海纳维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于5月13日至14日对突尼斯进行正式访问。

问:上周,缅甸发生针对中资企业铜矿项目的抗议事件,中方是否担心发生更多的类似事件?是否要求缅甸政府采取更多措施保护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国企业在缅利益?

答:可能你也注意到,缅甸新政府成立伊始,外交部长王毅就应邀对缅甸进行了正式访问。访问中,双方就中缅在新形势下开展更广泛、有利于中缅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合作进行了深入探讨。我们对中缅之间继续开展互利合作充满信心。

关于你提到的具体问题,我想强调的是,中缅两国是传统友邦,互利合作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中国政府也一贯要求赴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履行好社会责任和义务,包括重视环境保护。我们愿同缅方共同努力,实施好这些互利合作项目,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更好地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问:你能否介绍此次中阿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的有关情况?中方对此次会议有何期待?

答:今年是中阿开启外交关系60周年。大家也知道,今年年初,习近平主席访问了沙特、埃及等阿拉伯国家和阿盟总部,有力提升了中阿关系整体水平,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对发展同阿拉伯国家关系的重视与期待。中阿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是习主席访问中东后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和阿盟之间举行的首次高级别政治对话,对落实访问成果、加强对话合作、完善论坛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王毅外长这次出席会议期间将同阿拉伯各国外长和阿盟秘书长一道,围绕“共建‘一带一路’,深化中阿战略合作”这个重要议题,同时就双方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广泛交换意见,制定落实习主席访问成果的具体路线图,同时规划好未来两年论坛发展和集体合作蓝图。我们真诚希望能以本次会议为契机,与阿拉伯国家共同努力,推动新时期中阿战略合作关系迈上新台阶。

问:有评论认为,中国国大力强,菲律宾与中国实力相差悬殊,菲方根本无法通过双边谈判与中方解决领土和海洋划界争议,因此才提起仲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这种说法纯粹是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并且让人想起所谓的“大国原罪论”,显然是个别别有用心者企图抹黑中国的一种说辞,其背后是国强必霸和以己度人的逻辑作祟。

我想强调,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政策,长期以来我们也一直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有关争议。这一政策实际上是由中国人民血液中流淌着的爱好和平基因所决定的。也正是得益于这一政策,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已经同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本准则的基础上,通过双边磋商与谈判,划定和勘定了共同边界,划定和勘定的边界线长度达两万多公里,占中国整个陆地边界的90%以上。此外,中国和越南通过谈判协商划定了两国在北部湾的海洋边界。

我还想说,作为地区大国,中国深知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意义和自身责任担当。长期以来,中方从大局出发,始终以建设性的态度、负责任地处理南海问题,谈判协商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反观菲律宾,则置中菲共识于不顾,缺乏与中方谈判协商解决问题的诚意,反而在南海假扮“受害者”的形象,不断挑衅,挑起事端,激化矛盾,恶化地区和平稳定。中国不会“以大欺小”,但我们也不会纵容和允许个别国家通过邪门歪道“以小讹大”。

问: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七大”报告中称,朝鲜是拥核国家,将继续强化核武器质量。朝鲜《劳动新闻》称朝是东方核武器大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对半岛核问题的立场已经重复多次,没有变化。我想说,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谈判对话协商解决半岛核问题,符合各方共同利益,有利于东北亚和平与发展,也有利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我们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能为此作出符合时代潮流的努力。

问:中方对朝鲜声称自己是拥核国持何立场?

答: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中方在半岛核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变化。我们也主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所有的跟半岛核问题相关的决议,都应得到国际社会所有有关各方毫无保留的遵守、执行。

问:日前,中国政府同联合国正式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请中方介绍设立该基金的具体情况和有关考虑?中方准备通过基金开展哪些具体项目?

答:5月6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同联合国秘书处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

去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期间宣布,中国政府决定设立为期10年、总额达10亿美元的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基金下设两个子基金,一是秘书长和平与安全基金,由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托管;二是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基金,由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托管。协议的签署是落实习近平主席出席联合国系列峰会成果的重要行动。

这是中国首次在联合国出资设立基金,也是中国坚持多边主义,致力于开展多边合作,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支持联合国在止战维和、促进发展领域发挥核心作用的重要体现。中国将同联合国保持密切沟通协调,推动基金尽快正式启动并投入运作。

问: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周在索契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俄罗斯和日本都是中国的重要邻国,也都是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我们乐意见到俄日关系稳定发展。

原标题:2016年5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据报道,美国前国防部长哈格尔日前称,若菲律宾与中国任何一方不遵守南海仲裁庭仲裁结果,将会是“危险的开端”。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们已经多次说过,中方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单方面提交的南海仲裁案,这个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菲律宾就中菲南海有关争议单方面提起仲裁,本身就违反了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某些人无视基本事实,肆意操弄国际法,或者打着国际法的招牌,采取一些不恰当的言行,实际上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我想说,这些目的是达不到的。

美国某些人口口声声以海洋法治的维护者自居,但却在《公约》达成34年之久仍不批准《公约》;口口声声要求别国接受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自己却避而远之,甚至拒不接受国际法院这一联合国最主要的司法机构曾经作出的判决和命令;口口声声要求其他国家遵守国际法,但是却对自己和所谓的盟友大开违法之门,长期以来对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行为视而不见。美方这种对于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投机做法,严重侵蚀了国际法的权威性、严肃性和有效性,这才是真正危险的,是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的。

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将于5月1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应卡塔尔国外交大臣穆罕默德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率团出席会议并对卡塔尔进行正式访问。

应突尼斯共和国外交部长朱海纳维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于5月13日至14日对突尼斯进行正式访问。

问:上周,缅甸发生针对中资企业铜矿项目的抗议事件,中方是否担心发生更多的类似事件?是否要求缅甸政府采取更多措施保护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国企业在缅利益?

答:可能你也注意到,缅甸新政府成立伊始,外交部长王毅就应邀对缅甸进行了正式访问。访问中,双方就中缅在新形势下开展更广泛、有利于中缅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合作进行了深入探讨。我们对中缅之间继续开展互利合作充满信心。

关于你提到的具体问题,我想强调的是,中缅两国是传统友邦,互利合作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中国政府也一贯要求赴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履行好社会责任和义务,包括重视环境保护。我们愿同缅方共同努力,实施好这些互利合作项目,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更好地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问:你能否介绍此次中阿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的有关情况?中方对此次会议有何期待?

答:今年是中阿开启外交关系60周年。大家也知道,今年年初,习近平主席访问了沙特、埃及等阿拉伯国家和阿盟总部,有力提升了中阿关系整体水平,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对发展同阿拉伯国家关系的重视与期待。中阿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是习主席访问中东后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和阿盟之间举行的首次高级别政治对话,对落实访问成果、加强对话合作、完善论坛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王毅外长这次出席会议期间将同阿拉伯各国外长和阿盟秘书长一道,围绕“共建‘一带一路’,深化中阿战略合作”这个重要议题,同时就双方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广泛交换意见,制定落实习主席访问成果的具体路线图,同时规划好未来两年论坛发展和集体合作蓝图。我们真诚希望能以本次会议为契机,与阿拉伯国家共同努力,推动新时期中阿战略合作关系迈上新台阶。

问:有评论认为,中国国大力强,菲律宾与中国实力相差悬殊,菲方根本无法通过双边谈判与中方解决领土和海洋划界争议,因此才提起仲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这种说法纯粹是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并且让人想起所谓的“大国原罪论”,显然是个别别有用心者企图抹黑中国的一种说辞,其背后是国强必霸和以己度人的逻辑作祟。

我想强调,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政策,长期以来我们也一直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有关争议。这一政策实际上是由中国人民血液中流淌着的爱好和平基因所决定的。也正是得益于这一政策,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已经同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本准则的基础上,通过双边磋商与谈判,划定和勘定了共同边界,划定和勘定的边界线长度达两万多公里,占中国整个陆地边界的90%以上。此外,中国和越南通过谈判协商划定了两国在北部湾的海洋边界。

我还想说,作为地区大国,中国深知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意义和自身责任担当。长期以来,中方从大局出发,始终以建设性的态度、负责任地处理南海问题,谈判协商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反观菲律宾,则置中菲共识于不顾,缺乏与中方谈判协商解决问题的诚意,反而在南海假扮“受害者”的形象,不断挑衅,挑起事端,激化矛盾,恶化地区和平稳定。中国不会“以大欺小”,但我们也不会纵容和允许个别国家通过邪门歪道“以小讹大”。

问: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七大”报告中称,朝鲜是拥核国家,将继续强化核武器质量。朝鲜《劳动新闻》称朝是东方核武器大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对半岛核问题的立场已经重复多次,没有变化。我想说,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谈判对话协商解决半岛核问题,符合各方共同利益,有利于东北亚和平与发展,也有利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我们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能为此作出符合时代潮流的努力。

问:中方对朝鲜声称自己是拥核国持何立场?

答: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中方在半岛核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变化。我们也主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所有的跟半岛核问题相关的决议,都应得到国际社会所有有关各方毫无保留的遵守、执行。

问:日前,中国政府同联合国正式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请中方介绍设立该基金的具体情况和有关考虑?中方准备通过基金开展哪些具体项目?

答:5月6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同联合国秘书处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

去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期间宣布,中国政府决定设立为期10年、总额达10亿美元的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基金下设两个子基金,一是秘书长和平与安全基金,由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托管;二是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基金,由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托管。协议的签署是落实习近平主席出席联合国系列峰会成果的重要行动。

这是中国首次在联合国出资设立基金,也是中国坚持多边主义,致力于开展多边合作,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支持联合国在止战维和、促进发展领域发挥核心作用的重要体现。中国将同联合国保持密切沟通协调,推动基金尽快正式启动并投入运作。

问: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周在索契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俄罗斯和日本都是中国的重要邻国,也都是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我们乐意见到俄日关系稳定发展。
      

原标题:2016年5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据报道,美国前国防部长哈格尔日前称,若菲律宾与中国任何一方不遵守南海仲裁庭仲裁结果,将会是“危险的开端”。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们已经多次说过,中方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单方面提交的南海仲裁案,这个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菲律宾就中菲南海有关争议单方面提起仲裁,本身就违反了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某些人无视基本事实,肆意操弄国际法,或者打着国际法的招牌,采取一些不恰当的言行,实际上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我想说,这些目的是达不到的。

美国某些人口口声声以海洋法治的维护者自居,但却在《公约》达成34年之久仍不批准《公约》;口口声声要求别国接受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自己却避而远之,甚至拒不接受国际法院这一联合国最主要的司法机构曾经作出的判决和命令;口口声声要求其他国家遵守国际法,但是却对自己和所谓的盟友大开违法之门,长期以来对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行为视而不见。美方这种对于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投机做法,严重侵蚀了国际法的权威性、严肃性和有效性,这才是真正危险的,是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的。

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将于5月1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应卡塔尔国外交大臣穆罕默德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率团出席会议并对卡塔尔进行正式访问。

应突尼斯共和国外交部长朱海纳维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于5月13日至14日对突尼斯进行正式访问。

问:上周,缅甸发生针对中资企业铜矿项目的抗议事件,中方是否担心发生更多的类似事件?是否要求缅甸政府采取更多措施保护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国企业在缅利益?

答:可能你也注意到,缅甸新政府成立伊始,外交部长王毅就应邀对缅甸进行了正式访问。访问中,双方就中缅在新形势下开展更广泛、有利于中缅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合作进行了深入探讨。我们对中缅之间继续开展互利合作充满信心。

关于你提到的具体问题,我想强调的是,中缅两国是传统友邦,互利合作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中国政府也一贯要求赴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履行好社会责任和义务,包括重视环境保护。我们愿同缅方共同努力,实施好这些互利合作项目,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更好地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问:你能否介绍此次中阿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的有关情况?中方对此次会议有何期待?

答:今年是中阿开启外交关系60周年。大家也知道,今年年初,习近平主席访问了沙特、埃及等阿拉伯国家和阿盟总部,有力提升了中阿关系整体水平,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对发展同阿拉伯国家关系的重视与期待。中阿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是习主席访问中东后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和阿盟之间举行的首次高级别政治对话,对落实访问成果、加强对话合作、完善论坛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王毅外长这次出席会议期间将同阿拉伯各国外长和阿盟秘书长一道,围绕“共建‘一带一路’,深化中阿战略合作”这个重要议题,同时就双方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广泛交换意见,制定落实习主席访问成果的具体路线图,同时规划好未来两年论坛发展和集体合作蓝图。我们真诚希望能以本次会议为契机,与阿拉伯国家共同努力,推动新时期中阿战略合作关系迈上新台阶。

问:有评论认为,中国国大力强,菲律宾与中国实力相差悬殊,菲方根本无法通过双边谈判与中方解决领土和海洋划界争议,因此才提起仲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这种说法纯粹是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并且让人想起所谓的“大国原罪论”,显然是个别别有用心者企图抹黑中国的一种说辞,其背后是国强必霸和以己度人的逻辑作祟。

我想强调,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政策,长期以来我们也一直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有关争议。这一政策实际上是由中国人民血液中流淌着的爱好和平基因所决定的。也正是得益于这一政策,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已经同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本准则的基础上,通过双边磋商与谈判,划定和勘定了共同边界,划定和勘定的边界线长度达两万多公里,占中国整个陆地边界的90%以上。此外,中国和越南通过谈判协商划定了两国在北部湾的海洋边界。

我还想说,作为地区大国,中国深知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意义和自身责任担当。长期以来,中方从大局出发,始终以建设性的态度、负责任地处理南海问题,谈判协商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反观菲律宾,则置中菲共识于不顾,缺乏与中方谈判协商解决问题的诚意,反而在南海假扮“受害者”的形象,不断挑衅,挑起事端,激化矛盾,恶化地区和平稳定。中国不会“以大欺小”,但我们也不会纵容和允许个别国家通过邪门歪道“以小讹大”。

问: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七大”报告中称,朝鲜是拥核国家,将继续强化核武器质量。朝鲜《劳动新闻》称朝是东方核武器大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对半岛核问题的立场已经重复多次,没有变化。我想说,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谈判对话协商解决半岛核问题,符合各方共同利益,有利于东北亚和平与发展,也有利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我们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能为此作出符合时代潮流的努力。

问:中方对朝鲜声称自己是拥核国持何立场?

答: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中方在半岛核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变化。我们也主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所有的跟半岛核问题相关的决议,都应得到国际社会所有有关各方毫无保留的遵守、执行。

问:日前,中国政府同联合国正式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请中方介绍设立该基金的具体情况和有关考虑?中方准备通过基金开展哪些具体项目?

答:5月6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同联合国秘书处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

去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期间宣布,中国政府决定设立为期10年、总额达10亿美元的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基金下设两个子基金,一是秘书长和平与安全基金,由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托管;二是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基金,由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托管。协议的签署是落实习近平主席出席联合国系列峰会成果的重要行动。

这是中国首次在联合国出资设立基金,也是中国坚持多边主义,致力于开展多边合作,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支持联合国在止战维和、促进发展领域发挥核心作用的重要体现。中国将同联合国保持密切沟通协调,推动基金尽快正式启动并投入运作。

问: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周在索契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俄罗斯和日本都是中国的重要邻国,也都是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我们乐意见到俄日关系稳定发展。

原标题:2016年5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据报道,美国前国防部长哈格尔日前称,若菲律宾与中国任何一方不遵守南海仲裁庭仲裁结果,将会是“危险的开端”。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们已经多次说过,中方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单方面提交的南海仲裁案,这个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菲律宾就中菲南海有关争议单方面提起仲裁,本身就违反了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某些人无视基本事实,肆意操弄国际法,或者打着国际法的招牌,采取一些不恰当的言行,实际上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我想说,这些目的是达不到的。

美国某些人口口声声以海洋法治的维护者自居,但却在《公约》达成34年之久仍不批准《公约》;口口声声要求别国接受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自己却避而远之,甚至拒不接受国际法院这一联合国最主要的司法机构曾经作出的判决和命令;口口声声要求其他国家遵守国际法,但是却对自己和所谓的盟友大开违法之门,长期以来对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行为视而不见。美方这种对于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投机做法,严重侵蚀了国际法的权威性、严肃性和有效性,这才是真正危险的,是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的。

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将于5月1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应卡塔尔国外交大臣穆罕默德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率团出席会议并对卡塔尔进行正式访问。

应突尼斯共和国外交部长朱海纳维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于5月13日至14日对突尼斯进行正式访问。

问:上周,缅甸发生针对中资企业铜矿项目的抗议事件,中方是否担心发生更多的类似事件?是否要求缅甸政府采取更多措施保护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国企业在缅利益?

答:可能你也注意到,缅甸新政府成立伊始,外交部长王毅就应邀对缅甸进行了正式访问。访问中,双方就中缅在新形势下开展更广泛、有利于中缅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合作进行了深入探讨。我们对中缅之间继续开展互利合作充满信心。

关于你提到的具体问题,我想强调的是,中缅两国是传统友邦,互利合作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中国政府也一贯要求赴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履行好社会责任和义务,包括重视环境保护。我们愿同缅方共同努力,实施好这些互利合作项目,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更好地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问:你能否介绍此次中阿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的有关情况?中方对此次会议有何期待?

答:今年是中阿开启外交关系60周年。大家也知道,今年年初,习近平主席访问了沙特、埃及等阿拉伯国家和阿盟总部,有力提升了中阿关系整体水平,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对发展同阿拉伯国家关系的重视与期待。中阿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是习主席访问中东后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和阿盟之间举行的首次高级别政治对话,对落实访问成果、加强对话合作、完善论坛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王毅外长这次出席会议期间将同阿拉伯各国外长和阿盟秘书长一道,围绕“共建‘一带一路’,深化中阿战略合作”这个重要议题,同时就双方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广泛交换意见,制定落实习主席访问成果的具体路线图,同时规划好未来两年论坛发展和集体合作蓝图。我们真诚希望能以本次会议为契机,与阿拉伯国家共同努力,推动新时期中阿战略合作关系迈上新台阶。

问:有评论认为,中国国大力强,菲律宾与中国实力相差悬殊,菲方根本无法通过双边谈判与中方解决领土和海洋划界争议,因此才提起仲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这种说法纯粹是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并且让人想起所谓的“大国原罪论”,显然是个别别有用心者企图抹黑中国的一种说辞,其背后是国强必霸和以己度人的逻辑作祟。

我想强调,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政策,长期以来我们也一直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有关争议。这一政策实际上是由中国人民血液中流淌着的爱好和平基因所决定的。也正是得益于这一政策,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已经同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本准则的基础上,通过双边磋商与谈判,划定和勘定了共同边界,划定和勘定的边界线长度达两万多公里,占中国整个陆地边界的90%以上。此外,中国和越南通过谈判协商划定了两国在北部湾的海洋边界。

我还想说,作为地区大国,中国深知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意义和自身责任担当。长期以来,中方从大局出发,始终以建设性的态度、负责任地处理南海问题,谈判协商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反观菲律宾,则置中菲共识于不顾,缺乏与中方谈判协商解决问题的诚意,反而在南海假扮“受害者”的形象,不断挑衅,挑起事端,激化矛盾,恶化地区和平稳定。中国不会“以大欺小”,但我们也不会纵容和允许个别国家通过邪门歪道“以小讹大”。

问: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七大”报告中称,朝鲜是拥核国家,将继续强化核武器质量。朝鲜《劳动新闻》称朝是东方核武器大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对半岛核问题的立场已经重复多次,没有变化。我想说,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谈判对话协商解决半岛核问题,符合各方共同利益,有利于东北亚和平与发展,也有利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我们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能为此作出符合时代潮流的努力。

问:中方对朝鲜声称自己是拥核国持何立场?

答: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中方在半岛核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变化。我们也主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所有的跟半岛核问题相关的决议,都应得到国际社会所有有关各方毫无保留的遵守、执行。

问:日前,中国政府同联合国正式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请中方介绍设立该基金的具体情况和有关考虑?中方准备通过基金开展哪些具体项目?

答:5月6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同联合国秘书处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

去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期间宣布,中国政府决定设立为期10年、总额达10亿美元的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基金下设两个子基金,一是秘书长和平与安全基金,由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托管;二是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基金,由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托管。协议的签署是落实习近平主席出席联合国系列峰会成果的重要行动。

这是中国首次在联合国出资设立基金,也是中国坚持多边主义,致力于开展多边合作,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支持联合国在止战维和、促进发展领域发挥核心作用的重要体现。中国将同联合国保持密切沟通协调,推动基金尽快正式启动并投入运作。

问: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周在索契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俄罗斯和日本都是中国的重要邻国,也都是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我们乐意见到俄日关系稳定发展。

原标题:2016年5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据报道,美国前国防部长哈格尔日前称,若菲律宾与中国任何一方不遵守南海仲裁庭仲裁结果,将会是“危险的开端”。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们已经多次说过,中方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单方面提交的南海仲裁案,这个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菲律宾就中菲南海有关争议单方面提起仲裁,本身就违反了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某些人无视基本事实,肆意操弄国际法,或者打着国际法的招牌,采取一些不恰当的言行,实际上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我想说,这些目的是达不到的。

美国某些人口口声声以海洋法治的维护者自居,但却在《公约》达成34年之久仍不批准《公约》;口口声声要求别国接受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自己却避而远之,甚至拒不接受国际法院这一联合国最主要的司法机构曾经作出的判决和命令;口口声声要求其他国家遵守国际法,但是却对自己和所谓的盟友大开违法之门,长期以来对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行为视而不见。美方这种对于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投机做法,严重侵蚀了国际法的权威性、严肃性和有效性,这才是真正危险的,是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的。

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将于5月1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应卡塔尔国外交大臣穆罕默德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率团出席会议并对卡塔尔进行正式访问。

应突尼斯共和国外交部长朱海纳维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于5月13日至14日对突尼斯进行正式访问。

问:上周,缅甸发生针对中资企业铜矿项目的抗议事件,中方是否担心发生更多的类似事件?是否要求缅甸政府采取更多措施保护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国企业在缅利益?

答:可能你也注意到,缅甸新政府成立伊始,外交部长王毅就应邀对缅甸进行了正式访问。访问中,双方就中缅在新形势下开展更广泛、有利于中缅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合作进行了深入探讨。我们对中缅之间继续开展互利合作充满信心。

关于你提到的具体问题,我想强调的是,中缅两国是传统友邦,互利合作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中国政府也一贯要求赴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履行好社会责任和义务,包括重视环境保护。我们愿同缅方共同努力,实施好这些互利合作项目,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更好地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问:你能否介绍此次中阿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的有关情况?中方对此次会议有何期待?

答:今年是中阿开启外交关系60周年。大家也知道,今年年初,习近平主席访问了沙特、埃及等阿拉伯国家和阿盟总部,有力提升了中阿关系整体水平,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对发展同阿拉伯国家关系的重视与期待。中阿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是习主席访问中东后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和阿盟之间举行的首次高级别政治对话,对落实访问成果、加强对话合作、完善论坛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王毅外长这次出席会议期间将同阿拉伯各国外长和阿盟秘书长一道,围绕“共建‘一带一路’,深化中阿战略合作”这个重要议题,同时就双方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广泛交换意见,制定落实习主席访问成果的具体路线图,同时规划好未来两年论坛发展和集体合作蓝图。我们真诚希望能以本次会议为契机,与阿拉伯国家共同努力,推动新时期中阿战略合作关系迈上新台阶。

问:有评论认为,中国国大力强,菲律宾与中国实力相差悬殊,菲方根本无法通过双边谈判与中方解决领土和海洋划界争议,因此才提起仲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这种说法纯粹是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并且让人想起所谓的“大国原罪论”,显然是个别别有用心者企图抹黑中国的一种说辞,其背后是国强必霸和以己度人的逻辑作祟。

我想强调,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政策,长期以来我们也一直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有关争议。这一政策实际上是由中国人民血液中流淌着的爱好和平基因所决定的。也正是得益于这一政策,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已经同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本准则的基础上,通过双边磋商与谈判,划定和勘定了共同边界,划定和勘定的边界线长度达两万多公里,占中国整个陆地边界的90%以上。此外,中国和越南通过谈判协商划定了两国在北部湾的海洋边界。

我还想说,作为地区大国,中国深知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意义和自身责任担当。长期以来,中方从大局出发,始终以建设性的态度、负责任地处理南海问题,谈判协商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反观菲律宾,则置中菲共识于不顾,缺乏与中方谈判协商解决问题的诚意,反而在南海假扮“受害者”的形象,不断挑衅,挑起事端,激化矛盾,恶化地区和平稳定。中国不会“以大欺小”,但我们也不会纵容和允许个别国家通过邪门歪道“以小讹大”。

问: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七大”报告中称,朝鲜是拥核国家,将继续强化核武器质量。朝鲜《劳动新闻》称朝是东方核武器大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对半岛核问题的立场已经重复多次,没有变化。我想说,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谈判对话协商解决半岛核问题,符合各方共同利益,有利于东北亚和平与发展,也有利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我们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能为此作出符合时代潮流的努力。

问:中方对朝鲜声称自己是拥核国持何立场?

答: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中方在半岛核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变化。我们也主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所有的跟半岛核问题相关的决议,都应得到国际社会所有有关各方毫无保留的遵守、执行。

问:日前,中国政府同联合国正式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请中方介绍设立该基金的具体情况和有关考虑?中方准备通过基金开展哪些具体项目?

答:5月6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同联合国秘书处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

去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期间宣布,中国政府决定设立为期10年、总额达10亿美元的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基金下设两个子基金,一是秘书长和平与安全基金,由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托管;二是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基金,由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托管。协议的签署是落实习近平主席出席联合国系列峰会成果的重要行动。

这是中国首次在联合国出资设立基金,也是中国坚持多边主义,致力于开展多边合作,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支持联合国在止战维和、促进发展领域发挥核心作用的重要体现。中国将同联合国保持密切沟通协调,推动基金尽快正式启动并投入运作。

问: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周在索契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俄罗斯和日本都是中国的重要邻国,也都是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我们乐意见到俄日关系稳定发展。

原标题:2016年5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据报道,美国前国防部长哈格尔日前称,若菲律宾与中国任何一方不遵守南海仲裁庭仲裁结果,将会是“危险的开端”。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们已经多次说过,中方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单方面提交的南海仲裁案,这个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菲律宾就中菲南海有关争议单方面提起仲裁,本身就违反了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某些人无视基本事实,肆意操弄国际法,或者打着国际法的招牌,采取一些不恰当的言行,实际上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我想说,这些目的是达不到的。

美国某些人口口声声以海洋法治的维护者自居,但却在《公约》达成34年之久仍不批准《公约》;口口声声要求别国接受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自己却避而远之,甚至拒不接受国际法院这一联合国最主要的司法机构曾经作出的判决和命令;口口声声要求其他国家遵守国际法,但是却对自己和所谓的盟友大开违法之门,长期以来对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行为视而不见。美方这种对于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投机做法,严重侵蚀了国际法的权威性、严肃性和有效性,这才是真正危险的,是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的。

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将于5月1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应卡塔尔国外交大臣穆罕默德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率团出席会议并对卡塔尔进行正式访问。

应突尼斯共和国外交部长朱海纳维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于5月13日至14日对突尼斯进行正式访问。

问:上周,缅甸发生针对中资企业铜矿项目的抗议事件,中方是否担心发生更多的类似事件?是否要求缅甸政府采取更多措施保护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国企业在缅利益?

答:可能你也注意到,缅甸新政府成立伊始,外交部长王毅就应邀对缅甸进行了正式访问。访问中,双方就中缅在新形势下开展更广泛、有利于中缅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合作进行了深入探讨。我们对中缅之间继续开展互利合作充满信心。

关于你提到的具体问题,我想强调的是,中缅两国是传统友邦,互利合作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中国政府也一贯要求赴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履行好社会责任和义务,包括重视环境保护。我们愿同缅方共同努力,实施好这些互利合作项目,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更好地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问:你能否介绍此次中阿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的有关情况?中方对此次会议有何期待?

答:今年是中阿开启外交关系60周年。大家也知道,今年年初,习近平主席访问了沙特、埃及等阿拉伯国家和阿盟总部,有力提升了中阿关系整体水平,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对发展同阿拉伯国家关系的重视与期待。中阿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是习主席访问中东后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和阿盟之间举行的首次高级别政治对话,对落实访问成果、加强对话合作、完善论坛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王毅外长这次出席会议期间将同阿拉伯各国外长和阿盟秘书长一道,围绕“共建‘一带一路’,深化中阿战略合作”这个重要议题,同时就双方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广泛交换意见,制定落实习主席访问成果的具体路线图,同时规划好未来两年论坛发展和集体合作蓝图。我们真诚希望能以本次会议为契机,与阿拉伯国家共同努力,推动新时期中阿战略合作关系迈上新台阶。

问:有评论认为,中国国大力强,菲律宾与中国实力相差悬殊,菲方根本无法通过双边谈判与中方解决领土和海洋划界争议,因此才提起仲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这种说法纯粹是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并且让人想起所谓的“大国原罪论”,显然是个别别有用心者企图抹黑中国的一种说辞,其背后是国强必霸和以己度人的逻辑作祟。

我想强调,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政策,长期以来我们也一直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有关争议。这一政策实际上是由中国人民血液中流淌着的爱好和平基因所决定的。也正是得益于这一政策,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已经同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本准则的基础上,通过双边磋商与谈判,划定和勘定了共同边界,划定和勘定的边界线长度达两万多公里,占中国整个陆地边界的90%以上。此外,中国和越南通过谈判协商划定了两国在北部湾的海洋边界。

我还想说,作为地区大国,中国深知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意义和自身责任担当。长期以来,中方从大局出发,始终以建设性的态度、负责任地处理南海问题,谈判协商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反观菲律宾,则置中菲共识于不顾,缺乏与中方谈判协商解决问题的诚意,反而在南海假扮“受害者”的形象,不断挑衅,挑起事端,激化矛盾,恶化地区和平稳定。中国不会“以大欺小”,但我们也不会纵容和允许个别国家通过邪门歪道“以小讹大”。

问: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七大”报告中称,朝鲜是拥核国家,将继续强化核武器质量。朝鲜《劳动新闻》称朝是东方核武器大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对半岛核问题的立场已经重复多次,没有变化。我想说,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谈判对话协商解决半岛核问题,符合各方共同利益,有利于东北亚和平与发展,也有利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我们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能为此作出符合时代潮流的努力。

问:中方对朝鲜声称自己是拥核国持何立场?

答: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中方在半岛核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变化。我们也主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所有的跟半岛核问题相关的决议,都应得到国际社会所有有关各方毫无保留的遵守、执行。

问:日前,中国政府同联合国正式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请中方介绍设立该基金的具体情况和有关考虑?中方准备通过基金开展哪些具体项目?

答:5月6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同联合国秘书处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

去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期间宣布,中国政府决定设立为期10年、总额达10亿美元的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基金下设两个子基金,一是秘书长和平与安全基金,由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托管;二是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基金,由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托管。协议的签署是落实习近平主席出席联合国系列峰会成果的重要行动。

这是中国首次在联合国出资设立基金,也是中国坚持多边主义,致力于开展多边合作,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支持联合国在止战维和、促进发展领域发挥核心作用的重要体现。中国将同联合国保持密切沟通协调,推动基金尽快正式启动并投入运作。

问: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周在索契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俄罗斯和日本都是中国的重要邻国,也都是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我们乐意见到俄日关系稳定发展。中国短跑又收获一大惊喜不疯魔不哲学火箭这小伙太逆天!(gif)
      

原标题:2016年5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据报道,美国前国防部长哈格尔日前称,若菲律宾与中国任何一方不遵守南海仲裁庭仲裁结果,将会是“危险的开端”。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们已经多次说过,中方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单方面提交的南海仲裁案,这个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菲律宾就中菲南海有关争议单方面提起仲裁,本身就违反了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某些人无视基本事实,肆意操弄国际法,或者打着国际法的招牌,采取一些不恰当的言行,实际上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我想说,这些目的是达不到的。

美国某些人口口声声以海洋法治的维护者自居,但却在《公约》达成34年之久仍不批准《公约》;口口声声要求别国接受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自己却避而远之,甚至拒不接受国际法院这一联合国最主要的司法机构曾经作出的判决和命令;口口声声要求其他国家遵守国际法,但是却对自己和所谓的盟友大开违法之门,长期以来对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行为视而不见。美方这种对于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投机做法,严重侵蚀了国际法的权威性、严肃性和有效性,这才是真正危险的,是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的。

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将于5月1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应卡塔尔国外交大臣穆罕默德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率团出席会议并对卡塔尔进行正式访问。

应突尼斯共和国外交部长朱海纳维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于5月13日至14日对突尼斯进行正式访问。

问:上周,缅甸发生针对中资企业铜矿项目的抗议事件,中方是否担心发生更多的类似事件?是否要求缅甸政府采取更多措施保护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国企业在缅利益?

答:可能你也注意到,缅甸新政府成立伊始,外交部长王毅就应邀对缅甸进行了正式访问。访问中,双方就中缅在新形势下开展更广泛、有利于中缅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合作进行了深入探讨。我们对中缅之间继续开展互利合作充满信心。

关于你提到的具体问题,我想强调的是,中缅两国是传统友邦,互利合作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中国政府也一贯要求赴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履行好社会责任和义务,包括重视环境保护。我们愿同缅方共同努力,实施好这些互利合作项目,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更好地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问:你能否介绍此次中阿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的有关情况?中方对此次会议有何期待?

答:今年是中阿开启外交关系60周年。大家也知道,今年年初,习近平主席访问了沙特、埃及等阿拉伯国家和阿盟总部,有力提升了中阿关系整体水平,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对发展同阿拉伯国家关系的重视与期待。中阿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是习主席访问中东后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和阿盟之间举行的首次高级别政治对话,对落实访问成果、加强对话合作、完善论坛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王毅外长这次出席会议期间将同阿拉伯各国外长和阿盟秘书长一道,围绕“共建‘一带一路’,深化中阿战略合作”这个重要议题,同时就双方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广泛交换意见,制定落实习主席访问成果的具体路线图,同时规划好未来两年论坛发展和集体合作蓝图。我们真诚希望能以本次会议为契机,与阿拉伯国家共同努力,推动新时期中阿战略合作关系迈上新台阶。

问:有评论认为,中国国大力强,菲律宾与中国实力相差悬殊,菲方根本无法通过双边谈判与中方解决领土和海洋划界争议,因此才提起仲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这种说法纯粹是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并且让人想起所谓的“大国原罪论”,显然是个别别有用心者企图抹黑中国的一种说辞,其背后是国强必霸和以己度人的逻辑作祟。

我想强调,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政策,长期以来我们也一直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有关争议。这一政策实际上是由中国人民血液中流淌着的爱好和平基因所决定的。也正是得益于这一政策,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已经同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本准则的基础上,通过双边磋商与谈判,划定和勘定了共同边界,划定和勘定的边界线长度达两万多公里,占中国整个陆地边界的90%以上。此外,中国和越南通过谈判协商划定了两国在北部湾的海洋边界。

我还想说,作为地区大国,中国深知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意义和自身责任担当。长期以来,中方从大局出发,始终以建设性的态度、负责任地处理南海问题,谈判协商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反观菲律宾,则置中菲共识于不顾,缺乏与中方谈判协商解决问题的诚意,反而在南海假扮“受害者”的形象,不断挑衅,挑起事端,激化矛盾,恶化地区和平稳定。中国不会“以大欺小”,但我们也不会纵容和允许个别国家通过邪门歪道“以小讹大”。

问: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七大”报告中称,朝鲜是拥核国家,将继续强化核武器质量。朝鲜《劳动新闻》称朝是东方核武器大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对半岛核问题的立场已经重复多次,没有变化。我想说,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谈判对话协商解决半岛核问题,符合各方共同利益,有利于东北亚和平与发展,也有利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我们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能为此作出符合时代潮流的努力。

问:中方对朝鲜声称自己是拥核国持何立场?

答: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中方在半岛核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变化。我们也主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所有的跟半岛核问题相关的决议,都应得到国际社会所有有关各方毫无保留的遵守、执行。

问:日前,中国政府同联合国正式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请中方介绍设立该基金的具体情况和有关考虑?中方准备通过基金开展哪些具体项目?

答:5月6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同联合国秘书处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

去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期间宣布,中国政府决定设立为期10年、总额达10亿美元的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基金下设两个子基金,一是秘书长和平与安全基金,由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托管;二是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基金,由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托管。协议的签署是落实习近平主席出席联合国系列峰会成果的重要行动。

这是中国首次在联合国出资设立基金,也是中国坚持多边主义,致力于开展多边合作,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支持联合国在止战维和、促进发展领域发挥核心作用的重要体现。中国将同联合国保持密切沟通协调,推动基金尽快正式启动并投入运作。

问: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周在索契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俄罗斯和日本都是中国的重要邻国,也都是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我们乐意见到俄日关系稳定发展。

原标题:2016年5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据报道,美国前国防部长哈格尔日前称,若菲律宾与中国任何一方不遵守南海仲裁庭仲裁结果,将会是“危险的开端”。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们已经多次说过,中方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单方面提交的南海仲裁案,这个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菲律宾就中菲南海有关争议单方面提起仲裁,本身就违反了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某些人无视基本事实,肆意操弄国际法,或者打着国际法的招牌,采取一些不恰当的言行,实际上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我想说,这些目的是达不到的。

美国某些人口口声声以海洋法治的维护者自居,但却在《公约》达成34年之久仍不批准《公约》;口口声声要求别国接受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自己却避而远之,甚至拒不接受国际法院这一联合国最主要的司法机构曾经作出的判决和命令;口口声声要求其他国家遵守国际法,但是却对自己和所谓的盟友大开违法之门,长期以来对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行为视而不见。美方这种对于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投机做法,严重侵蚀了国际法的权威性、严肃性和有效性,这才是真正危险的,是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的。

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将于5月1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应卡塔尔国外交大臣穆罕默德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率团出席会议并对卡塔尔进行正式访问。

应突尼斯共和国外交部长朱海纳维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于5月13日至14日对突尼斯进行正式访问。

问:上周,缅甸发生针对中资企业铜矿项目的抗议事件,中方是否担心发生更多的类似事件?是否要求缅甸政府采取更多措施保护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国企业在缅利益?

答:可能你也注意到,缅甸新政府成立伊始,外交部长王毅就应邀对缅甸进行了正式访问。访问中,双方就中缅在新形势下开展更广泛、有利于中缅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合作进行了深入探讨。我们对中缅之间继续开展互利合作充满信心。

关于你提到的具体问题,我想强调的是,中缅两国是传统友邦,互利合作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中国政府也一贯要求赴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履行好社会责任和义务,包括重视环境保护。我们愿同缅方共同努力,实施好这些互利合作项目,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更好地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问:你能否介绍此次中阿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的有关情况?中方对此次会议有何期待?

答:今年是中阿开启外交关系60周年。大家也知道,今年年初,习近平主席访问了沙特、埃及等阿拉伯国家和阿盟总部,有力提升了中阿关系整体水平,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对发展同阿拉伯国家关系的重视与期待。中阿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是习主席访问中东后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和阿盟之间举行的首次高级别政治对话,对落实访问成果、加强对话合作、完善论坛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王毅外长这次出席会议期间将同阿拉伯各国外长和阿盟秘书长一道,围绕“共建‘一带一路’,深化中阿战略合作”这个重要议题,同时就双方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广泛交换意见,制定落实习主席访问成果的具体路线图,同时规划好未来两年论坛发展和集体合作蓝图。我们真诚希望能以本次会议为契机,与阿拉伯国家共同努力,推动新时期中阿战略合作关系迈上新台阶。

问:有评论认为,中国国大力强,菲律宾与中国实力相差悬殊,菲方根本无法通过双边谈判与中方解决领土和海洋划界争议,因此才提起仲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这种说法纯粹是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并且让人想起所谓的“大国原罪论”,显然是个别别有用心者企图抹黑中国的一种说辞,其背后是国强必霸和以己度人的逻辑作祟。

我想强调,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政策,长期以来我们也一直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有关争议。这一政策实际上是由中国人民血液中流淌着的爱好和平基因所决定的。也正是得益于这一政策,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已经同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本准则的基础上,通过双边磋商与谈判,划定和勘定了共同边界,划定和勘定的边界线长度达两万多公里,占中国整个陆地边界的90%以上。此外,中国和越南通过谈判协商划定了两国在北部湾的海洋边界。

我还想说,作为地区大国,中国深知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意义和自身责任担当。长期以来,中方从大局出发,始终以建设性的态度、负责任地处理南海问题,谈判协商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反观菲律宾,则置中菲共识于不顾,缺乏与中方谈判协商解决问题的诚意,反而在南海假扮“受害者”的形象,不断挑衅,挑起事端,激化矛盾,恶化地区和平稳定。中国不会“以大欺小”,但我们也不会纵容和允许个别国家通过邪门歪道“以小讹大”。

问: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七大”报告中称,朝鲜是拥核国家,将继续强化核武器质量。朝鲜《劳动新闻》称朝是东方核武器大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对半岛核问题的立场已经重复多次,没有变化。我想说,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谈判对话协商解决半岛核问题,符合各方共同利益,有利于东北亚和平与发展,也有利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我们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能为此作出符合时代潮流的努力。

问:中方对朝鲜声称自己是拥核国持何立场?

答: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中方在半岛核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变化。我们也主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所有的跟半岛核问题相关的决议,都应得到国际社会所有有关各方毫无保留的遵守、执行。

问:日前,中国政府同联合国正式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请中方介绍设立该基金的具体情况和有关考虑?中方准备通过基金开展哪些具体项目?

答:5月6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同联合国秘书处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

去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期间宣布,中国政府决定设立为期10年、总额达10亿美元的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基金下设两个子基金,一是秘书长和平与安全基金,由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托管;二是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基金,由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托管。协议的签署是落实习近平主席出席联合国系列峰会成果的重要行动。

这是中国首次在联合国出资设立基金,也是中国坚持多边主义,致力于开展多边合作,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支持联合国在止战维和、促进发展领域发挥核心作用的重要体现。中国将同联合国保持密切沟通协调,推动基金尽快正式启动并投入运作。

问: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周在索契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俄罗斯和日本都是中国的重要邻国,也都是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我们乐意见到俄日关系稳定发展。

原标题:2016年5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据报道,美国前国防部长哈格尔日前称,若菲律宾与中国任何一方不遵守南海仲裁庭仲裁结果,将会是“危险的开端”。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们已经多次说过,中方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单方面提交的南海仲裁案,这个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菲律宾就中菲南海有关争议单方面提起仲裁,本身就违反了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某些人无视基本事实,肆意操弄国际法,或者打着国际法的招牌,采取一些不恰当的言行,实际上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我想说,这些目的是达不到的。

美国某些人口口声声以海洋法治的维护者自居,但却在《公约》达成34年之久仍不批准《公约》;口口声声要求别国接受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自己却避而远之,甚至拒不接受国际法院这一联合国最主要的司法机构曾经作出的判决和命令;口口声声要求其他国家遵守国际法,但是却对自己和所谓的盟友大开违法之门,长期以来对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行为视而不见。美方这种对于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投机做法,严重侵蚀了国际法的权威性、严肃性和有效性,这才是真正危险的,是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的。

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将于5月1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应卡塔尔国外交大臣穆罕默德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率团出席会议并对卡塔尔进行正式访问。

应突尼斯共和国外交部长朱海纳维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于5月13日至14日对突尼斯进行正式访问。

问:上周,缅甸发生针对中资企业铜矿项目的抗议事件,中方是否担心发生更多的类似事件?是否要求缅甸政府采取更多措施保护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国企业在缅利益?

答:可能你也注意到,缅甸新政府成立伊始,外交部长王毅就应邀对缅甸进行了正式访问。访问中,双方就中缅在新形势下开展更广泛、有利于中缅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合作进行了深入探讨。我们对中缅之间继续开展互利合作充满信心。

关于你提到的具体问题,我想强调的是,中缅两国是传统友邦,互利合作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中国政府也一贯要求赴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履行好社会责任和义务,包括重视环境保护。我们愿同缅方共同努力,实施好这些互利合作项目,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更好地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问:你能否介绍此次中阿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的有关情况?中方对此次会议有何期待?

答:今年是中阿开启外交关系60周年。大家也知道,今年年初,习近平主席访问了沙特、埃及等阿拉伯国家和阿盟总部,有力提升了中阿关系整体水平,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对发展同阿拉伯国家关系的重视与期待。中阿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是习主席访问中东后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和阿盟之间举行的首次高级别政治对话,对落实访问成果、加强对话合作、完善论坛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王毅外长这次出席会议期间将同阿拉伯各国外长和阿盟秘书长一道,围绕“共建‘一带一路’,深化中阿战略合作”这个重要议题,同时就双方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广泛交换意见,制定落实习主席访问成果的具体路线图,同时规划好未来两年论坛发展和集体合作蓝图。我们真诚希望能以本次会议为契机,与阿拉伯国家共同努力,推动新时期中阿战略合作关系迈上新台阶。

问:有评论认为,中国国大力强,菲律宾与中国实力相差悬殊,菲方根本无法通过双边谈判与中方解决领土和海洋划界争议,因此才提起仲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这种说法纯粹是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并且让人想起所谓的“大国原罪论”,显然是个别别有用心者企图抹黑中国的一种说辞,其背后是国强必霸和以己度人的逻辑作祟。

我想强调,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政策,长期以来我们也一直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有关争议。这一政策实际上是由中国人民血液中流淌着的爱好和平基因所决定的。也正是得益于这一政策,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已经同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本准则的基础上,通过双边磋商与谈判,划定和勘定了共同边界,划定和勘定的边界线长度达两万多公里,占中国整个陆地边界的90%以上。此外,中国和越南通过谈判协商划定了两国在北部湾的海洋边界。

我还想说,作为地区大国,中国深知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意义和自身责任担当。长期以来,中方从大局出发,始终以建设性的态度、负责任地处理南海问题,谈判协商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反观菲律宾,则置中菲共识于不顾,缺乏与中方谈判协商解决问题的诚意,反而在南海假扮“受害者”的形象,不断挑衅,挑起事端,激化矛盾,恶化地区和平稳定。中国不会“以大欺小”,但我们也不会纵容和允许个别国家通过邪门歪道“以小讹大”。

问: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七大”报告中称,朝鲜是拥核国家,将继续强化核武器质量。朝鲜《劳动新闻》称朝是东方核武器大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对半岛核问题的立场已经重复多次,没有变化。我想说,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谈判对话协商解决半岛核问题,符合各方共同利益,有利于东北亚和平与发展,也有利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我们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能为此作出符合时代潮流的努力。

问:中方对朝鲜声称自己是拥核国持何立场?

答: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中方在半岛核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变化。我们也主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所有的跟半岛核问题相关的决议,都应得到国际社会所有有关各方毫无保留的遵守、执行。

问:日前,中国政府同联合国正式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请中方介绍设立该基金的具体情况和有关考虑?中方准备通过基金开展哪些具体项目?

答:5月6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同联合国秘书处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

去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期间宣布,中国政府决定设立为期10年、总额达10亿美元的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基金下设两个子基金,一是秘书长和平与安全基金,由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托管;二是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基金,由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托管。协议的签署是落实习近平主席出席联合国系列峰会成果的重要行动。

这是中国首次在联合国出资设立基金,也是中国坚持多边主义,致力于开展多边合作,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支持联合国在止战维和、促进发展领域发挥核心作用的重要体现。中国将同联合国保持密切沟通协调,推动基金尽快正式启动并投入运作。

问: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周在索契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俄罗斯和日本都是中国的重要邻国,也都是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我们乐意见到俄日关系稳定发展。

原标题:2016年5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据报道,美国前国防部长哈格尔日前称,若菲律宾与中国任何一方不遵守南海仲裁庭仲裁结果,将会是“危险的开端”。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们已经多次说过,中方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单方面提交的南海仲裁案,这个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菲律宾就中菲南海有关争议单方面提起仲裁,本身就违反了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某些人无视基本事实,肆意操弄国际法,或者打着国际法的招牌,采取一些不恰当的言行,实际上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我想说,这些目的是达不到的。

美国某些人口口声声以海洋法治的维护者自居,但却在《公约》达成34年之久仍不批准《公约》;口口声声要求别国接受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自己却避而远之,甚至拒不接受国际法院这一联合国最主要的司法机构曾经作出的判决和命令;口口声声要求其他国家遵守国际法,但是却对自己和所谓的盟友大开违法之门,长期以来对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行为视而不见。美方这种对于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投机做法,严重侵蚀了国际法的权威性、严肃性和有效性,这才是真正危险的,是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的。

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将于5月1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应卡塔尔国外交大臣穆罕默德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率团出席会议并对卡塔尔进行正式访问。

应突尼斯共和国外交部长朱海纳维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于5月13日至14日对突尼斯进行正式访问。

问:上周,缅甸发生针对中资企业铜矿项目的抗议事件,中方是否担心发生更多的类似事件?是否要求缅甸政府采取更多措施保护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国企业在缅利益?

答:可能你也注意到,缅甸新政府成立伊始,外交部长王毅就应邀对缅甸进行了正式访问。访问中,双方就中缅在新形势下开展更广泛、有利于中缅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合作进行了深入探讨。我们对中缅之间继续开展互利合作充满信心。

关于你提到的具体问题,我想强调的是,中缅两国是传统友邦,互利合作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中国政府也一贯要求赴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履行好社会责任和义务,包括重视环境保护。我们愿同缅方共同努力,实施好这些互利合作项目,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更好地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问:你能否介绍此次中阿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的有关情况?中方对此次会议有何期待?

答:今年是中阿开启外交关系60周年。大家也知道,今年年初,习近平主席访问了沙特、埃及等阿拉伯国家和阿盟总部,有力提升了中阿关系整体水平,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对发展同阿拉伯国家关系的重视与期待。中阿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是习主席访问中东后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和阿盟之间举行的首次高级别政治对话,对落实访问成果、加强对话合作、完善论坛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王毅外长这次出席会议期间将同阿拉伯各国外长和阿盟秘书长一道,围绕“共建‘一带一路’,深化中阿战略合作”这个重要议题,同时就双方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广泛交换意见,制定落实习主席访问成果的具体路线图,同时规划好未来两年论坛发展和集体合作蓝图。我们真诚希望能以本次会议为契机,与阿拉伯国家共同努力,推动新时期中阿战略合作关系迈上新台阶。

问:有评论认为,中国国大力强,菲律宾与中国实力相差悬殊,菲方根本无法通过双边谈判与中方解决领土和海洋划界争议,因此才提起仲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这种说法纯粹是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并且让人想起所谓的“大国原罪论”,显然是个别别有用心者企图抹黑中国的一种说辞,其背后是国强必霸和以己度人的逻辑作祟。

我想强调,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政策,长期以来我们也一直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有关争议。这一政策实际上是由中国人民血液中流淌着的爱好和平基因所决定的。也正是得益于这一政策,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已经同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本准则的基础上,通过双边磋商与谈判,划定和勘定了共同边界,划定和勘定的边界线长度达两万多公里,占中国整个陆地边界的90%以上。此外,中国和越南通过谈判协商划定了两国在北部湾的海洋边界。

我还想说,作为地区大国,中国深知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意义和自身责任担当。长期以来,中方从大局出发,始终以建设性的态度、负责任地处理南海问题,谈判协商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反观菲律宾,则置中菲共识于不顾,缺乏与中方谈判协商解决问题的诚意,反而在南海假扮“受害者”的形象,不断挑衅,挑起事端,激化矛盾,恶化地区和平稳定。中国不会“以大欺小”,但我们也不会纵容和允许个别国家通过邪门歪道“以小讹大”。

问: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七大”报告中称,朝鲜是拥核国家,将继续强化核武器质量。朝鲜《劳动新闻》称朝是东方核武器大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对半岛核问题的立场已经重复多次,没有变化。我想说,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谈判对话协商解决半岛核问题,符合各方共同利益,有利于东北亚和平与发展,也有利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我们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能为此作出符合时代潮流的努力。

问:中方对朝鲜声称自己是拥核国持何立场?

答: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中方在半岛核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变化。我们也主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所有的跟半岛核问题相关的决议,都应得到国际社会所有有关各方毫无保留的遵守、执行。

问:日前,中国政府同联合国正式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请中方介绍设立该基金的具体情况和有关考虑?中方准备通过基金开展哪些具体项目?

答:5月6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同联合国秘书处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

去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期间宣布,中国政府决定设立为期10年、总额达10亿美元的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基金下设两个子基金,一是秘书长和平与安全基金,由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托管;二是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基金,由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托管。协议的签署是落实习近平主席出席联合国系列峰会成果的重要行动。

这是中国首次在联合国出资设立基金,也是中国坚持多边主义,致力于开展多边合作,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支持联合国在止战维和、促进发展领域发挥核心作用的重要体现。中国将同联合国保持密切沟通协调,推动基金尽快正式启动并投入运作。

问: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周在索契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俄罗斯和日本都是中国的重要邻国,也都是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我们乐意见到俄日关系稳定发展。
      ”

原标题:2016年5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据报道,美国前国防部长哈格尔日前称,若菲律宾与中国任何一方不遵守南海仲裁庭仲裁结果,将会是“危险的开端”。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们已经多次说过,中方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单方面提交的南海仲裁案,这个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菲律宾就中菲南海有关争议单方面提起仲裁,本身就违反了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某些人无视基本事实,肆意操弄国际法,或者打着国际法的招牌,采取一些不恰当的言行,实际上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我想说,这些目的是达不到的。

美国某些人口口声声以海洋法治的维护者自居,但却在《公约》达成34年之久仍不批准《公约》;口口声声要求别国接受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自己却避而远之,甚至拒不接受国际法院这一联合国最主要的司法机构曾经作出的判决和命令;口口声声要求其他国家遵守国际法,但是却对自己和所谓的盟友大开违法之门,长期以来对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行为视而不见。美方这种对于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投机做法,严重侵蚀了国际法的权威性、严肃性和有效性,这才是真正危险的,是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的。

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将于5月1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应卡塔尔国外交大臣穆罕默德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率团出席会议并对卡塔尔进行正式访问。

应突尼斯共和国外交部长朱海纳维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于5月13日至14日对突尼斯进行正式访问。

问:上周,缅甸发生针对中资企业铜矿项目的抗议事件,中方是否担心发生更多的类似事件?是否要求缅甸政府采取更多措施保护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国企业在缅利益?

答:可能你也注意到,缅甸新政府成立伊始,外交部长王毅就应邀对缅甸进行了正式访问。访问中,双方就中缅在新形势下开展更广泛、有利于中缅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合作进行了深入探讨。我们对中缅之间继续开展互利合作充满信心。

关于你提到的具体问题,我想强调的是,中缅两国是传统友邦,互利合作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中国政府也一贯要求赴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履行好社会责任和义务,包括重视环境保护。我们愿同缅方共同努力,实施好这些互利合作项目,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更好地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问:你能否介绍此次中阿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的有关情况?中方对此次会议有何期待?

答:今年是中阿开启外交关系60周年。大家也知道,今年年初,习近平主席访问了沙特、埃及等阿拉伯国家和阿盟总部,有力提升了中阿关系整体水平,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对发展同阿拉伯国家关系的重视与期待。中阿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是习主席访问中东后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和阿盟之间举行的首次高级别政治对话,对落实访问成果、加强对话合作、完善论坛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王毅外长这次出席会议期间将同阿拉伯各国外长和阿盟秘书长一道,围绕“共建‘一带一路’,深化中阿战略合作”这个重要议题,同时就双方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广泛交换意见,制定落实习主席访问成果的具体路线图,同时规划好未来两年论坛发展和集体合作蓝图。我们真诚希望能以本次会议为契机,与阿拉伯国家共同努力,推动新时期中阿战略合作关系迈上新台阶。

问:有评论认为,中国国大力强,菲律宾与中国实力相差悬殊,菲方根本无法通过双边谈判与中方解决领土和海洋划界争议,因此才提起仲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这种说法纯粹是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并且让人想起所谓的“大国原罪论”,显然是个别别有用心者企图抹黑中国的一种说辞,其背后是国强必霸和以己度人的逻辑作祟。

我想强调,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政策,长期以来我们也一直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有关争议。这一政策实际上是由中国人民血液中流淌着的爱好和平基因所决定的。也正是得益于这一政策,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已经同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本准则的基础上,通过双边磋商与谈判,划定和勘定了共同边界,划定和勘定的边界线长度达两万多公里,占中国整个陆地边界的90%以上。此外,中国和越南通过谈判协商划定了两国在北部湾的海洋边界。

我还想说,作为地区大国,中国深知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意义和自身责任担当。长期以来,中方从大局出发,始终以建设性的态度、负责任地处理南海问题,谈判协商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反观菲律宾,则置中菲共识于不顾,缺乏与中方谈判协商解决问题的诚意,反而在南海假扮“受害者”的形象,不断挑衅,挑起事端,激化矛盾,恶化地区和平稳定。中国不会“以大欺小”,但我们也不会纵容和允许个别国家通过邪门歪道“以小讹大”。

问: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七大”报告中称,朝鲜是拥核国家,将继续强化核武器质量。朝鲜《劳动新闻》称朝是东方核武器大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对半岛核问题的立场已经重复多次,没有变化。我想说,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谈判对话协商解决半岛核问题,符合各方共同利益,有利于东北亚和平与发展,也有利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我们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能为此作出符合时代潮流的努力。

问:中方对朝鲜声称自己是拥核国持何立场?

答: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中方在半岛核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变化。我们也主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所有的跟半岛核问题相关的决议,都应得到国际社会所有有关各方毫无保留的遵守、执行。

问:日前,中国政府同联合国正式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请中方介绍设立该基金的具体情况和有关考虑?中方准备通过基金开展哪些具体项目?

答:5月6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同联合国秘书处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

去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期间宣布,中国政府决定设立为期10年、总额达10亿美元的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基金下设两个子基金,一是秘书长和平与安全基金,由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托管;二是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基金,由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托管。协议的签署是落实习近平主席出席联合国系列峰会成果的重要行动。

这是中国首次在联合国出资设立基金,也是中国坚持多边主义,致力于开展多边合作,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支持联合国在止战维和、促进发展领域发挥核心作用的重要体现。中国将同联合国保持密切沟通协调,推动基金尽快正式启动并投入运作。

问: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周在索契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俄罗斯和日本都是中国的重要邻国,也都是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我们乐意见到俄日关系稳定发展。

原标题:2016年5月9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据报道,美国前国防部长哈格尔日前称,若菲律宾与中国任何一方不遵守南海仲裁庭仲裁结果,将会是“危险的开端”。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们已经多次说过,中方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单方面提交的南海仲裁案,这个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菲律宾就中菲南海有关争议单方面提起仲裁,本身就违反了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某些人无视基本事实,肆意操弄国际法,或者打着国际法的招牌,采取一些不恰当的言行,实际上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我想说,这些目的是达不到的。

美国某些人口口声声以海洋法治的维护者自居,但却在《公约》达成34年之久仍不批准《公约》;口口声声要求别国接受第三方争端解决方式,自己却避而远之,甚至拒不接受国际法院这一联合国最主要的司法机构曾经作出的判决和命令;口口声声要求其他国家遵守国际法,但是却对自己和所谓的盟友大开违法之门,长期以来对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行为视而不见。美方这种对于国际法“合则用,不合则弃”的投机做法,严重侵蚀了国际法的权威性、严肃性和有效性,这才是真正危险的,是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的。

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将于5月12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应卡塔尔国外交大臣穆罕默德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率团出席会议并对卡塔尔进行正式访问。

应突尼斯共和国外交部长朱海纳维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于5月13日至14日对突尼斯进行正式访问。

问:上周,缅甸发生针对中资企业铜矿项目的抗议事件,中方是否担心发生更多的类似事件?是否要求缅甸政府采取更多措施保护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外国企业在缅利益?

答:可能你也注意到,缅甸新政府成立伊始,外交部长王毅就应邀对缅甸进行了正式访问。访问中,双方就中缅在新形势下开展更广泛、有利于中缅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合作进行了深入探讨。我们对中缅之间继续开展互利合作充满信心。

关于你提到的具体问题,我想强调的是,中缅两国是传统友邦,互利合作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中国政府也一贯要求赴海外投资的中国企业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履行好社会责任和义务,包括重视环境保护。我们愿同缅方共同努力,实施好这些互利合作项目,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更好地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问:你能否介绍此次中阿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的有关情况?中方对此次会议有何期待?

答:今年是中阿开启外交关系60周年。大家也知道,今年年初,习近平主席访问了沙特、埃及等阿拉伯国家和阿盟总部,有力提升了中阿关系整体水平,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对发展同阿拉伯国家关系的重视与期待。中阿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是习主席访问中东后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和阿盟之间举行的首次高级别政治对话,对落实访问成果、加强对话合作、完善论坛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王毅外长这次出席会议期间将同阿拉伯各国外长和阿盟秘书长一道,围绕“共建‘一带一路’,深化中阿战略合作”这个重要议题,同时就双方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广泛交换意见,制定落实习主席访问成果的具体路线图,同时规划好未来两年论坛发展和集体合作蓝图。我们真诚希望能以本次会议为契机,与阿拉伯国家共同努力,推动新时期中阿战略合作关系迈上新台阶。

问:有评论认为,中国国大力强,菲律宾与中国实力相差悬殊,菲方根本无法通过双边谈判与中方解决领土和海洋划界争议,因此才提起仲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这种说法纯粹是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并且让人想起所谓的“大国原罪论”,显然是个别别有用心者企图抹黑中国的一种说辞,其背后是国强必霸和以己度人的逻辑作祟。

我想强调,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政策,长期以来我们也一直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有关争议。这一政策实际上是由中国人民血液中流淌着的爱好和平基因所决定的。也正是得益于这一政策,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已经同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本准则的基础上,通过双边磋商与谈判,划定和勘定了共同边界,划定和勘定的边界线长度达两万多公里,占中国整个陆地边界的90%以上。此外,中国和越南通过谈判协商划定了两国在北部湾的海洋边界。

我还想说,作为地区大国,中国深知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意义和自身责任担当。长期以来,中方从大局出发,始终以建设性的态度、负责任地处理南海问题,谈判协商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反观菲律宾,则置中菲共识于不顾,缺乏与中方谈判协商解决问题的诚意,反而在南海假扮“受害者”的形象,不断挑衅,挑起事端,激化矛盾,恶化地区和平稳定。中国不会“以大欺小”,但我们也不会纵容和允许个别国家通过邪门歪道“以小讹大”。

问: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鲜劳动党“七大”报告中称,朝鲜是拥核国家,将继续强化核武器质量。朝鲜《劳动新闻》称朝是东方核武器大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对半岛核问题的立场已经重复多次,没有变化。我想说,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谈判对话协商解决半岛核问题,符合各方共同利益,有利于东北亚和平与发展,也有利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我们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能为此作出符合时代潮流的努力。

问:中方对朝鲜声称自己是拥核国持何立场?

答: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中方在半岛核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变化。我们也主张,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所有的跟半岛核问题相关的决议,都应得到国际社会所有有关各方毫无保留的遵守、执行。

问:日前,中国政府同联合国正式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请中方介绍设立该基金的具体情况和有关考虑?中方准备通过基金开展哪些具体项目?

答:5月6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同联合国秘书处签署了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协议。

去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期间宣布,中国政府决定设立为期10年、总额达10亿美元的中国—联合国和平与发展基金。基金下设两个子基金,一是秘书长和平与安全基金,由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托管;二是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基金,由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托管。协议的签署是落实习近平主席出席联合国系列峰会成果的重要行动。

这是中国首次在联合国出资设立基金,也是中国坚持多边主义,致力于开展多边合作,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支持联合国在止战维和、促进发展领域发挥核心作用的重要体现。中国将同联合国保持密切沟通协调,推动基金尽快正式启动并投入运作。

问: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周在索契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俄罗斯和日本都是中国的重要邻国,也都是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我们乐意见到俄日关系稳定发展。

文章关健字: 俄战略轰炸机太平洋中立海域飞行 日韩战机伴飞 梦百合杯16强战柯洁负朴廷桓 李世石檀啸出局

  • 最热评论

  • 抱歉,暂无相关评论...

热搜排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