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今天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是有“前科”的,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再说了,既然出了人命,更是要痛扁一番。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实上,报着一线希望的父母曾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所有正规医院的口径都相当一致:没有希望。好心的医生都劝这对夫妇,再要一个孩子。潜台词是,别为再为没有希望的事情去花费不该花费的钱财。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相信他们已遍寻民间名医,当然也包括在百度上四处搜索,然后就搜索到了这家部队医院,上过央视,有一种“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一种遭淘汰的治愈率很小的疗法),实地考察发现前去治疗的人挺多,于是借钱治疗,结果钱花光了,人还是走了。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的死,在于他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不治之症,魏则西在这个莆田系所承包的科室治疗不能说一定治好,但也不好说一定治死。治疗中是否发现医疗事故,和花了钱但治不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医疗事故是人祸,而医院、医生治不好不治之症,则属于“无可抗外力”。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想拉到更多的客户,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自由市场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而且,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也是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回答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所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么,是什么让百度以及莆田系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流的不是道德的血液,而是肮脏的血液?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监管问题和法律问题。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变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放纵,则是更加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在这一事件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揣着明白装糊涂。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的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栏目列表 - 巴西总统访华期间或与中国签署多项投资与贸易协议

巴西总统访华期间或与中国签署多项投资与贸易协议 洪欣儿子
2017-11-23.6:01:22 法制晚报 收藏本文 我有话说170896917人参与)
      色五月影院

原标题:魏则西之死,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今天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是有“前科”的,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再说了,既然出了人命,更是要痛扁一番。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实上,报着一线希望的父母曾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所有正规医院的口径都相当一致:没有希望。好心的医生都劝这对夫妇,再要一个孩子。潜台词是,别为再为没有希望的事情去花费不该花费的钱财。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相信他们已遍寻民间名医,当然也包括在百度上四处搜索,然后就搜索到了这家部队医院,上过央视,有一种“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一种遭淘汰的治愈率很小的疗法),实地考察发现前去治疗的人挺多,于是借钱治疗,结果钱花光了,人还是走了。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的死,在于他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不治之症,魏则西在这个莆田系所承包的科室治疗不能说一定治好,但也不好说一定治死。治疗中是否发现医疗事故,和花了钱但治不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医疗事故是人祸,而医院、医生治不好不治之症,则属于“无可抗外力”。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想拉到更多的客户,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自由市场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而且,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也是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回答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所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么,是什么让百度以及莆田系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流的不是道德的血液,而是肮脏的血液?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监管问题和法律问题。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变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放纵,则是更加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在这一事件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揣着明白装糊涂。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的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原标题:魏则西之死,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今天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是有“前科”的,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再说了,既然出了人命,更是要痛扁一番。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实上,报着一线希望的父母曾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所有正规医院的口径都相当一致:没有希望。好心的医生都劝这对夫妇,再要一个孩子。潜台词是,别为再为没有希望的事情去花费不该花费的钱财。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相信他们已遍寻民间名医,当然也包括在百度上四处搜索,然后就搜索到了这家部队医院,上过央视,有一种“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一种遭淘汰的治愈率很小的疗法),实地考察发现前去治疗的人挺多,于是借钱治疗,结果钱花光了,人还是走了。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的死,在于他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不治之症,魏则西在这个莆田系所承包的科室治疗不能说一定治好,但也不好说一定治死。治疗中是否发现医疗事故,和花了钱但治不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医疗事故是人祸,而医院、医生治不好不治之症,则属于“无可抗外力”。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想拉到更多的客户,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自由市场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而且,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也是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回答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所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么,是什么让百度以及莆田系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流的不是道德的血液,而是肮脏的血液?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监管问题和法律问题。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变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放纵,则是更加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在这一事件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揣着明白装糊涂。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的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原标题:魏则西之死,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今天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是有“前科”的,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再说了,既然出了人命,更是要痛扁一番。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实上,报着一线希望的父母曾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所有正规医院的口径都相当一致:没有希望。好心的医生都劝这对夫妇,再要一个孩子。潜台词是,别为再为没有希望的事情去花费不该花费的钱财。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相信他们已遍寻民间名医,当然也包括在百度上四处搜索,然后就搜索到了这家部队医院,上过央视,有一种“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一种遭淘汰的治愈率很小的疗法),实地考察发现前去治疗的人挺多,于是借钱治疗,结果钱花光了,人还是走了。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的死,在于他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不治之症,魏则西在这个莆田系所承包的科室治疗不能说一定治好,但也不好说一定治死。治疗中是否发现医疗事故,和花了钱但治不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医疗事故是人祸,而医院、医生治不好不治之症,则属于“无可抗外力”。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想拉到更多的客户,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自由市场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而且,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也是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回答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所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么,是什么让百度以及莆田系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流的不是道德的血液,而是肮脏的血液?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监管问题和法律问题。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变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放纵,则是更加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在这一事件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揣着明白装糊涂。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的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原标题:魏则西之死,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今天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是有“前科”的,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再说了,既然出了人命,更是要痛扁一番。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实上,报着一线希望的父母曾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所有正规医院的口径都相当一致:没有希望。好心的医生都劝这对夫妇,再要一个孩子。潜台词是,别为再为没有希望的事情去花费不该花费的钱财。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相信他们已遍寻民间名医,当然也包括在百度上四处搜索,然后就搜索到了这家部队医院,上过央视,有一种“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一种遭淘汰的治愈率很小的疗法),实地考察发现前去治疗的人挺多,于是借钱治疗,结果钱花光了,人还是走了。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的死,在于他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不治之症,魏则西在这个莆田系所承包的科室治疗不能说一定治好,但也不好说一定治死。治疗中是否发现医疗事故,和花了钱但治不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医疗事故是人祸,而医院、医生治不好不治之症,则属于“无可抗外力”。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想拉到更多的客户,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自由市场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而且,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也是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回答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所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么,是什么让百度以及莆田系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流的不是道德的血液,而是肮脏的血液?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监管问题和法律问题。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变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放纵,则是更加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在这一事件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揣着明白装糊涂。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的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原标题:魏则西之死,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今天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是有“前科”的,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再说了,既然出了人命,更是要痛扁一番。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实上,报着一线希望的父母曾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所有正规医院的口径都相当一致:没有希望。好心的医生都劝这对夫妇,再要一个孩子。潜台词是,别为再为没有希望的事情去花费不该花费的钱财。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相信他们已遍寻民间名医,当然也包括在百度上四处搜索,然后就搜索到了这家部队医院,上过央视,有一种“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一种遭淘汰的治愈率很小的疗法),实地考察发现前去治疗的人挺多,于是借钱治疗,结果钱花光了,人还是走了。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的死,在于他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不治之症,魏则西在这个莆田系所承包的科室治疗不能说一定治好,但也不好说一定治死。治疗中是否发现医疗事故,和花了钱但治不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医疗事故是人祸,而医院、医生治不好不治之症,则属于“无可抗外力”。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想拉到更多的客户,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自由市场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而且,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也是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回答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所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么,是什么让百度以及莆田系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流的不是道德的血液,而是肮脏的血液?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监管问题和法律问题。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变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放纵,则是更加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在这一事件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揣着明白装糊涂。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的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原标题:魏则西之死,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今天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是有“前科”的,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再说了,既然出了人命,更是要痛扁一番。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实上,报着一线希望的父母曾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所有正规医院的口径都相当一致:没有希望。好心的医生都劝这对夫妇,再要一个孩子。潜台词是,别为再为没有希望的事情去花费不该花费的钱财。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相信他们已遍寻民间名医,当然也包括在百度上四处搜索,然后就搜索到了这家部队医院,上过央视,有一种“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一种遭淘汰的治愈率很小的疗法),实地考察发现前去治疗的人挺多,于是借钱治疗,结果钱花光了,人还是走了。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的死,在于他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不治之症,魏则西在这个莆田系所承包的科室治疗不能说一定治好,但也不好说一定治死。治疗中是否发现医疗事故,和花了钱但治不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医疗事故是人祸,而医院、医生治不好不治之症,则属于“无可抗外力”。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想拉到更多的客户,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自由市场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而且,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也是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回答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所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么,是什么让百度以及莆田系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流的不是道德的血液,而是肮脏的血液?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监管问题和法律问题。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变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放纵,则是更加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在这一事件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揣着明白装糊涂。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的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原标题:魏则西之死,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今天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是有“前科”的,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再说了,既然出了人命,更是要痛扁一番。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实上,报着一线希望的父母曾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所有正规医院的口径都相当一致:没有希望。好心的医生都劝这对夫妇,再要一个孩子。潜台词是,别为再为没有希望的事情去花费不该花费的钱财。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相信他们已遍寻民间名医,当然也包括在百度上四处搜索,然后就搜索到了这家部队医院,上过央视,有一种“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一种遭淘汰的治愈率很小的疗法),实地考察发现前去治疗的人挺多,于是借钱治疗,结果钱花光了,人还是走了。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的死,在于他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不治之症,魏则西在这个莆田系所承包的科室治疗不能说一定治好,但也不好说一定治死。治疗中是否发现医疗事故,和花了钱但治不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医疗事故是人祸,而医院、医生治不好不治之症,则属于“无可抗外力”。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想拉到更多的客户,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自由市场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而且,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也是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回答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所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么,是什么让百度以及莆田系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流的不是道德的血液,而是肮脏的血液?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监管问题和法律问题。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变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放纵,则是更加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在这一事件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揣着明白装糊涂。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的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原标题:魏则西之死,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今天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是有“前科”的,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再说了,既然出了人命,更是要痛扁一番。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实上,报着一线希望的父母曾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所有正规医院的口径都相当一致:没有希望。好心的医生都劝这对夫妇,再要一个孩子。潜台词是,别为再为没有希望的事情去花费不该花费的钱财。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相信他们已遍寻民间名医,当然也包括在百度上四处搜索,然后就搜索到了这家部队医院,上过央视,有一种“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一种遭淘汰的治愈率很小的疗法),实地考察发现前去治疗的人挺多,于是借钱治疗,结果钱花光了,人还是走了。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的死,在于他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不治之症,魏则西在这个莆田系所承包的科室治疗不能说一定治好,但也不好说一定治死。治疗中是否发现医疗事故,和花了钱但治不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医疗事故是人祸,而医院、医生治不好不治之症,则属于“无可抗外力”。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想拉到更多的客户,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自由市场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而且,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也是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回答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所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么,是什么让百度以及莆田系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流的不是道德的血液,而是肮脏的血液?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监管问题和法律问题。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变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放纵,则是更加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在这一事件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揣着明白装糊涂。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的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原标题:魏则西之死,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今天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是有“前科”的,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再说了,既然出了人命,更是要痛扁一番。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实上,报着一线希望的父母曾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所有正规医院的口径都相当一致:没有希望。好心的医生都劝这对夫妇,再要一个孩子。潜台词是,别为再为没有希望的事情去花费不该花费的钱财。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相信他们已遍寻民间名医,当然也包括在百度上四处搜索,然后就搜索到了这家部队医院,上过央视,有一种“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一种遭淘汰的治愈率很小的疗法),实地考察发现前去治疗的人挺多,于是借钱治疗,结果钱花光了,人还是走了。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的死,在于他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不治之症,魏则西在这个莆田系所承包的科室治疗不能说一定治好,但也不好说一定治死。治疗中是否发现医疗事故,和花了钱但治不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医疗事故是人祸,而医院、医生治不好不治之症,则属于“无可抗外力”。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想拉到更多的客户,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自由市场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而且,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也是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回答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所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么,是什么让百度以及莆田系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流的不是道德的血液,而是肮脏的血液?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监管问题和法律问题。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变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放纵,则是更加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在这一事件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揣着明白装糊涂。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的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原标题:魏则西之死,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今天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是有“前科”的,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再说了,既然出了人命,更是要痛扁一番。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实上,报着一线希望的父母曾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所有正规医院的口径都相当一致:没有希望。好心的医生都劝这对夫妇,再要一个孩子。潜台词是,别为再为没有希望的事情去花费不该花费的钱财。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相信他们已遍寻民间名医,当然也包括在百度上四处搜索,然后就搜索到了这家部队医院,上过央视,有一种“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一种遭淘汰的治愈率很小的疗法),实地考察发现前去治疗的人挺多,于是借钱治疗,结果钱花光了,人还是走了。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的死,在于他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不治之症,魏则西在这个莆田系所承包的科室治疗不能说一定治好,但也不好说一定治死。治疗中是否发现医疗事故,和花了钱但治不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医疗事故是人祸,而医院、医生治不好不治之症,则属于“无可抗外力”。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想拉到更多的客户,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自由市场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而且,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也是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回答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所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么,是什么让百度以及莆田系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流的不是道德的血液,而是肮脏的血液?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监管问题和法律问题。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变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放纵,则是更加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在这一事件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揣着明白装糊涂。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的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hold住姐一秒钟变格格明星合成p8月新增贷款
      

原标题:魏则西之死,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今天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是有“前科”的,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再说了,既然出了人命,更是要痛扁一番。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实上,报着一线希望的父母曾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所有正规医院的口径都相当一致:没有希望。好心的医生都劝这对夫妇,再要一个孩子。潜台词是,别为再为没有希望的事情去花费不该花费的钱财。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相信他们已遍寻民间名医,当然也包括在百度上四处搜索,然后就搜索到了这家部队医院,上过央视,有一种“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一种遭淘汰的治愈率很小的疗法),实地考察发现前去治疗的人挺多,于是借钱治疗,结果钱花光了,人还是走了。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的死,在于他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不治之症,魏则西在这个莆田系所承包的科室治疗不能说一定治好,但也不好说一定治死。治疗中是否发现医疗事故,和花了钱但治不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医疗事故是人祸,而医院、医生治不好不治之症,则属于“无可抗外力”。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想拉到更多的客户,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自由市场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而且,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也是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回答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所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么,是什么让百度以及莆田系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流的不是道德的血液,而是肮脏的血液?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监管问题和法律问题。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变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放纵,则是更加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在这一事件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揣着明白装糊涂。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的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原标题:魏则西之死,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今天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是有“前科”的,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再说了,既然出了人命,更是要痛扁一番。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实上,报着一线希望的父母曾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所有正规医院的口径都相当一致:没有希望。好心的医生都劝这对夫妇,再要一个孩子。潜台词是,别为再为没有希望的事情去花费不该花费的钱财。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相信他们已遍寻民间名医,当然也包括在百度上四处搜索,然后就搜索到了这家部队医院,上过央视,有一种“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一种遭淘汰的治愈率很小的疗法),实地考察发现前去治疗的人挺多,于是借钱治疗,结果钱花光了,人还是走了。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的死,在于他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不治之症,魏则西在这个莆田系所承包的科室治疗不能说一定治好,但也不好说一定治死。治疗中是否发现医疗事故,和花了钱但治不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医疗事故是人祸,而医院、医生治不好不治之症,则属于“无可抗外力”。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想拉到更多的客户,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自由市场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而且,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也是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回答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所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么,是什么让百度以及莆田系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流的不是道德的血液,而是肮脏的血液?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监管问题和法律问题。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变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放纵,则是更加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在这一事件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揣着明白装糊涂。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的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原标题:魏则西之死,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今天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是有“前科”的,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再说了,既然出了人命,更是要痛扁一番。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实上,报着一线希望的父母曾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所有正规医院的口径都相当一致:没有希望。好心的医生都劝这对夫妇,再要一个孩子。潜台词是,别为再为没有希望的事情去花费不该花费的钱财。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相信他们已遍寻民间名医,当然也包括在百度上四处搜索,然后就搜索到了这家部队医院,上过央视,有一种“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一种遭淘汰的治愈率很小的疗法),实地考察发现前去治疗的人挺多,于是借钱治疗,结果钱花光了,人还是走了。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的死,在于他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不治之症,魏则西在这个莆田系所承包的科室治疗不能说一定治好,但也不好说一定治死。治疗中是否发现医疗事故,和花了钱但治不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医疗事故是人祸,而医院、医生治不好不治之症,则属于“无可抗外力”。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想拉到更多的客户,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自由市场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而且,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也是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回答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所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么,是什么让百度以及莆田系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流的不是道德的血液,而是肮脏的血液?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监管问题和法律问题。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变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放纵,则是更加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在这一事件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揣着明白装糊涂。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的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

原标题:魏则西之死,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今天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是有“前科”的,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再说了,既然出了人命,更是要痛扁一番。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实上,报着一线希望的父母曾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所有正规医院的口径都相当一致:没有希望。好心的医生都劝这对夫妇,再要一个孩子。潜台词是,别为再为没有希望的事情去花费不该花费的钱财。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相信他们已遍寻民间名医,当然也包括在百度上四处搜索,然后就搜索到了这家部队医院,上过央视,有一种“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一种遭淘汰的治愈率很小的疗法),实地考察发现前去治疗的人挺多,于是借钱治疗,结果钱花光了,人还是走了。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的死,在于他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不治之症,魏则西在这个莆田系所承包的科室治疗不能说一定治好,但也不好说一定治死。治疗中是否发现医疗事故,和花了钱但治不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医疗事故是人祸,而医院、医生治不好不治之症,则属于“无可抗外力”。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想拉到更多的客户,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自由市场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而且,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也是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回答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所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么,是什么让百度以及莆田系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流的不是道德的血液,而是肮脏的血液?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监管问题和法律问题。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变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放纵,则是更加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在这一事件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揣着明白装糊涂。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的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原标题:魏则西之死,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西安大学生魏则西之死,再度引发舆论对百度和莆田系的猛烈批判。今天下午,国家网信办表态,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

这是意料中的事,血友病吧事件刚过,百度是有“前科”的,而且还是大树,招风亦是必然。“老军医、包治淋病”起家的莆田系一直就给人不太正面、干着暗地里的勾当的形象。两者通过竞价排名搜索合作联系到一起,黑的更黑,原先还有点白的,也黑的难看。再说了,既然出了人命,更是要痛扁一番。

于是有一些细节似乎被忽略了,即魏则西2年前体检时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该疾病为“一种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更何况是晚期,救治的希望十分渺茫。

事实上,报着一线希望的父母曾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所有正规医院的口径都相当一致:没有希望。好心的医生都劝这对夫妇,再要一个孩子。潜台词是,别为再为没有希望的事情去花费不该花费的钱财。

可怜天下父母心,魏则西父母对孩子的爱天可明鉴,只要孩子还活着一天,他们就不会放弃治疗。正规医院治疗无望,转而寻求民间偏方、秘方,以期起死回生,这完全是情理中之事。相信他们已遍寻民间名医,当然也包括在百度上四处搜索,然后就搜索到了这家部队医院,上过央视,有一种“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一种遭淘汰的治愈率很小的疗法),实地考察发现前去治疗的人挺多,于是借钱治疗,结果钱花光了,人还是走了。

简单还原这个过程可知,魏则西的死,在于他得了不治之症,虽然我们怀着难过的心情,但这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不治之症,他可能早就在那些正规大医院治好了,也就不会到百度上去搜索竞价排名的医治方案。

退一步讲,如果不是不治之症,魏则西在这个莆田系所承包的科室治疗不能说一定治好,但也不好说一定治死。治疗中是否发现医疗事故,和花了钱但治不好,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医疗事故是人祸,而医院、医生治不好不治之症,则属于“无可抗外力”。

百度的竞价排名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太大问题,央视的优质时段广告不也靠竞价而得?商家如莆田系花钱去竞价排名,为自己打广告,想拉到更多的客户,本身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是,当竞价上去的商家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或名实不符的服务时,消费者可以通过《广告法》进行维权索赔,包括向投放广告的商家和广告平台本身;如果达不到违法的程度,至少要恪守道德伦理,因为没有道德的市场行为是可怕的。

自由市场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写了两部自相矛盾的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他在肯定经济人的谋利心理和行为之外,也特别强调社会人的伦理、心理和道德情操,提倡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不损害其他人的利益。而且,每个人对这种人类朴素情感的保有和维持,对整个市场经济的和谐运行是至关重要的。

因此,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特别强调,一个企业既有经济责任、法律责任,也有社会责任、道德责任……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伪劣,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

这也是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在回答有关中国食品安全的提问时所说,一个企业家身上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那么,是什么让百度以及莆田系这样的企业有时候流的不是道德的血液,而是肮脏的血液?

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监管问题和法律问题。百度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的恶名,由来已久,问题频发,百姓和患者怨声载道,媒体曝光频频,但是,这一切似乎都无法阻止百度和莆田系利润滚滚。盈利是企业的本能,但是,如果让这种本能不伤害他人的利益,不变成一种肮脏的交易,唯有依靠法治和监管。

在百度和莆田系不道德甚至不法生意的背后,是十几年来,工商和医政监管的沉沦与放纵。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放纵,则是更加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连年的舆论炮火中,百度和莆田系似乎总能全身而退。今日,因为魏则西之死,而引起的舆论怒火,不只是对百度和不良医疗机构的声讨,更是对多年来一些政府部门监管放纵的不满。

在这一事件当中,更值得讨论与关注的是,监管之责与监管之失。有关部门有责任告诉公众,对莆田系的诸多民营医院、科室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情,又是因为什么对这些普遍的大规模违法事件眼睁眼闭?

一些公众还在探讨在魏则西事件,百度的责任大一些还是涉事医院责任更大。很多公众可能缺乏专业的判断,但是,相关监管部门不应该不明白,更不应该揣着明白装糊涂。

现在,调查组已经进驻了百度公司,涉事的医院同样需要有调查组进驻,莆田系种种医疗黑幕背后的医政监管不作为同样需要调查组。

文章关健字: 汇丰青少年比洞赛百态:男孩哭鼻子 女孩很过瘾 亚巡次级印尼赛49岁老将冲冠 刘晏玮67杆冲至T16

  • 最热评论

  • 抱歉,暂无相关评论...

热搜排行

友情链接